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桃林靈汐(4)

靈汐掉落在一片冰凍之海上,透骨的寒氣迫使她無法昏迷,只得艱難地睜開眼睛。只見冰面上聳立著一座巨大的晶瑩剔透的大殿。大殿外隱隱有一道透明的結界。靈汐在冰面上艱難地爬起身來,面前是一條綿延到底的冰晶之路,兩側都是冰雕,每一座都有數丈高。

靈汐看著被自己撞破的冰壁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原貌,心下大急,作勢便要掐訣再打出一個窟窿,但轉念又想:若現在從這里出去,豈不是要被那倆天將逮個正著?

是以理了理身上薄薄的衣衫,便沿著那冰晶之路向前走去。不多時,便來到了冰宮正殿。正殿寒氣更盛,凍得靈汐直打冷顫。

然而中心的一座冰臺上卻盤膝閉目端坐一人。

靈汐嚇了一跳,連忙垂頭拱手行禮:“小仙靈汐,誤闖此地,擾了仙長清修,還請仙長息怒!”

靈汐這般垂頭拱手等了許久也未得回復,只好挑起眼皮,壯著膽子抬頭看向冰臺。

“仙長?仙長?”靈汐一面試探著冰臺上端坐之人,一面小心翼翼走上冰臺,離近了才發現,此人面無血色,早已生氣全無,一襲白袍也已被覆滿冰霜。

靈汐看著冰人俊美的容貌,嘖嘖嘆道:“年紀輕輕便坐化了,真是白白浪費了這副俊美的皮囊!”

說著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冰人如畫一般的眉目,只見他身上的冰雪好像慢慢化開了。靈汐一縮手打算退開,卻見冰人手中好像握著什么東西,取出一看竟是一枚長生結。

于此同時,靈汐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看見一道不知哪來幽光順著指尖鉆入了冰人體內,幽光所過之處,冰人凝凍的血液有了流動的跡象,在冰人的四肢百骸間游走了一周后,冰人的身體漸漸溫熱起來,竟有了復蘇的跡象。

靈汐哪見過這種情況,只當是冰人還魂詐尸了,心中叫苦連天,直喊倒霉,轉身想要逃開,卻一個趔趄,竟直直摔了出去。

鈍痛傳來,待靈汐吃力地撐起身子,正好對上另一雙眼睛。那雙眼睛有些熟悉,但靈汐卻一時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那眼神中仿佛有冰雪一般,看靈汐脊背發涼。

“活、活了?”靈汐結結巴巴地指著冰人道,“你你你,是神是鬼,報上名來?”

見冰人看向自己手里的長生結,靈汐連忙將長生結一把握緊,惡狠狠地道:“看什么?我的!”

這時冰人的眼珠動了動,立時感到一種無形的威嚴向她壓來,靈汐竭力穩住自己顫抖的身體,想與那冰人對視,然而四目相接的一剎那,靈汐頓時嚇嚇得跌坐在地,匆忙向后挪動,靈汐驚慌失措的指著冰人道:“你、你想干什么?告訴你,我可不是好欺負的,別看我現在人單力薄,外面可守著十萬天兵天將呢!只要我喊一聲,哼哼!你呀,你呀你!你可慘了!”

其實此刻靈汐心中已經怕要死了,但這里不是桃林,阿爹和承宴也不在他身邊,沒人能夠保護她,她只能自己保護自己。

見冰人只是微微皺眉,并沒有言語,靈汐心中更覺驚恐。

靈汐強撐顫抖的雙腿站起身子,還好身上的衣衫廣長襟,掩蓋住了靈汐的膽怯,否則她連張嘴的力氣都沒有了。她強迫自己看向冰人,裝出惡狠狠的樣子對冰人道:“你,你想打架嗎?你等著,我去拿法器,回來再跟你斗上三百回合,打得你心服口服!”

說完便扭頭一溜煙跑出了正殿,邊跑還邊喊著:“你等著!你可別跑,我去去就回!”

其實此刻,她心中怕極了冰人看穿她追出來。

逃出冰殿,靈汐強行穩住心神,施法擊破了冰壁逃了出去,原以為這下終于逃出生天了,然而還未走出多,便見有一道亮光直擊她這邊飛過來。

靈汐顧不得多想趕緊趴在冰面上躲避,待那亮光飛過,才發現原來那亮光并不是沖著她來的,靈汐心中頓時輕松了不少,立刻施法騰云想要趕快逃離這是非之地。

然而,就在她以為自己已經脫險的時候,回過頭卻看見正前方似有一只巨獸迎面飛來。靈汐定睛一看,差點以為自己此刻身在夢中,因為那巨獸不是別的什么怪物,正是無數次出現在靈汐夢中的吞天獸。

無奈,靈汐只好調頭向反方向逃,怎奈那吞天獸竟像是認識靈汐一般,身形一偏,緊緊跟在靈汐身后,在吞天獸的身后還有一大群仙家天兵天將在緊追不舍。

靈汐心中怕得要命,心道我就偷偷送了個藥,至于派這么多人圍追堵截嗎?

一不留神,猛然撞上了一塊浮石,瞬間整個人都失去了平衡,急速墜落,在此一瞬,靈汐覺得也許阿爹的話是對的,自己天生就是一個不能出門的人。

天旋地轉,靈汐閉上眼,絕望地等待著自己再次墜落在那片冰凍之海上,然而預想中疼痛卻并沒有到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柔軟而又溫暖的所在,仿佛墜落在云端之上一般。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