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入扶云殿(2)

不知過了多久,九宸終于轉過身來,端坐在上首,看著靈汐和十三,緩緩道:“我這次回來,以休養為主,一些閑雜人等前來拜見的,能擋就擋了。”

十三道:“是!”

九宸又吩咐道:“其余的一切照舊。”

然而靈汐卻是新人,十三不知該作何安排,便躬身向九宸問道:“請問神尊,這位……靈汐仙子,要如何安置啊?”

靈汐一聽終于提到自己了,頓時來了精神,便用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九宸。

可九宸卻滿不在乎的道:“她只是下界一個小仙,并非什么仙子。以后,她和你一樣,在扶云殿隨侍。她性子頑劣,不懂規矩,你要好好教她。”

靈汐本來滿心歡喜,現下聽九宸這般說自己,心中自是十分不悅,剛要出言為自己辯解,卻被十三一把拉出了正殿。

出了大殿,靈汐猶自憤憤不平,十三剛要勸慰,門口卻突然傳來了樂伯的聲音。靈汐雖然早已厭倦了桃林的生活,但畢竟是第一次出門,是以心中還是十分想念樂伯的。

跟著樂伯一起來的還有靈汐的師姐青瑤。

靈汐一見二人分外親近,跑上前去問道:“爹,你怎么來了?”

樂伯顯然還在生靈汐的氣,猶自憤憤道:“你爹今天不來,你早就被天雷那老頭剁碎了包餃子了。”

靈汐皺了皺鼻子,求助的看向一旁的青瑤。

“師姐!”靈汐可憐巴巴道。

然而青瑤卻不為所動:“玩的開心嗎?”

靈汐尷尬的笑了笑,卻不在意,因為自打她記事起師姐便是這樣一副冷淡性子。

青瑤雖然性子冷淡,但為人善良,醫術也不差,對靈汐更是十分不賴。究其原因,靈汐懷疑也許青瑤師姐根本不是紅狐一族變化而來,而是北極銀狐。

一想到狐貍,便想起承宴,那家伙天生喜歡湊熱鬧,這次竟然沒有趁機跟來天宮,也算是一樁奇事。

靈汐想著莫不是他出去跟人打架被打斷了腿,便向青瑤問道:“師姐,承宴呢?”

青瑤挑了挑眉毛,淡淡道:“被我打斷了腿,正在桃林養傷呢!”

靈汐知道承宴是受了自己的牽連,心中十分抱歉,便轉頭去聽樂伯的數落。

樂伯點靈汐的腦袋道:“你這個見色忘爹的丫頭,那九宸一個眼神,你就拋下親爹跑了。寧肯給人家當丫鬟也不跟我回家,我怎么教出你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

靈汐挨點兒數落并沒有什么,只是十三終歸是個外人,又剛剛結識,在她面前挨數落叫靈汐覺得失了顏面,眉梢一挑,假裝嘴硬道:“回家有什么好?回家也是被你關在桃林里,哪也去不了!”

樂伯怒道:“外面好?你這次出來一圈,差點把小命丟了,舒服了?”

因此番是阿爹將自己保全的,靈汐自覺在樂伯面前矮了一截,但仍舊嘟嘟囔囔道:“話不能這樣說。”

“你——”

樂伯氣結,指著靈汐又想數落,還好青瑤及時解圍道:“好了師父,事已至此,你罵她也沒用。她這性子,不吃點虧是不會明白的。”

見師姐替自己解圍,靈汐拉住青瑤的衣袖撒嬌:“嘿嘿,還是師姐對我好。”

青瑤淡淡撇了一眼靈汐的手,嚇得她趕緊松手,乖乖站在一旁。樂伯搖頭晃腦地嘆了口氣,從懷里拿出一枚寶珠,交給靈汐。

靈汐見那晶瑩剔透,內里隱隱有花光流動,顯然不是普通珠子,問道:“這是什么?”

“你別管,你只需記住,這個很重要,非常重要,極為重要,須臾片刻也不可離身。”樂伯正色道。

靈汐長到五萬歲,還是第一次見到阿爹這般正經,不禁有些意外,道:“萬一丟了呢?”

樂伯冷哼一聲道:“腦袋丟了爹還能給你續上,這東西丟了,你爹會親手把你拍成肉醬,扔到藥田里做藥肥,知道厲害了嗎?”

“什么東西這么重要,我不要了,你自己留著吧。”靈汐心下一驚,把珠子遞還給樂伯。

“你這丫頭!”樂伯作勢要打,靈汐嚇得一縮脖子。

“收好了!”樂伯停手,叮囑道。

“知道了。”靈汐一面說著,一面將那珠子收入懷中放好。

一想到以后醉酒再也沒人再自己耳邊嘮叨了,樂伯不禁有些傷感道:“哎,好不容易養大的閨女,說走就要走,這天宮哪是人呆的地方?那九宸死氣沉沉,你跟著他,豈不悶也要悶死了,再說他血氣方剛,又在那長生海素了五萬年,我女兒花容月貌,萬一他……”

樂伯越說越擔心,越擔心越容易聯想到萬一、一旦、不堪設想一類不好的詞匯,只覺自己一旦出了扶云殿,自己含辛茹苦養了五萬年的乖女兒立時便要落入魔掌淫窟一般,恨不能立時拉起靈汐逃出扶云殿,躲回自己桃林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