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桃林靈汐(1)

大概,所有的故事,都是從意外開始的。

以后的數萬年里,靈汐曾無數次的回想,如果那日她聽了阿爹的話,或是承宴恰好在家中,也許一切的一切就都不會發生!

她為仙的路上就不會那么坎坷!

甚至四海八荒也會不是如今的模樣!

可是那日,偏偏承宴不在。

而她,也恰恰沒有聽阿爹的話。

世間所有的相遇,皆有因由。若無相欠,怎會相見。她遇上他,五萬年前,就已經注定……

八荒以西有座夸父山,夸父山巍峨高大,來歷神秘,相傳乃是當初天族部落頭目夸父逐日時,饑渴疲累而死之后,其身體發膚所化,在夸父山北,出奇的錯落著一片落英繽紛的桃木林子,也不知是哪路神仙偷懶,隨口給這林子起了個名,卻讓夸父山桃林的美名亙古相傳。桃林概因依著夸父山的原由,故混沌以來,四海八荒的先民們,都說其是夸父手杖所化。桃林綿延萬年,倒也落得個造化獨鐘,林中芳草鮮美,流水潺潺,常年仙氣繚繞,每每到陽春時分,更是百里桃花次第爭艷,夭夭灼灼地盛放在天地之間。

五萬年前,醫仙樂伯裹著一個嬰兒架云路過桃林,頓時被這美景吸引,遂在桃林的一隅搭了處院落,住了下來。往后的歲月里,樂伯又收了徒弟承宴和青瑤,父女師徒倒也其樂融融。

五萬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也足以讓世事變上幾十個來回,讓樂伯習慣于自稱老頭子,也讓靈汐從一只嘰嘰喳喳的小丹鳥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此刻,灼灼盛開的桃林之中,一只小丹鳥正躺在一株桃樹上懶懶地睡著,許是做了什么噩夢,小丹鳥兩只禽爪忽得收緊。片刻后,那噩夢仿佛又深了一重,小丹鳥“啊”的一聲驚醒,一不留神竟從樹上掉了下來。

可她到底是一飛禽,仗著本性在空中穩住了身形,還未落地便斂羽收翅,落地時已變作了一個明眸皓齒的美人。

靈汐顧不上其他,趕忙摸摸自己的頭臉,發現是臉上的潮濕乃是一片未干的淚痕后,深深出了口氣,又檢查了一遍周身,確定無恙后,她站在樹下思量了一番,便朝著林子北方跑去。

倩兮的身影在桃林中時隱時現,竟比盛放的桃花還要美上三分。

桃林之北是樂伯的藥廬,靈汐來到藥廬前,也不敲門,直接推門而入。

“爹!”靈汐清脆的聲音響起。

但屋內寂靜,無任何回應。

原來樂伯今日又貪了酒,現下正一身酒氣地抱著酒壺躺在榻上睡覺。

靈汐不依,蹲下身來,急切地推搡樂伯:“爹,你起來!醒醒!我有事問你,我又做那個夢了。”

樂伯勉力起身,打著哈欠懶懶坐直身體,懷中卻依舊死死地抱著酒葫蘆不放,睡眼惺忪問:“什么夢啊?”

靈汐得了回應,便開始回憶起自的夢境來,夢中星云變色,電閃雷鳴,一股不祥的氣息在天地間彌散開來。大地之上,鳥獸四散奔逃,群蝶振翅急飛,然而往西南方向逃竄鳥獸和群蝶卻忽然生生停了下來,彷如遇到了什么可怖的事物一般。

而前方,唯一襲白衣而已。

那是戰神九宸的身影。

只見九宸身著一襲白衣,手執昆吾劍,眸間如冰雪般凜冽,不染任何情愫。

一片喊殺聲中,九宸眸間冷意更甚,昆吾劍更是嘶鳴不止。白影一閃,九宸已揮劍殺入千軍萬馬之中,遇魔殺魔,遇神誅神。一時間,血染天地,神魔死傷無數。

…… ……。

這夢靈汐已做了幾萬次,樂伯業已聽了幾萬次。

不過,今日倒是又添了些許新內容,九宸不斷向前沖去,一名天將模樣的男子挺身擋在九宸身前。九宸的身形一滯,眸中閃過一絲痛苦的神色,隨即便恢復如常,揮劍將那天將模樣的男子斬殺。

一劍封喉!

鮮血噴涌如風,濺了靈汐一頭一臉。

靈汐敘述完夢境,道出了心中的疑惑:“五萬年前明明是戰神帶著十萬天兵與魔族血戰,最后封印了魔君,自己也在長生海長眠了,可為什么我的夢中他卻人魔不論,甚至連天兵天將都殺呢?”

說完,靈汐好似想起了什么,補充道:“哦,對了,還有吞天獸……”

但樂伯顯然并沒有聽靈汐的話,他醒來之只顧仰頭灌酒,企圖再次把自己灌醉。

靈汐見狀,氣得直推自己這不靠譜的酒鬼老爹。

樂伯口中尚有余酒,被靈汐推得身體一歪,口中嗆咳兩聲,邊打哈欠邊用手背擦嘴道:“什么夢不夢的,你再讓爹做會兒夢才是正經事。”

說完,樂伯好似也想起什么事情,道:“哦,對了,藥煉好了,你去拿給承晏,讓他送去流云的洞府。”

說罷伸手朝丹爐一揮,一顆丹藥陡然從巨大的青銅丹爐中升起,正落到一旁的一個瓷瓶里,瓷瓶飛起,落在了靈汐懷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