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血,鮮血。

已經凝固的,緩緩流淌的,仍舊溫熱的,是天地間彌漫的血,就連那一身颯然的白衣,這時候也都布滿了神魔的血。

成群的幽都冥鴉尋著漫天的血腥傾覆而至,所過之處,瞬間便只剩下森森白骨,不辨神魔,一道罡風拂過,瞬間無數灰燼。

九宸提劍四望,俊俏堅毅的臉上,布著鮮血,夾雜著一抹難言的復雜,他手中的昆吾劍或也因斬殺了無數神魔,發出疲憊的清吟。

一時間,九幽天地,諾大的幽都山,仿佛只剩下他一人,唯這尊赫赫威名的戰神回憶著這場剛剛結束的慘烈的神魔大戰!

孤獨和絕望在天地之間緩緩彌散,就連那幽都冥鴉,似也被這里的死氣驚嚇,只片刻便都飛的無影無蹤。

殘陽欲墜,星月無影,大地即將陷入無盡的黑暗。

明天的太陽還會升起嗎?

九宸不知,也不愿去想,這一戰耗盡了他的全部神力,他的十萬袍澤、無數手足兄弟,將在這里永遠沉睡,他的敵人在這里化為齏粉,就連被他封印在黑蓮之中的魔君,此刻也都無力掙扎,更別說在七界之內、四海八荒之中興風作浪!

九宸覺得累了,他想好好的睡上一覺,夢中,昔日袍澤應猶在,十萬天兵赴遠征,幽都山下,他與他們當再一道勠力殺敵!

可這情景,怕是只能出現在夢中了吧?

什么戰神、什么神尊,若能換回十萬袍澤中的一命,他愿為販夫,愿為走卒,可惜此刻,他什么都做不了。

——那便睡吧!

跟著十萬袍澤一同睡去,和自己的敵人共赴黃泉。

可九宸閉目之處,卻盡是魔君臨封印前猙獰的面孔,他一遍一遍的狂笑:“九宸,你親手斬殺了那么多天兵天將,那么多手足同袍,如此行徑,與魔何異!”

與魔何異!

九宸白衣染血,慘然一笑,識海深處,那些天兵天將臨死前驚恐的嚎叫在他的耳邊回蕩,其中有他的親衛、有追隨他數萬年的部將、有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這一聲聲詰問,就像是九重天的無上雷劫一般,沖擊著他那顆堅韌的道心!

便在這時,幽都山下,黑蓮盛開,邪魅妖艷,一絲絲魔氣從中散發,糾纏聚攏,快速的向九宸涌去!

九宸雙眸變得血紅,眼前無數的幻像飛速閃過,昆吾劍也不住“嗡嗡”顫抖,九宸距離入魔,只在一瞬!

——哇!哇!哇!

忽地,幽都山下傳來一道清脆干凈的嬰兒哭聲。

九宸愣住,但他也從入魔的狀態中清醒,他的心中,只剩下滿滿的疑問:在這樣一個只有無盡的死亡存在的幽都山,怎么會有嬰兒?

這里太臟了!

這里到處都是鮮血和死亡!

這里怎么會有新生的嬰孩?

九宸扔掉手中的昆吾劍,慢慢向著哭聲走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