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桑中之喜(1)

扶云殿內,靈汐青絲散落,美目閉闔,面色紅潤,整個人臥在榻上睡得正熟。九宸盯著她猶豫了片刻,還是召喚出靈鶴傳音,須臾,云風與青瑤聞訊而來。

兩人將將抵達,就看見九宸披著墨發,端坐在床榻的一邊,同樣雙目緊閉,似乎是在養神。

青瑤進來后發現自己師妹躺在那里,以為又遭了什么難,心中很是焦急,走近才發現只是睡著了,頓時松了一口氣。整斂衣衫,對九宸躬了一禮。

九宸這才睜開了雙眸,頷首示禮。

一襲天青色長袍的云風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別客氣了,趕緊幫我師兄看看。”

青瑤直接甩開云風的手,徑直上前把脈。須臾之后,才收回搭在九宸脈搏上的嫩白手指。

九宸依舊是面無表情,云風卻急得不得了:“醫官,怎樣?”

青瑤面色淡淡:“我上次就說過了,神尊在長生海受了數萬年的寒氣,一時半會難以清除。需時常去上清境天泉浸泡,并在殿中以無盡木長燃明火,興許能驅散幾分寒氣。奈何小仙身份低微,神尊并不將我的叮囑放于心上,不但不聽醫囑,還妄動仙法,今日若不是我這師妹在,神尊怕是要回長生海繼續長眠了。”

青瑤雖說語氣冷淡,但是在座的還是聽出了她話中的不悅。作為醫者,最討厭的就是病人不聽醫囑。更何況,這次還連累了自己的小師妹。要是讓師父知道,那老頭肯定會來扶云殿大鬧一場。

九宸聽到青瑤提及小師妹,手指微微一頓,別過頭,刻意避開床榻。

云風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不給師兄面子的小仙,但是這個冰美人說得倒有幾分道理。師兄一貫是這個樣子,他作為師弟,還是要問個清楚,他面色正經起來,桃花眼一閃:“多謝醫官叮囑,我們以后一定小心些。敢問醫官,無盡木為何物?在何處可以取得?”

青瑤面色清冷:“無盡木乃是昆侖神木,晝夜長燃,暴風不息,猛雨不滅,本來生在昆侖以南的炎火山上。”說到這里,青瑤看向了云風,雙目灼灼。被青瑤這么一看,云風心跳加速,以前怎么沒發現這青瑤醫仙長得如此花容月貌。

誰知青瑤想起過往,嘴角溢出一絲譏笑:“奈何五萬年前,云風上神司四海水事,卻飲酒大醉,水淹昆侖,從昆侖炎火到極北大越,千里之地盡成澤國。那無盡木沉在水底數萬年,也不知還有沒有當年的功效。”

云風滿臉尷尬,五萬年前的事,自己怎么會有印象。莫非是那次大醉?

九宸也是疑惑看向自己的師弟。

想到那次喝醉,云風羞赫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忽略師兄投來的疑問,轉移話題:“不知別處還有這無盡木?”

青瑤素色長裙下的手緊了緊,語氣卻無絲毫起伏:“聽說弱水以西的赤焰洞里也有一些,但那里是畢方的洞府,盤踞著數以千計的火鴉,以神尊現在的身體,怕是……”

云風趕緊接話:“我去!我現在就去,我不在的時候,師兄的身體還請醫官多多費心。”

青瑤冷然:“我是天宮醫官,此乃我職責所在。”

這個青瑤醫仙對自己是不是有偏見?云風暗自搖了搖頭,轉身對九宸道:“師兄,我去去就回。”

九宸點頭,眼中帶著一抹擔心,叮囑:“小心些。”

非是九宸擔心,而是弱水鴻毛不浮,非法力高深者,根本難以逾越,何況那無盡木處在洪荒兇獸畢方洞府,又有數千火鴉盤踞,所以此去,必定是兇險萬分!

云風剛欲捏起手訣,突然頓了一下:“敢問醫官,需要多少無盡木?”

青瑤面色如常:“自是多多益善。”她的眸子中卻閃過一絲狡黠。

云風不疑有他,轉身大步離去。

青瑤瞅到那抹天青色背影漸行漸遠,眉頭微皺,隨即也行禮請辭。誰料剛抬手,就聽到九宸冷冰冰的聲音:“醫官留步。”

“神尊還有事?”

九宸指著呼呼大睡的靈汐,俊美一蹙:“請醫官將你師妹帶走。”

青瑤微微一笑:“我師妹現在是扶云殿的人,怎能跟我走?更何況她是為了救神尊你才法力耗盡昏迷,暫且還是不要移動,讓她自行醒來才好。”

青瑤說得一本正經的,就在此時睡在塌上的靈汐翻了個身子,正對著他們兩人,小嘴抿了幾次,好像是在吃什么,如果仔細聽還是能聽清楚她好像是在說“彼心醸、彼心醸、彼心醸,我要喝……”

九宸的眉頭不由地皺成一團:“醫官,這……是昏迷?”

青瑤面上閃過一絲尷尬,但很快理直氣壯回道:“當然。”

誰讓這丫頭從小最崇拜戰神九宸,如今能與九宸近距離親近,作為師姐,她怎么也得配合一下。

九宸扶額,側臉看著熟睡的靈汐,心中卻是暗道:這師姐妹真是一家人!凈睜眼說瞎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