憑什么

有人說,每一個擁有夢想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可我總覺得,除了被尊重,人還需自我尊重。

真正的尊重,只屬于那些不怕碰壁、不怕跌倒、勇于靠近理想的人。

夢想不等于理想。

光幻想光做夢不行動,叫夢想。

敢于奔跑起來的夢想,才是理想。

……

就像老謝那樣。

我是作者,你是我的讀者。

我曾給過你一個承諾:微博上每一條留言或@我都會看。

我確實做到了,我都看了,包括私信。

知道我都看到些什么嗎?

平均每十條私信,就有一條是在抱怨人生的。

活不下去了,打擊太大了,人生一片灰暗……

失戀、失業、失去方向,職場不如意、家庭不如意、人生不如意……

高考失敗、國考失敗、考研失敗……還有四級考試失敗跑來哭訴的。

你們把面臨的問題碼成字,發給我,希望我給你點一盞指路明燈。

謝謝你們信任我,謝謝你們看得起我。

但抱歉,我是個野生作家,不會寫雞湯勵志小清新,不善于走暖男路線安慰你。

去他媽的心靈雞湯,我這只有一碗江湖黃連湯。

(一)

2014年8月3號,云南地震,路斷了電也斷了,房倒屋塌。

震中是昭通魯甸,以及巧家,那里是我的兄弟老謝的故鄉。

當天晚上,千里之外的廣西柳州,流浪歌手老謝舉行了一場義演。地點是廣西柳州偶遇酒吧。

60平方米的酒吧擠爆了,一個流浪歌手,一把吉他,一個晚上共募得近10萬元人民幣。

錢捐往災區后,老謝拒絕了所有媒體的采訪報道,一人一琴悄然離去。躲開掌聲,他跑了。

整整一個月后,他出現在大冰的小屋門前。

第一眼我以為是個乞丐,第二眼我嚇了一跳,老謝,你怎么憔悴成這樣?!

我遞他一罐風花雪月,他一仰脖,咕咚咕咚往喉嚨里倒。

長長的一個酒嗝打出來,他憨笑:這才是家鄉的味道。

柳州很好,但云南才是家鄉,他想離家近一點兒,于是和往昔多年間一樣,走路回家。

鞋底走爛了,就用繩子綁在鞋幫上。

1500公里,他一路賣唱,一步一步從廣西柳州走回云南麗江。

義演募捐那日,老謝也捐了,他掏空了錢包,捐光了積蓄,甚至連一分錢路費也沒給自己留下。專輯也送光了,每個捐款的人他都送了一張,人們并不知道那是他最后的財產。

何苦如此呢,當真一分錢也沒給自己留下?兄弟,那你的理想怎么辦?

他憨笑:沒關系,大不了從頭再來……

他說他已經習慣了。

我傻看著他。

他拍著右胸說:冰哥,你莫操心我,最窮無非討飯,不死就會出頭……

我還能說什么呢。

沉默了一會兒,我只能對他說:老謝,心臟一般長在左邊。

(二)

老謝的理想,已從頭再來了好多次。

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地方,不停地從頭再來。

其中一次,是在多年前的珠海。

珠海,拱北口岸的廣場。

半夜,露宿街頭的老謝從夢中醒來,包沒了,吉他沒了,遭賊了。

流浪歌手不怕無瓦遮頭,只怕吉他離手,吉他是謀生工具是伴侶是鞋,鞋沒了路該怎么走?

慌慌張張尋覓了好幾圈后,他蹲在廣場中央生自己的氣,攥緊拳頭捶地。

一邊捶,一邊用云南話喊:我的琴!

地磚被捶碎之前,有個人走過來,把一個長長的物件橫在老謝面前。

老謝快哭了:我的琴!

他摟著吉他,騰出手來翻包,還好還好,光盤、筆記本、歌本和變調夾都在。

那人說包和吉他是在海邊撿的,還給老謝可以,但希望老謝給他唱首歌。

一首哪夠,老謝給他唱了五首,五首全是民謠原創。

二人盤腿坐在廣場上,地面微涼,對岸的澳門燈火璀璨,好似繁星點點鋪在人間。

那人說:朋友,你的歌我都聽不懂,你唱兩首真正的好歌行不行?

老謝問:比如什么歌……

老謝被要求演唱《九月九的酒》,還有《流浪歌》。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親愛的媽媽

流浪的腳步走遍天涯,沒有一個家

冬天的風啊夾著雪花,把我的淚吹下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親愛的媽媽……

那人閉上眼睛跟著一起哼,哼著哼著,齉了鼻子。

他忽然起身,連招呼都沒打,走沒影兒了。

過了一會兒,那人拎著一瓶白酒和半個臘豬頭回來了。

他立在老謝面前,斜睨著老謝。

他說沒錯,吉他就是他偷的!

這一帶管偷東西叫“殺豬”,但老謝這頭豬實在太瘦,包里連張100元的整錢都沒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