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阽危之域(1)

此時的雷首宮不復平日的熙熙攘攘,整座宮殿安靜得可怕,殿內的小仙娥紛紛作貓狀前行,生怕自己的腳步聲惹了天雷真君大怒。

封神未成之事已傳遍了天宮各處,她們焉有不知之理。

天雷真君正面色陰沉地坐在大殿之上,一杯接一杯喝著悶酒。

他的屬下紫光、方升等神將各個端坐于大殿兩邊,端起白玉的酒杯,抿了幾口。

他們一面偷偷打量天雷真君的神情,一面以目光交流。其中,紫光最是推崇天雷真君,憤憤然:“這算什么事!明明早已定好,如今出了變故,天君竟提也不提了。咱們真君是為保天宮安危與那吞天獸激戰才中斷了封神大典。不然此刻定已扛過了最后一道天雷,尊為戰神。”

天雷真君聞言,面色越發陰沉,執杯之手青筋暴裂,冷冷地盯著紫光,厲聲喝道:“紫光,本座往日就是這般教你的嗎?竟敢非議天君所為!”

紫光梗著脖子,聲音也大了一些:“真君就是生氣,紫光也要說。紫光自會去紫云臺領罰,反正天宮不公,這鳥天將做起來也沒意思!”

天雷真君怒而拍桌:“你,越發放肆了!”

紫光急了,騰得一下站起身來:“屬下是真心為真君不值。對,他九宸當年固然驍勇善戰,戰功卓著,可早已成為了過去。難道這些年真君就對天宮不盡心盡力嗎?五萬年前我天族死傷慘重,是真君您勇挑重任,接著這爛攤子,安撫各族,救助傷兵。這五萬年里更是將天族兵將治理得井井有條。敢問九宸何在?功績薄上,誰也不能躺一輩子。”

紫光說著,嘲諷之意,毫不掩飾。

天雷真君被紫光說中心事,驚怒之下險些將手中的酒杯捏碎,道:“別再說了!”

紫光身子繃得直直的,眼中滿是不服:“真君!”

天雷真君心中怒火正沒處發泄,重重將酒杯在桌上一摔。酒杯順著白玉臺階滾落下來。

殿中頓時鴉雀無聲!

天雷真君虎目一瞪,怒瞪著紫光,紫光這才訕訕閉上了嘴。

紫光素來心直口快,有什么便說什么,對天雷真君也是忠心耿耿,但這天宮之上,豈是想說什么便說什么的地方。

天雷真君平復了一下心緒,抬眼看著紫光道:“紫光,念你是酒后胡言,暫且放饒你一次。記住,無規矩不成方圓,天宮眾神,排位有序,哪怕,九宸真的有錯,也輪不到你來非議。”

紫光不甘地撇撇嘴道:“是,真君。”

殿中又再次沉浸在寂靜在中。

這時,坐在紫光身邊的方升眼珠一轉,突然出聲道:“真君說的很對,九宸畢竟是司戰之神,守護六界,討魔無數,理應尊敬。但——”

天雷真君這些屬下之中,就屬方升心思沉穩,思慮最周全,此番突然出言,必是有些重要的話要說,絕不會如紫光一般只是出言抱怨。是以天雷真君淡淡掃了方升一眼,示意方升說下去。

只聽方升娓娓道:“九宸這次醒來,真君不覺得蹊蹺嗎?一個靈海潰散、元神俱滅的上神,還能蘇醒?又這么巧,吞天獸也破禁而出,那個闖了長生海的下界小仙,當真只是誤闖?吞天獸是何等的兇悍,而對她親密異常,這是何道理?”

天雷真君沉吟了片刻,猶豫道:“你是說——”

方升起身,拱手道:“真君,天族眾神,尊卑有序,我等自然明白。但我等身為天族戰將,首要之責乃是守衛六界,若讓魔族余孽混進天宮,便是我等的罪過了。”

天雷真君沉吟了半晌,霍然抬頭笑道:“去,將那桃林小仙拿來,本座要親自審問。”

方升微微一笑,眼底閃過一絲得意:“是!真君!”

不過片刻,方升就帶著人把在外游蕩的靈汐捉到了紫云臺。

紫云臺是天宮的封神之地,也是處置罪仙的地方,兩側粗大的青銅柱上纏滿了手指粗的鐵鏈,頭頂黑漆漆的烏云壓下來,直叫人喘不過氣來。

靈汐面色蒼白,絞盡腦汁也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何事,竟被天兵天將二話不說地押到這個她只在話本里看到過的地方。

天雷真君看著那天讓自己當眾出丑的小仙,厲聲:“說,你與吞天獸是什么關系?”

靈汐一怔,心道:原來他們抓自己來竟然還是為了吞天獸,但這事她那日已解釋過了,現下舊事重提,天雷真君顯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然而,如今她在人家手上,也只好順著天雷真君答道:“上神。小仙已經解釋過了,小仙并不識得吞天獸。”

天雷真君走近了幾步,雙目緊逼:“不認識?本座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你以為你的那些鬼話,騙得了本座?”

靈汐顧不得鎖鏈收緊傳來的疼意,拼命地搖頭道:“小仙說的都是真的。天君都已經既往不咎了,真君怎么還抓著不放,小仙……”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