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入扶云殿(4)

作為天宮中的最高峰,天尊峰奇高絕險,即便餐風飲露的仙鶴亦不敢輕易飛渡,乃是天塹一般的存在。

站在山腳下遙遙望去,一條看不見盡頭的白玉石階蜿蜒而上,消失在山腰的云霧之中。

忽然,一道白影出現在頂峰,在一個封閉的洞府前停下腳步。

洞府門前蔓藤交錯,雜草叢生,顯然已許久未曾有人打掃過,白影伸手輕觸門環,環聲叮咚,卻始終無人應答。

那人心下一緊,心中生出不詳的念頭:師父平日最愛干凈,即使沒有弟子侍候在側,也會捻一個清塵訣清掃洞府。

然而此刻——

白衣人已不敢再想下去,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嗎?

眸間風雪繚繞,幾欲奪眶而出。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天尊昔日里最疼愛的徒兒——戰神九宸。

九宸望著眼前的一切,顫抖著伸出右手,一開一攏之間,一道靈光閃現——

剎那間,日月逆行,四時輪替,草木枯又復榮,榮又復枯,人間星辰大海變幻起落,追溯舊日時光。

那日,天尊峰云海如帶,群星繚繞,仿若一個衣訣飄飄,滿頭珠翠的絕美婦人。

天尊負手而立,面容沉著,雙眸緊閉,隨風而動的廣袖極不和諧的抖動著,細看之下,才發現他雙手交錯纏繞。

這位與天君平起平坐的老者,此時心中并不像面上那般平靜。

年輕的云風穿著玄甲,單膝跪地,低垂著頭,雙手呈上那把九宸從不離身的昆吾劍。

這把絕世利器不復往昔,此刻已黯淡無光,如同凡間最劣質的破銅爛鐵,只有上面斑斑點點的血跡提醒二人,它曾經和它的主人經歷了一場怎樣殘酷的戰爭。

那血是它的主人的、是天地眾神的,而更多的是魔族的鮮血。

它的主人睡去了,它便也睡去了。

天上地下,四海八荒,它唯有一個主人,主人也唯有它這一把利器,他們一起于天地間沉睡。

“師父,師兄……已戰死了!”云風緩緩抬起頭,一雙淚眼。

天尊瞳孔猛地一縮,如遭雷擊,他強穩住心神,好讓自己不知跌倒。他早猜到這個徒兒會滅于戰場之上,這是歷代戰神擺脫不了的宿命。

九宸三萬歲飛升上仙,至今馳騁戰場已有十二萬年之久,縱然他知道天命如此,但也有著一絲僥幸,以九宸絕佳的天資這一刻絕不會這么早到來。

但這一刻卻還是來了。

天尊收緊手掌,后無力地松開。他慢慢睜開雙眼,似眼皮有千斤重,鎮定地問道:“幽都山內戰況如何?”

云風眼底的淚已被流風吹逝,嗓子嘶啞:“師兄戰死,魔君封印,百萬天兵,無一生還!”

天尊聞言,右手輕探,云風的手中那把黯然無光的黑劍便躍至天尊手中。

他輕輕拂過昆吾劍的劍身,昆吾劍只是靜靜躺在他手中,如同他那就此睡去的徒兒,毫無反應。

天尊嘆息了一聲,終于開了口:“云風,送你師兄去長生海吧!”

云風嘴唇微微張開,像是還想說些什么,最終還是低垂了頭,領了命令。

長生海——神族的葬身之海。就算身為天神,終究也逃不過一死,神魂聚散后,只能長眠于冰冷的長生海中。

天神,與凡人螻蟻又有何區別呢?壽數終有盡時,唯有這四海八荒,雖常有滄海桑田,那山卻終是那山,那海也終是那海,任憑世事翻轉,總與天地同壽。

天尊邁著沉重的腳步走向自己的洞府,那曾經筆直瀟灑的脊梁微微彎曲,竟有了行將就木之感。

此刻,他只是一個失去愛徒的老者,跟凡間失去孩子的父親并無二致。

盛夏的風吹過,原本生機勃勃的蒼松古樹陡然衰敗,枯萎之勢隨天尊行走的腳步蔓延開來,翠綠的草木變得泛黃,卷曲,干枯。

原本是盛夏的天尊山,轉眼入了深秋。

天尊消寂的背影走進洞內,隨手一揮,“啪”的一聲,一道石門緩緩落下,重重砸到地上,也砸到了九宸的心上。

云風率先打破了平靜,轉身看著渾身散發冷氣的師兄道:“師兄,自你走后,師父便一直閉關,至今未出。”

九宸心神一震,面如冰霜,似不忍看那緊閉的石門卻又逼著自己直視。驀地,雙膝跪地,朝著石門里面大喊:“師父,不孝徒兒回來了!”

說完,對著石門重重叩首。

云風舉目四望,雙眼不經意溢出一絲笑意。

微風襲來,一片綠葉隨風飄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