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宸汐緣 >

第七章 戰神九宸(3)

喧嘩之聲不止,天君只好命身旁的百扇仙前去查看是何刁仙,竟然敢來天宮惹事,百扇仙一看之下,許是覺得無能為力,片刻后便領著一臉蠻橫的老頭走進來,他身后還跟著一個青衣女子。

天君一見來人,頓感有些詫異:“樂伯醫仙?”

樂伯卻沒有并有與天君敘舊的意思,一見天君便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滿臉苦澀的哭訴道:“天君,老夫今年二十七萬歲,一把年紀,再想生也是有心無力了,我就這一個女兒,您是想讓我丹鳥一族絕后嗎?”

天君一愣,隨即看向靈汐道:“她是你女兒?”

樂伯含淚點了點頭。

直到此刻靈汐方才知道阿爹雖然喜歡喝酒,兼且整日躲在桃林中生火煉丹,但在天族面前也是有些面子的。至于跟在阿爹身后的青衣女子,便是靈汐的師姐青瑤。

只見天君面色頓時緩和了不少道:“快起來說話。”

想來樂伯在外與守衛的天將理論時已聽見天雷真君處處針對靈汐,現下在天君面前得了面子,起身便怒視天雷真君道:“天雷!你還沒成戰神呢,就這么大的殺氣,我女兒犯了何罪,要勞煩天雷真君你關押細審。”

天雷真君也不甘示弱,強硬的道:“她沒有請柬,擅闖天宮。”

樂伯見天雷真君氣焰囂張,又見靈汐安然無恙,便繼續向天君裝模作樣的向天君哭訴:“想當年,我丹鳥一族也是這九重天上的神族,當初妖王被魔君蠱惑,與天族開戰,我丹鳥一族身先士卒,死傷大半,這才沒落了。子孫不孝啊,曾經暢通無阻的南天門,如今卻成了我族的天塹,只不過是過來看上一眼,就要被押上紫云臺治罪。”

靈汐吃驚地看向樂伯,竟不知丹鳥一族與天族竟還有這層淵源。

天君被樂伯哭得沒了脾氣,只得略略尷尬的道:“樂伯言重了,剛剛不知她的身份,現在知道了,本君自然不會再怪她。”

樂伯聞言,當即抹干眼淚,換上一張樂哈哈的笑臉。這一哭一笑不過片刻之間,看的靈汐目瞪口呆,對樂伯胡攪蠻纏的本事竟十分佩服起來。

天雷真君氣得七竅生煙,但卻并不打算善罷甘休,不僅如此,還拉上大殿之內的眾神仙道:“她與吞天獸舉止親密,這是我們所有人都親眼所見的,又怎么說?”

樂伯已得了便宜,現下便開始賣乖道:“這有什么,我女兒花容月貌,活潑可愛。普天之下,六界之中,除了你天雷這塊老木頭,誰見了能不喜歡?那吞天獸也算是神獸,早已通了靈智,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它見了我女兒,心下歡喜,過來親近一下,有什么了不起的?”

一時間,天雷真君氣得滿臉通紅,而大殿中卻已起了低低的哄笑之聲。

天雷真君怒不可遏,直揭樂伯老底:“你這老兒,幾萬年過去了,越發不講道理,胡攪蠻纏!”

樂伯不以為意,借機諷刺天雷真君道:“你還好意思在這里說我,南天門乃是天宮門戶,我女兒才幾歲,她那點微末法力,竟然能在天宮暢通無阻。你不反思自己御下不嚴,反而在這找我女兒的麻煩,真是不知所謂。當年九宸在世的時候,何曾出過這種事?”

靈汐聞言,扯了扯樂伯的嘴角,示意樂伯住嘴,樂伯略略掃了掃了含章、開陽、紫光等神將一眼,擺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口吻繼續道:“別怕他,幸虧九宸死的早,不然看到你們現在沒用的樣子,怕是要氣的從棺材板里跳出來!”

他卻不知九宸早已從棺材板里了跳了出來,不僅跳了出來,而且還活了過來,不僅活了過來,而且還忍不住跟他打了個招呼。

一個飄忽的聲音自大殿上飄起,許是九宸在冰殿中待的久了的緣故,眾人頓時覺得殿中冷了幾分,只聽九宸冷冷的道:“樂伯醫仙,好久不見了。”

樂伯循聲望去,看到一旁面目表情的九宸,頓時像見了鬼一樣,大喊道:“九宸!”

九宸語調依舊冷冷:“五萬年不見,醫仙還是這般健談。”

樂伯睜大了眼睛,渾身上下打量著九宸,指指點點,結結巴巴地道:“你你你,你怎么活了?當年不都說你神魂俱滅,靈海潰散?那是死的明明白白、徹徹底底,怎么就活過來了?什么時候活的?什么原理?”

此時一旁的青瑤一把拉住樂伯,低聲道:“師父,天君面前,這些事以后再說吧!”

樂伯一想也是,便向天君道:“天君,小女不懂事,但念在她年幼,也沒惹出什么大亂子,就讓我帶她回去吧。回了桃林之后,我一定嚴加管教,再也不讓她出桃林一步。”

天君正要點頭應許,九宸卻在一旁道:“醫仙,本尊當年身受重傷,又在長生海沉睡了五萬年,神魂還未恢復,需要一名機靈懂事、又懂醫術的小仙隨侍。本尊與令愛也算有緣,不知可否把她留在我身邊一段時間?”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