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戰神九宸(1)

時間倒回兩個時辰之前。

九重天上的流云剛剛被靈汐下墜的力道沖散,吞天獸尚未闖入南天門。那時候天雷真君還是九重天上最風光的神仙。他一步步踏上虛浮在半空的紫云臺上,在青銅質地的臺面上感受到一種古樸而又莊嚴的力量,他睜開雙眼,看著四面風起云涌,看著遠處霧海奔騰,那一刻對他而言是神圣的。

但神圣的感覺并未持續多久,一道從天而降的紫色驚雷打在了天雷真君身上,電流在他周身游走,燒焦的衣料和凌亂的發絲使他看起來略顯狼狽,他深吸了口氣,再睜開眼時,眼神中堅毅的神色更甚。

他不愿服輸,更不能服輸。

他已苦熬二十余萬年,才等到今日封神,他在心中告誡自己:當年九宸小兒亦曾抵過這九重天雷,老夫如何不能?

于是他揚起頭,挺直身體,準備迎接第二道天雷降身。

紫云臺下,天君和眾神都目不轉睛的注視著紫云臺上的一舉一動,眼中流露出或期許或敬重的眼神。

當然,間或也有些漫不經心。

在人群后極遠之處,云風上神和司命漫不經心地望著紫云臺。

司命看著云風上神俊美的臉龐,恭敬地提出自己心中的疑問:“云風上神,你我為何要站的這般遠?”

云風看了司命一眼,道:“你懂什么,萬一這老家伙抗不住天雷,拼著不顧顏面跑回來求救,把天雷引過來怎么辦?九重天雷越往后威力越強,倘若不慎劈到你我,到時候戰神之位算誰的?”

此時,已有八重天雷將在天雷真君身上,他看起來比之前更加狼狽,與天庭寧靜祥和的景象有些格格不入。

司命看了看紫云臺上依然挺拔的天雷真君道:“天雷真君畢竟是老資歷的上神,應該不會如此不濟吧?”

云風見司命食古不化,懶得跟他爭辯,問道:“第幾重天雷了?”

司命恭恭敬敬的道:“第八重!”

云風見天雷真君一副皮焦肉裂的樣子,不禁遙遙想起了當年,一面伸手指點江山,一面道:“我師兄當年登紫云臺,我半盞茶未盡,人家已經回來了。再看他這幅狼狽的樣子,跟個燒焦的火鴉一樣。”

司命一聽,不禁心生向往道:“九宸戰神的確是萬中無一。”

云風見他恭維自己師兄,很是受用,語氣不自覺的和善了不少,道:“你說,天雷真君會不會栽在第九重天雷上?嘿!到時候可就熱鬧了,八重天雷白受,封神未成,前功盡棄。”

司命聞言嚇了一跳,四下瞧瞧,見大家此刻的精神都集中在紫云臺上,方才松了一口氣,小聲說道:“云風上神,慎言慎言!”

云風見他食古不化之態復萌,不屑的冷哼了一聲,轉過頭去不再說話。

此時,已到了第九重天雷,雷劫過后,這封神大典便成了大半,四海八荒便就有了新的戰神,是以紫云臺上下眾神個個屏息凝神,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紫云臺。

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嘶吼!那聲音之大,竟蓋過了天雷。

一時間,眾神家無不驚愕地回首望去,一望之下頓時面色大變,驚呼道:“吞天獸!?”

對于吞天獸的出現,眾神無不詫異之極來不及思索吞天獸為何出現,眾神紛紛祭出法器,想要先發制住吞天獸。

好在天雷真君及時制止了大家,他一躍下了紫云臺,渾身冒著黑煙,發絲凌亂,但眼神和步履卻甚是堅毅,只見他大手一揮,頗有新任戰神的氣勢,對著眾神道:“我一個人對付即可!”

吞天獸仿佛感受到了天雷真君的挑釁,仰天長嘯,一爪子將四周天兵天將擊飛,縱身向天雷真君撲去。

天君站在一眾神仙前,望著天雷真君與吞天獸大戰,面色十分凝重。此時眾人心中不約而同浮現出一個問題:這吞天獸明明已經封印在南天門前,為何會突然解封呢?

天雷真君痛恨吞天獸毀了他的封神大典,對戰之際自然招招拼命。一神一獸,你來我往,縱橫間攪亂了流云,打散了云霞,天宮之上亂作一團。

便在此時虛空中突然傳來一道清脆劍吟,一道凌厲極光席卷殘云,掠過眾多仙家頭頂,直接從天雷真君和吞天獸的戰場中間穿過,轉瞬之間消失無蹤,在虛空留下一道長痕。

此物并非流光,也非急箭,而是昔年戰神九宸的兵器昆吾劍,在冰凍之海上差點掠過靈汐頭頂的也正是此劍。

昆吾劍已塵封了五萬年,此刻突然出世,自然引起一陣騷亂。天君遙望極光流逝之處,沉思凝眉,天雷真君望向極光消失處,心中驚魂翻涌。

然而只一瞬天雷真君便穩住心神,再次飛身攻向吞天獸,口中則道:“孽畜,哪里逃!”

吞天獸已被封印許久,此刻重獲自由,自然不肯就擒,身子一擰甩動巨大的獸尾掃向天雷,去勢堪堪將天雷真君擋了一擋,當下便不再戀戰,找了空隙逃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