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入扶云殿(1)

出了大殿,一眾神仙很快便三三兩兩結伴散去,今日發生的的事情實在太過匪夷所思,又叫人目不暇接,眾神雖然已見慣了滄海桑田,但卻也經受不住這般的一連串的怪事、奇事,早已忍不住要將心中的揣測講與他人聽。

作為此次事件的中心,九宸身邊自然一個人也沒有,他獨自走在天宮的長廊之中,看著天際云海翻卷,各處神仙洞府仙氣繚繞,仙鶴在云端盤旋飛舞,往來各處洞府的仙子踏而行,不時有仙樂自遠處傳來,盡是一派寧靜祥和。

剎那間,九宸生出一種錯覺,仿佛五萬年前的神魔大戰只是一場噩夢,現在夢醒了,一切自當如舊,故人踏歌而來。

九宸回過頭去,長廊的盡頭,元征、誅邪、開陽、含章四人勾肩搭背的從遠處走來。

誅邪道:“今日不當值,有什么好去處嗎?”

開陽聽了一笑道:“桃林出好酒,我們要不要去討上幾壺彼心釀嘗嘗?”

含章不樂意,嘟囔著說:“樂伯那老頭太難搞,他師弟倒是溫和,只是不知在不在?”

元征道:“我還要回北海練兵,你們去吧。”

開陽白了元征一眼道:“整日就知練兵,有你比著,我們不知多挨了神尊多少白眼。”

元征挨了開陽的擠兌也不惱,只淡淡一笑。

這時誅邪忽然指著前方道:“哎?神尊?”

元征抬頭,眼睛一亮,大步走來,口中恭恭敬敬的向九宸問好:“神尊!”

是了,根本就沒有什么神魔大戰,元征、誅邪、開陽、含章四人都在,他們正向自己問好呢!

戰神眸間的風雪忽然淡了,冰雪消融,浸潤了他的雙眼,九宸站在原地,向元征、誅邪、開陽、含章四人伸出手去。

“神尊!神尊!請等等!”

靈汐提著裙子小跑過來,喊聲驚動了九宸。眼前畫面如鏡像般破碎,化為齏粉,眼前再無元征、誅邪、開陽、含章四人的影子。

九宸一愣,隨即收去眼中的傷感,換上不變的風雪,轉身便走。

靈汐趕緊跟上,含著小心落后半步道:“神尊,小仙是桃林中人,名喚靈汐,機靈的靈,潮汐的汐。”

九宸看也不看她道:“我知道。”

靈汐得到仰慕之人的回應,眼前一亮,越發激動,但此一想到此處乃是戒律森嚴的天宮,不比自家的桃林,只得極力壓抑著心中的雀躍道:“小仙跟著我爹修行也有五萬年了,您可別聽我爹瞎說,小仙醫術精湛,法術也不錯,你選我當貼身隨侍沒問題的。”

九宸并未回答靈汐的話,只管大步向前走去,竟好似沒有聽見靈汐的話一般。靈汐自然是不在乎這些的,只是壓低了聲音,看著九宸的背影自顧自的喋喋不休道:“小仙在下界就聽過神尊很多故事,沒想過還有福緣能侍奉在您身側。您放心,小仙一定會用力做事用力干活,不辜負神尊您這一番欣賞……”

靈汐越說越起勁,心下也十分激動,畢竟是侍奉戰神九宸,豈是人人都能有這種機會的,想到這里,嘴角不禁微微翹起,正噼里啪啦說個不停,突然感覺身邊沒人了,一抬頭,九宸早已邁開大步走遠了。

靈汐急了,只好再次氣喘吁吁追過去。

兩人這般一前一后走著,不多時便來到一座巍峨的宮殿前,殿前牌匾上書“扶云殿”三個鎏金大字,筆跡蒼勁,字體古樸,頗有些歷經滄海桑田的意味。

扶云殿的大門關的嚴嚴實實,門前落葉翻卷,積塵滿地,連個守門的天將也沒有,竟像是久未有人居住一般。

九宸在門前站定,默默望著殿門,卻并沒有推門進去。

靈汐一路小跑追上來,見九宸并沒有離去的意思,看樣子他又不是在等自己,便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向扶云殿的大門,半晌道:“這是神尊的寢殿嗎?還是來看望朋友?怎么不進去?”

說著靈汐便上前一步,伸手要去推殿門。

這時,殿門從里面轟然打開,一名頭戴珠花,身穿宮裝的身高八尺的宮婢推門而出。那宮婢看到九宸,砰的一聲跪在地上,“砰砰砰”磕了三個結結實實的響頭,抬頭時已淚流滿面,神情更是激動不已,道:“神尊!神尊!您回來了!十三不是在做夢吧!”

靈汐嚇了一跳,而一旁的九宸神情則有些古怪,他像是從未見過眼前這位名喚“十三”的宮婢一般,上下打量了一番,問道:“你是?”

十三雙手抱拳,姿勢由雙膝跪地改為單膝跪地,壓低了嗓子,說話也不似剛才一般嬌嫩,而是變有些粗啞:“末將石山,拜見神尊!”

九宸顯然不太接受十三的話,仍舊感到十分詫異:“石山?”

十三激動的道:“正是屬下。”

九宸看著十三,疑惑的道:“你怎么,變成這般模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