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桑中之喜(3)

丹鳥圣地,桃林,九宸聽說過很多次,卻是第一次來。從空中看,流水潺潺,桃林錯落有致,鳥語花香,綠草清幽,靈氣十足,確實是一處難得的修仙之處。

九宸白衣勝雪,長發簡單束起,劍眉鳳目,鼻正唇薄。飛過紅橋,眉頭一皺:這桃林結界倒算得上厲害!

抬手一點,破去結界,向一間房子走去。

門大開著,好似沒有人,室內的東西擺放的西擺放的整整齊齊,一看就是女子的閨房。

古樸的桌上放著一本書,九宸隨意翻了一下,只見封面上寫著“戲說戰神”四個大字。

戲說戰神?九宸眉頭一皺,還是耐不住好奇,翻開書頁,越看眉頭越緊,再看兩頁,實在看不下去,直接扔在床上。桌上還放著一副畫,畫中人高大威武、肌肉糾結,長著濃密的絡腮胡子,手拿巨劍,旁邊也寫著四個大字“戰神九宸”。落款處一行小字“桃林小仙靈汐作”。

桃林小仙——靈汐。還真是她的手筆,自己在她眼中就是這副樣子?

九宸眉眼間染上了一抹笑意,就連他自己都沒發現。低頭看到旁邊的一只小小的竹筐里面堆滿了木劍,九宸隨意拿起一把劍,上面歪歪扭扭的雕刻著三個字“昆吾劍”。

九宸俊毅的臉色變得陰了,自己的神器這女子怎么能這么侮辱。一根破木棍能跟昆吾劍相提并論。男子皺著眉,捻出了一個回溯訣,時光回溯:

靈汐坐在門檻上,拿著把小刀刻劍,刻好之后,故作威武地在手里舞了幾下。

……

靈汐趴在被窩里,正在看書《戲說戰神》,忽而開懷大笑,忽而滿臉緊張。

……

靈汐伏在桌上,正在欣賞自己剛剛畫好的畫作,怡然自得,手里無意識的轉動著毛筆,毛筆在臉上畫下幾道印子。

…… ……

九宸還沒看完,一道銳利的光刃突然刺來,穿透了屋內重重疊疊的影像,影像瞬間破碎,光刃直朝九宸面門。

誰知,紋絲未動,上神威壓自發而出,光刃到了九宸眼前,土崩瓦解,自行消失得無影無蹤。

外面傳來一聲清澈的男聲:“何人擅闖我桃林!”

九宸收斂起上神的威壓,走出靈汐房間,站在院子內。

只見一個身穿淺緋色的少年郎站在桃樹下,明朗帥氣。他便是靈汐口中掛念的承宴。

承宴沒想到自己的光刃這么輕易被人破了,很是不服:“不問而入是為賊也,你是何方小賊,擅闖桃林,不怕死嗎?”

九宸根本沒把這少年郎放在眼中,面無表情:“樂伯在哪?”

少年心性最容不得忽視,承宴揮出一閃白光,化作三道氣刃,瞬間刺向九宸,“樂伯也是你叫的?”

九宸隨手一揮,三道氣刃瞬間煙消云散。

承宴微微一驚,這可是面對面,才知道對面這人究竟有多厲害:“有幾分手段,好,本仙再來試試你的斤兩。”

緋衣少年郎手一震,一把利劍就出現在手中,腳下一踏,飛掠而至,眼中閃著得意的光。

九宸面對這少年的出手,面不改色,動也不動,任著承晏的劍鋒逼近!眼看這劍鋒就要到了九宸的眼前,一根藤條突然抽在承晏的身上,將他打落在地!承宴落在地上,身子反應極快,扭頭就跑,可是后面的藤條還是刷刷抽到了身上。

師父來了!

樂伯一邊抽一邊大罵:“倨傲無禮!言語無狀!沒上沒下!我打死你這個任性妄為的蠢東西!”

承宴這是被習慣了,故意嗷嗷直叫,四下躲避,邊躲邊求饒:“師父!師父!手下留情啊!”

樂伯又連抽了十幾鞭子,才氣喘吁吁地停下來,“神尊,小徒見識淺,不知戰神駕到,壞了禮數,得罪了。”

承宴躲在了樹上,大吃一驚:“戰神?”是最近八卦中的那位戰神嗎?

九宸當然知道這樂伯是打給自己看的,從自己進入桃林,他應該就知道了。還是讓他的小徒弟來試探自己。他聲音淡淡:“醫仙言重了,是本尊來的唐突。醫仙要教訓徒弟請繼續,本尊可以再等等。”

承晏手指著九宸大怒:“你!”

樂伯反手又抽了承晏一鞭子,雙眼一瞪:“還敢說話!”承晏被打,不敢再說,只是惡狠狠盯著九宸,沒半分好感。

“戰神說笑了,不知戰神駕到,所為何事?”

九宸目光灼灼,與樂伯對視,“自是有事相商。”

樂伯心中一沉,面上笑道:“請。”

兩人在桃林湖邊一處小石桌旁相對而坐。樂伯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著九宸,很是好奇:“此刻看著你,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死得透透的人,怎么就醒了呢?”

九宸挑眉:“本尊因何而醒,醫仙不知嗎?”

樂伯表情微微一凝,隨即一笑:“四海廣闊,這六界之中未知之事甚多,老頭我雖活得年月長,但終日守在這桃林之中,見識淺薄,戰神為何會醒,老夫確實不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