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阽危之域(3)

靈汐這話說的甜,如果是她的阿爹或者是她師姐青瑤在這里,早就被她迷得團團轉了。可惜,她面前站的是九宸。對天族面如冰霜,誅殺魔族時冷酷無情。

九宸居高臨下,見少女眼神清澈見底,還帶幾分的敬仰之情。

男子不為所動的,薄唇輕啟:“拿來。”

靈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呆呆道:“什么?”

什么拿來?拿來什么?

九宸鳳眸一瞇:“那日在長生海,我手中有一枚長生結,被你拿走了!”

靈汐想到那個精致的長生結,身子一頓,很快反應過來。抬頭正好與九宸冰冷的目光對視,聲音也越發的小了:“許是,許是丟在哪里了……”

她鼓起勇氣,面帶哀色:“神尊,小仙第一次見神尊,神尊就醒了,神尊您也說了,小仙是您的有緣人,即是有緣人,這些許小事,神尊就不會還與小仙計較的吧。”

九宸眸子如寒星,冷光一閃:“限你十日之內,把那長生結找回來,不然幾乎就送你去天雷真君處,你這小仙滿嘴謊話,想必在他那里會稍微收斂一些。”

一見神尊又提那個天雷真君,靈汐嚇得縮了縮脖子。

要說,現在靈汐心中討厭的人,天雷真君絕對是榜首。

九宸擺擺手:“下去吧!”

靈汐還來不及辯解,便收了逐客令。她只能閉上嘴,轉身,暗自撇撇嘴。

大殿上,空蕩蕩的。只剩下了一劍,一人。

九宸修長的手觸到了昆吾劍上:“你也覺得不對嗎?”

昆吾劍巋然不動。

九宸沉默了片刻,根骨分明的指尖捻出一個法術,一只小巧的銀光靈鶴出現在半空中。

九宸對靈鶴傳音:“十三,過來見我。”

靈鶴點了點頭,很快飛出了大殿。

十三接到靈鶴的傳音,放下手中的事情,很快就到了正殿。她躬身對九宸行過禮,面帶喜色,笑道:“十三到現在都還跟做夢一樣,神尊你當真活了過來,真是老天有眼,天佑善人。”

九宸不語,看著自己昔日的手下,奇怪地打量著他。

不,現在是她了。

只見十三穿著顏色鮮艷的裙子,擦著厚厚的胭脂,最顯眼的是鬢角的那一朵小小的珠花。

九宸的眼神過于灼烈,十三有些疑問:“神尊為何這么看著我?”

九宸欲言又止,還是把心中的問題咽了下去,擺擺手:“你……算了。”

十三不解:“神尊想說什么?”

九宸搖了搖頭:“不必再說。”喜好是個人的權力,即便是他也不該管得過多。

誰知,十三卻執著問:“神尊有話直說,十三自從化形為人之后,就一直在神尊帳下聽差。從小兵做到了佐官,神尊的話就是十三的天,不管神尊又什么命令,十三赴湯蹈火、披荊斬棘也定要……”

十三滔滔不絕,表著忠心。

“把珠花摘下來!”九宸嫌耳朵聒噪,冷聲打斷了十三的喋喋不休。

“啊?”

“胭脂擦掉!”

十三都懵了,嘴巴張得更大了:“啊?”

九宸才不看屬下的怪樣子,“以后在我殿里走動,衣裳也穿得素氣些。”

十三這才反應過來,神尊這是在說什么。是說自己打扮的太過鮮艷了。

她很是委屈:“可是……殿中別的仙娥都這么穿呀。”

九宸努力讓自己不去看她,難得多說了幾句:“別的仙娥以前不長胡子,也舞不動四千斤的葷金鐺。”

十三閉上了嘴巴,小臉哭喪著,還不得已的摘下了那支小珠花,放在手心。

神尊不讓她在殿中戴,她可以出去時戴。

九宸這才能正視自己的這個屬下:“本尊有一件事要交你去辦。”

十三立刻就正了正臉色,把珠花的事情拋到腦后,聲音恭敬:“神尊請說。”

九宸淡然:“本尊要你幫我看著一個人。”他抬起頭看向窗外浮動的云海,幽幽道:“將她的一舉一動都匯報給我。”

“是。”

她還是挺喜歡靈汐那個小丫頭的,不過神尊的命令對她來說更重要。

此時,靈汐挪著受傷的身子回了屋子。四處張望沒有發現人,才從一個紅木的柜子最下面拿出了一個紅色穗子的長生結。她如玉的右手舉著那長生結仔細打量。

真是越看越喜歡。

風從半掩的窗子吹了進來,長生結的紅色穗子也隨風來回晃動。靈汐兩腮鼓起,鼓成兩個小圓球:“怎么看,這都是一個普通的繩結啊,既不是法器,又不是什么天材地寶,還非得要回去,小氣!”

她氣鼓鼓地把長生結握在手中。吐了一口氣,喃喃自語:“我就不給你,看你能拿我怎么樣?”

聽到門響,靈汐立刻把手中的長生結塞進了袖子里。十三已經走了過來,靈汐趕緊轉過身來,展顏一笑:“十三,你來啦!”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