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戰神九宸(2)

天雷真君本已受了八重天雷,只差一道天雷便可稱為新任戰神,好好的封神大典卻被吞天獸毀了,自然對其恨之入骨。

此刻他見吞天獸將靈汐護在身后,自然便將靈汐當做賊人。

“妖女,還不束手就擒!”天雷真君朝靈汐大喝一聲。

靈汐自幼長在桃林,甚少與外人接觸,哪里見過這種陣仗?本就怕得要死,此刻被天雷真君一喝,更是嚇得兩腿發軟,幾欲跌倒。本想解釋吞天獸只在她夢中出現過幾次,但見吞天獸死死將自己護在身后,做出一副要保護她的樣子,嗚呼哀哉的叫了一聲,這委實解釋不清了!

但轉念一想總不能真的束手就擒吧!一旦束手就擒下一步就會被屈打成招,然后就會釀成冤假錯案,到時候豈不是更冤啊!

靈汐心中正這般胡亂想著,突然被吞天獸猛地一下掀飛,身在半空便見吞天獸縱身朝天雷真君撲去。

只一瞬間,一神一獸你來我往,再次打得難分難解。

其余眾神和一眾天兵天將一時無法加入戰局,見靈汐還單著,便紛紛朝靈汐攻去。

無奈之下,靈汐只得掐訣運氣與對方打斗起來,但一來她從未與旁人動過手,而來對方神多勢眾,自氣勢上便將靈汐壓得喘不過起來,不消片刻,靈汐便被一道不知從何而來的劍氣所傷。

靈汐再無力氣反抗,眼睜睜看著眾神眾將的刀槍劍戟朝自己戳來。

此時,一道白影突然從天而降,只見那白影一閃,左手輕探只一招便制住了吞天獸,任憑吞天獸如何掙扎也動不了分毫。右手執劍,只一劍便將眾神眾將的刀槍劍戟紛紛隔開了,堪堪將靈汐救下。

一眾仙家天將看著這道白影,紛紛愣住,片刻后,各種稱呼從他們口中叫出。

——師兄?!

——神尊?!

——九宸?!

緊接著,便是放下兵刃繼而下跪的聲音。

靈汐心中好奇,睜開眼睛偷偷看了那白影一眼。只一眼便知自己從前看過的《戲說戰神》《戰神外傳》《我和戰神的二三事》之類的書籍都是胡編亂造騙銀子的。

因為眼前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靈汐在冰凍之海下的宮殿里見到的那個冰人。

他徹底解凍的樣子竟是這般好看!

然而好看也并沒有什么用處,靈汐還是被天將押解到了天宮大殿之下,人間雖有句大難不死必有后福的俗語,但想必是不包括這種跳不掉的劫難的,是以靈汐只道自己這次一定死定了。

戰神蘇醒的消息很快就在天族間傳了開來,眾仙奔走相告,將九重天上的流云都踩稀薄了不少。

靈汐被天將們押解到天宮時,南天門已聚集不少仙人。她起初以為這些神仙都是為自己來送行的,還頗有些悲壯之感,后來才發現這些神仙壓根就沒看到自己,都在一面偷偷地看著九宸,一面小聲議論著些什么。方才明白原來他們都是趕來看稀罕的,畢竟任誰也不會想到一個在長生海沉睡了五萬年的冰人竟然有蘇醒的一天。

大殿之上,就連天君也未將她的罪行放在心上,要不是有天將押著,靈汐差點以為自己已經無罪釋放了。

天君頭戴天冠,身著云錦龍紋的君服,一縷長須飄在胸前,形貌不怒自威,他先是驚訝地看向九宸道:“九宸,竟然真的是你!”

九宸拱手一禮,淡淡地道:“九宸拜見天君。”

天君看著九宸,頗有些恍如隔世之感,不禁感慨道:“五萬年了,想不到你我君臣還有重逢的一天。當初幽都山一戰,你神魂重創,陷入長眠,本君還以為你熬不過這一關。”

九宸仍舊淡淡的,仿佛天君所言根本與他毫無干系一般:“勞天君牽掛,九宸之過。”

天君溫和一笑道:“回來就好,戰神能重歸天宮,是我天族之幸,也是天下蒼生之幸。”

問候完了九宸,天君轉向天雷真君,關切道:“天雷真君今日受了八道天雷,仍然奮不顧身去降服兇悍的妖獸,真君可有受傷?要不要喚醫官來診治一下?”

最后天君才想想起什么似的轉向靈汐道:“下跪何人,來自何處?”

那聲音不高,但卻極是威嚴,讓靈汐感受到一種難以言說的威壓。

“我、我叫靈汐,我是得了我爹的吩咐,來天宮送藥的。”靈汐瑟瑟地說道。

“你爹是何人?”天君這般問道。

“這實在是有辱家門,全都跟我爹爹無關,是我一個人擅闖天宮,小仙自當一人承擔,甘受罰。”靈汐意識到自己的話很可能會給桃林惹來麻煩,于是便趕緊改了口,說完又重重磕了一個響頭。

“你可知自己所犯何罪?”天君的聲音再度壓了下來。

“私闖天宮之罪。”靈汐小聲道。

“啟稟天君,此妖女與那吞天妖獸很是親密,極有可能是魔族中人。”天雷真君灰頭土臉的插嘴道。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