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桃林靈汐(3)

九重天上,白云流轉不息,霞光綴滿天邊,日月星辰點綴其間,彷如一塊巨錦上點綴的珠玉寶石,各處神仙府邸仙氣繚繞,遠遠的望去,竟不知廣廈幾何,直看的靈汐眼花繚亂,暈頭轉向。

南天門何其宏偉,靈汐直到現在也無法描述,她從來沒想過四海八荒之內會有如此高大的門戶。她站在南天門面前,向上飛了很久也沒看到南天門的門脊,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丹鳥,竟第一次生出卑微之感。。

因著封神大典的緣故,南天門處亦有很多仙人進進出出,靈汐故技重施,想跟在一群仙人身后悄悄混進南天門,然而眼看著就要進去了,橫里卻突然來伸過來一根天戟,那天戟擋在靈汐身前,險些弄傷她的翅膀。

只聽一個守門的天將喝道:“來者何人,可有請柬?”

無奈,靈汐只好落地化作人身,如實道:“桃林靈汐,來此送藥。”

那天將道:“無請柬者不得入內。”

靈汐怕誤了藥的時辰,那阿爹就成了賣假藥的了,隨即想到阿爹已經二十幾萬歲了,又不知從哪混了個醫仙名號,說不定在天族面前有些面子,便抬出樂伯的名號,對那守門的天將道:“送了藥我就走,還要什么請柬?我爹可是仙醫樂伯!”

可是那天將吃的是天族的俸祿,飲的是天族的茶水,是以對靈汐的話只是充耳不聞,粗聲道:“什么樂伯,不曾聽過,我等只知持請柬者方可入內。”

靈汐見他們不給面子,手上又都有兵器,兼且人多勢眾,心道硬闖肯定是不行了。便只好裝作默默退下的樣子,走到遠處躲在一座石像的背后,一面遠遠的望著南天門,一面用余光忿忿地看著那兩個守門的天將,希望能將他們瞪到生病,到時她必叫阿爹不給他們醫治。

靈汐正這樣想著,突然被藏身的石像嚇了一跳,只見眼前的石像突然動了動,待靈汐仔細看去一看之下,發現這座石像正在快速的裂開,頂上無數碎石簌簌而落。

落了她一頭一臉。

——噗!

靈汐正輕掃著頭頂的石灰和碎石,卻發現那兩個守門天將竟然不再看門,而提起天戟就朝這邊跑來。

靈汐感激的看了石像一眼,趕緊變回丹鳥原形,拼命的撲扇著翅膀朝南天門飛去。

靈汐進了南天門,但見東方云霞滾動,云海翻騰,像是很熱鬧的樣子,猜想必是在舉行封神大典。

于是趕緊邁開步子,朝著東邊跑去。

趕到的時候,封神大典尚未開始,參加封神大典的仙人們正三三兩兩地湊在一起閑聊。靈汐一面裝作自己也是趕來參加封神大典的仙人,混在人群中向前走去,一面四下留意著流云上仙的身影。

然而流云上仙就像失蹤了一般,任憑靈汐差點兒瞪瞎了自己一雙鳥眼也沒看到他的身影。無奈之下,她只得放慢腳步,和身后的兩個神仙并排而行,好伺機打探流云上仙的蹤跡。

只聽一個叫司命的仙人朝身邊的仙人道:“彭上仙啊,上了紫云臺便要受九重天雷,稍有差池,可就是灰飛煙滅啊。”

彭仙人倒是很忠厚的道:“天雷真君道行精深,又豈會做沒把握的事?我等且靜候結果吧。”

靈汐做作地清了清嗓子,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插口問道:“那個,天雷真君是誰啊?”

彭仙人和司命二仙見靈汐面生,一時間都愣住了,幸好這時一人及時笑道:“滿場之中,最老最丑的那個便是了。”

靈汐循聲望去,便看到一張未被世事所欺的少年臉龐,帶著幾分不屑和嘲諷,正一臉不快地盯著遠方,靈汐便也順著他的目光望向遠處,只見一人正眾星捧月般的站在那里。

說實話,天雷真君這人長得并不十分老,也并不十分丑,但他滿臉的油光和微微發福的肚子使他看起來像個油膩的中年凡人。

見有人搭自己的話,靈汐見縫插針:“天族缺神都缺到這種地步了,怎么能隨隨便便找一個腦滿腸肥的人就封為戰神呢,傳出去會被別人笑話的!”

她本想再和身邊的美少年再套套近乎,好從他口中套出流云上仙的蹤影,一轉頭卻看見遠處南天門的那兩個天將正一臉憤怒的向這邊趕來。

靈汐暗叫一聲糟糕,顧不上再和美少年套近乎,趕忙將裝藥的瓷瓶塞進美少年手里,對他道:“流云上仙你肯定知道吧?這是他的仙藥,咱們有緣再見,就此別過!”

說完,便匆匆離去了。

靈汐雖自負貌美,但五萬年來還是第一次這樣被人追,如果他們不是要抓她去坐牢的話,她必定會先喜極而泣后以身相許。

這時,只聽二將中一人厲聲喝道:“大膽妖女,還不束手就擒。”

靈汐閃身避開一塊浮石,回頭看見他們一副視死如歸的追法,心道我要是束手就擒還不得讓你們做成烤雞,當下撥開眼前的流云疾飛:“我就是進去送個藥而已,你們至于死追著不放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