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桑中之喜(4)

竹葉林中風聲颯颯,一片清幽。

一襲黑衣,玄紋云袖,一男子低垂著眼臉,沉浸在自己營造的世界里,修長而優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著琴弦。

眉目如畫,清俊內斂,人也隨音而動,偶爾抬頭,讓人呼吸一緊,好一張翩若驚鴻的俊臉!最讓注目的是他頭頂印著象征族中圖騰的墨印,給溫潤的臉添了幾分神秘。只是那雙眼中忽閃而逝的某中東西,卻讓人抓不住。

赤鷩悄無聲息地走了過來,不敢打斷主子的琴音。但是男子修長的手還是按住了琴弦,讓人沉醉的琴音停了。

赤鷩心一慌,拱手行禮:“國師。”

黑衣男子,也就是山靈族的國師景休。

他沒有抬頭,還在輕觸手中墨色的古琴,溫潤的聲音響起:“什么事?”

赤鷩依舊躬身:“畢方有事求見,說是有人占了他的赤焰洞,驅散了他的徒子徒孫,來請國師做主。”

景休嗤笑一聲:“他那洞府本就是搶別人的,現在被人所搶,也算是因果報應。”

“那屬下去打發了他。”

景休不置可否,繼續撥弄手中的琴弦,平調,揚調,似突然來了興趣,問道,“畢方也算神獸,法力不弱,誰能占得了他的洞府?”

赤鷩正要走呢,停下了腳步:“說是……云風上神。”

景休撥弄琴弦的手頓了一下,抬起頭,雙眸似星子一般明亮,“云風?云風奪他洞府作甚?”

赤鷩不知道國師為什么感興趣了,還是乖乖的回答:“說是為了無燼木。”

景休站了起來,放下手中墨色古琴,沉思了片刻,嘴角帶著一絲笑。

赤鷩見狀:“國師,您要為畢方出頭?”

景休負手站立,淺笑:“云風是天尊的關門弟子,本座怎能為了區區一只畢方鳥就去得罪他?只是,云風要無燼木,看來九宸戰神這五萬年長生海的日子,過得并不輕松啊。”景休那抹笑容充滿著冷意。

良久,他才開口:“仲昊現在在哪?”

“逃進了十萬大山之中,我們的人追丟了。”

景休看向赤鷩,冷哼一聲。

赤鷩實在是忍不住了,忿忿不平:“國師,非是屬下們不盡力,而是仲昊一族乃是天族戰將烈夷的后人。烈夷犯錯,舉族被發配到我山靈界,我們只有關押管束之責,并無打殺處置之權,就為這個,屬下們幾次將他們圍了,卻不敢下殺手。仲昊也是仗著這個,才敢鋌而走險,舉起反旗,如今窮荒之地的諸多部族,表面上對我們俯首稱臣,私底下卻與仲昊暗通款曲,再這樣下去,屬下怕會生出大亂。”

景休默不吭聲。

赤鷩偷偷看了一眼國師,提議:“起碼,要向天君稟報一下吧。”

景休譏笑:“你何時聽說過,九重天上的真龍,會管螻蟻的死活?天族若真在乎我們,也不會把我族當成流放之地了。”

赤鷩陡然開口:“都怪國主,這些年不理朝政,也甚少往天宮走動,如今我山靈界在六界的地位,怕是連海國鮫人都比不上了。”

景休眼梢微微一挑,淡淡掃了赤鷩一眼。赤鷩身子一縮,不敢說話。

主子生氣了。

景休聲音很輕,卻鏗鏘有力:“本座說過,就憑她殺了元渡,為我玄鳥一族報了大仇,本座此生都會護她,這樣的話,不要再讓本座聽到。“

赤鷩輕聲回道:“是。”

即使他們這些屬下各個都心知肚明,看不慣國主能力不足,要不是國師在全心輔佐國主,如今的山靈族早不復存在了。

景休語氣又復溫和,仿佛剛才狠厲的不是他一樣:“去將攢心釘拿來。”

赤鷩聞言心中,大喜:國師是打算……

景休大步向外走去,邊走邊說:“把本座的行蹤散出去,好叫仲昊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赤鷩恭敬領命:“是。”

天宮仙霧繚繞,南天門柱上纏著金鱗耀日赤須龍。上空盤旋著彩羽鳳云。

靈汐拎著空藥籃往藥王洞去,但是面上卻愁眉苦臉。十三就會使喚自己,說什么怕自己師姐,還說自己師姐氣勢比神尊都大。哪有,她就是看不得自己有份好差事。哎!做個小仙娥真是難啊!

靈汐路過南天門時,看到一襲黑衣的男子正與天將說話。不對,準確的說是天兵天將在訓斥那個黑衣男子。靈汐對南天門的守門將印象一直不好,誰讓她當時墜入長生海就是因為他們的追捕。那個男子不知道說了什么, 其中一個天將即使忿忿不平還是進去稟報了,這讓靈汐很是吃驚。好本事!

那個黑衣男子卻驀地轉過身子,看到方靈汐在看他,他溫和的一笑。清貫修長,豐姿如儀。

靈汐見他人溫和,對自己也眼中也含著溫柔似水的笑意,不由得有點害羞,也微微對著那男子淺淺一笑,轉身離開,小跑到藥王洞。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