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阽危之域(4)

夜色籠罩蒼穹,萬籟俱靜。今夜的星光點點,夜神的排星掛陣工作一向做的極好。

平日里靈汐就著星光早都睡著了。可是,今日身邊多了一個人,關鍵是這個人還盤著腿,身子筆挺,就跟雕塑一樣,定定盯著自己。跟看犯人一樣。

靈汐終于忍不住了,坐了起來,扭臉雙眼冒火:“你能不能別老盯著我?”

十三微微一笑,還故意搖了搖頭:“不能。”

靈汐看著十三這副得意的樣子,氣結失語,一頭躺回去,蒙上被子。小臉都擰成了一團。頭發也亂糟糟的!

時間一點點流逝,夜神排的星空都有另外一番布置了,可是靈汐依舊沒有睡著。

是的,她一直沒有睡。

終于,背后沒有了那股灼熱的目光。靈汐才舒了一口氣,誰知,新的劫難剛剛開始。因為,她不知道一個嬌滴滴的女嬌娥,睡覺了,竟然鼾聲如雷。

“嗚呼”“嗚呼”,還挺有節奏。

靈汐生無可戀地躺在床上,這會兒倒希望十三還注視著自己。她捂住了雙耳,還是隔絕不了十三的魔音,氣得坐起身來,惡狠狠盯著十三。

十三仍舊在夢中,還伴隨著“嗚呼”“嗚呼”的打呼聲。

靈汐眼珠一轉,冷笑一聲,暗自想到:封上你的嘴,看你還怎么打鼾!

于是,食指與中指合攏,指尖飛出一道紅色的靈光。紅光順著靈汐的手尖飛向著十三而去!眼看就到了十三的身邊,靈汐大喜所望。

就在這一剎那間,墻角立著的混金鐺猛地一震,包裹在外面的布帛瞬間碎裂,混金鐺化作一道幽光,朝著靈汐猛然刺來!

靈器自發護主!

靈汐嚇得渾身哆嗦,閉上眼睛,乖乖靠在墻上,混金鐺如刀切豆腐,緊貼著靈汐的肩膀,插在墻壁上。

就差那么一點點,自己瘦弱的肩膀就碎成渣渣了。靈汐嚇得渾身濕漉漉的,四肢都沒有了知覺。她垂眸,看著罪歸禍首——十三仍舊睡得香甜。

靈汐剛要松口氣,她還是趕緊躲開吧,這里可不是久留之地。

她還沒動,插在墻上的混金鐺因為太重,還是倒了下來,另一端重重砸在十三身上。

靈汐眼睛瞪得老大,眼中還閃過一絲害怕。

這么大的混金鐺砸下去,十三這么嬌弱的身子會不會被砸扁?

靈汐還想使出法術救救十三。誰知,十三恍若未覺,翻了個身,將四千斤的混金鐺一把拂到一邊,繼續睡去。

靈汐頓時目瞪口呆,灰頭土臉。

太、太欺負人了。就連一個法器也來欺負自己。

靈汐實在是沒有辦法,披著外衣,一個人溜達到院子中,握著手中的長生結,憤憤不平:“神尊為何要監視我?還找了這么一條笨魚來,瞧不起人嗎?沒有我,你還躺在長生海里乘涼呢!真是好人沒好報,禍害萬萬年!”

她揚起小臉,看著空蕩蕩的天空,星辰漫天,夜空璀璨,突然有些想桃林的花香了:“看來爹說的沒錯,人心險惡,世道艱難。”

靈汐遙想也不知道,爹爹此時在做什么,在喝酒?還是煉藥?

還有承宴。自己都出來這么久了,還真有些想那個老跟自己頂嘴的小師弟。

靈汐這里倒是安靜下來,可是在不遠處的扶云殿內氣氛開始低壓。九宸白日的打神鞭雖是上過藥了,還是抽疼。不得已,他只能盤膝坐在榻上,閉目修煉。突然,他好似又回到了幽都山的戰場上。天將們狀似瘋癲手執利刃,雙眼通紅,四處揮打。而九宸一襲白衣,手持昆吾,目光堅韌,斬殺著不斷上前的天將。手中的昆吾劍更是嘶鳴不止。

九宸銀白的鎧甲染紅了鮮血,他眸間的冰雪更甚,面不改色的踏著天將們的尸首向前走去。昔日的最親密的下屬元征站在尸山血海之后,手執利劍,沉默地等著他。

他的半邊臉都是血。九宸身子一顫,握緊了手中的昆吾劍。元征最終還是沖上前來,九宸心中一痛,手軟了幾分,元征雙眸充血,不要命地揮動著手中的長劍。那長劍眼看就要插進了九宸的脖頸處。九宸一個反身,躍了起來,心頭一硬。

昆吾劍出,見血!一劍洞穿心臟。元征死不瞑目的看著殺了自己的尊神,雙眼頓時流出了鮮血!這血也刺紅了九宸的眼。

九宸正在閉目修煉,根本不曉得自己現在眉心緊鎖,眼珠不安地轉動。一絲寒霜先是爬上如畫一般的眉目,沿著他的俊眉向鬢角蔓延開去,俊毅的臉龐,挺拔的身子,很快就覆蓋了男子的全身。就像是以他為中心,向四周蔓延,燭臺閃爍的燈火迅速熄滅。

殿中央的昆吾劍掙扎了幾下,還是變成了冰劍。整座大殿白玉的地板、紅木的桌椅、高大的門柱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冰霜覆蓋著。

這里不過片刻,就成了冰的世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