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桑中之喜(2)

天宮,元家祠堂。

兩側門柱上掛著一幅對聯,上書“拯盡四洲黎庶,修成萬劫金仙”。中間牌匾金光閃閃四個大字“除魔衛道”。

九宸站在廣場上,望著牌匾,眼神一暗,陷入了沉思;而不遠處的元瞳正一臉復雜地看著九宸的背影。

她面容姣好,不似一般女子穿著華美的仙女服,而是身穿銀甲,不加沒有任何配飾。渾身散發出將神特有的英姿颯爽。

元瞳想起剛剛在祠堂內娘是怎么怒斥九宸戰神石心石性,絕情絕愛,對哥哥以及元家三千男兒戰死幽都山始終放不下。她也很有壓力,自哥哥去后,她代替哥哥做上了四大神將之首的位置,除了杜羽,沒有人幫過自己。娘一見自己就是要自己謹言慎行,站穩立場,切莫誤了元氏一族的榮耀與前程。娘心中只有元家以及元家的榮耀與前程,卻忘了自己到底是個女兒身。

元瞳心頭一酸,抿緊了嘴角,眼眶微紅。九宸似有所感,收斂了眼中的痛意,轉過身,撞進元瞳眼中。

元瞳不得不繃直身子,大步走了過來。

九宸聲音淡淡:“多年未見,你也長大了。”

元瞳身子一顫,語調未變:“神尊卻沒任何變化,和當年一樣。”水眸中閃過激動,還隱隱夾雜著一絲的愛慕。

九宸面無表情:“聽說你接替了元征,如今在北海領兵,已可獨當一面了。”

除了公事,元瞳沒有從九宸眼中讀出其他神色,不禁黯然道:“不過是借著神尊和家兄的威風,勉力為之。”

九宸想起元征的英勇對敵,輕嘆了一口氣:“你做的很好,你兄長離世前最牽掛你,若是他看到你現在的表現,會欣慰的。軍營中,女子會比男人更難。日后若遇到難題,可以來找本尊。”

元瞳動容,抱拳行了大禮:“多謝神尊,元瞳一切都好,也會用心做事,絕不給神尊丟臉。”

空氣安靜了下來,兩人不知道說什么。九宸沉默地看向不遠處的元征雕塑,他還是沒辦法去元家的祠堂祭奠元征,如冰的眸子覆上了一層寒意。

元瞳沒有注意到九宸的異樣,她想起今日在殿中聽到小仙娥的傳聞,目光閃爍,試探道:“還沒給神尊道喜。”

九宸從元征的雕塑中緩過神來,凝眉:“本尊有何喜?”

元瞳壓下心口泛上來的酸,聲音溫柔:“呃……剛剛聽人說起,神尊收了一個小仙進扶云殿,還沒恭喜神尊。這是神尊第一次收女子入房,大家都在說,神尊這次醒來,越發隨和了。”

“你聽誰說的?”

元瞳還沒開口, 九宸目光沉沉,不再多言,一道流光,拂袖而去。只留元瞳獨自一人面露哀色回了元家大廳。

她從袖口拿出一封信,來回摩挲著。杜羽突然從外面走進來,元瞳聽到動靜連忙將書信藏于袖中,杜羽自然也沒忽視元瞳的反應,卻裝作沒看見,笑道:“想什么呢?這么入神,連有人進來都沒發現。”

元瞳轉身,嫣然一笑:“你何時回來的?”

杜羽身姿清貫修長,豐姿如儀,臉上帶著淺淡的笑容:“一大早,已經去天雷真君處復命了。”

元瞳皺眉:“神尊已經回來了,天雷真君還代掌戰神之職,合適嗎?”

杜羽雙目直視眼前的女子,溫和地道:“神尊剛剛歸來,先不說身體恢復了沒有,就說他五萬年未掌兵,就算要接回來,也是需要時間的。而且戰神之位的歸屬,不是你我該考慮的事情。”

元瞳被杜羽說得啞口無言,她才不管該不該考慮,只是為神尊不平。躲開杜羽溫柔的目光,反諷道:“你們東海的人,說話做事,都是這般滴水不漏嗎?”

杜羽仿佛沒聽出元瞳話中的譏諷,認真地回答:“我東海一族孤懸海外,對于天宮的事,向來修閉口禪。我說這番話,已不算東海的風范了。”

溫潤男子突然彎腰,靠近元瞳的耳畔,聲音低沉:“元瞳,我是為你好,你知道的。”

杜羽的心思,元瞳一直都知道,這五萬年也多虧了身邊有他,自己在四位神將中的位置才會巋然不動。

杜羽一邊說著話,一邊修長的手觸摸到元瞳額頭前飄起的發絲,可還不等他繼續靠近,元瞳卻驀地站起身來,不自然地說道:“你很久沒見到開陽和含章了吧。走,去看看他們,我也很久沒見過他們了。”

說完,她大步向外走去。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剛剛見了神尊,便沒辦法與杜羽走近了。杜羽一向溫和的眸子卻跟摻了冰一樣,雙手攥得緊緊的。剛才元瞳起身的瞬間,杜羽正好看到了書信的一角。

卻說云風行過弱水,冒險闖入赤焰洞,洞中一片漆黑,云風手持法器照明,小心行走。

畢方乃神獸,本性暴躁,怒則為火,焚盡萬物,自古以來就連仙圣都不敢輕易招惹,云風怎敢不小心?然而再小心還是踩到了枯枝,發出了“簌簌”的聲音。云風心肝一顫。只見一雙形似烈火般的眼睛徐徐睜開,一道火舌噴薄而出,落在地上,滿地的無盡木頓時燃燒起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