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朱紫難別(2)

扶云殿外仙霧繚繞,如夢似幻。殿內卻截然不同,如果說外面是溫暖如春,殿內就是嚴寒如冬,空蕩蕩的大殿寒氣森森。

九宸對此渾然不知,閉目調息。身穿煙霧色薄紗的靈汐乖巧地蹲在火盆邊,白皙的額頭上冒出了一層香汗,自己卻渾然不覺,只顧著擔心地觀望神尊。

靠近神尊的案幾上擺著茶具,正緩緩覆上一層白霜,靈汐察覺到這一幕,心猛地一跳,神尊的寒氣越發嚴重了。

她垂眸,貝齒輕咬,想給神尊端去火盆,誰知手上無力,一個不注意被燙了一下,無燼木的火可比一般的火來得厲害。

殿中涼氣更甚,靈汐再轉頭去看,發現茶杯里的水已完全結了冰。

不好!

靈汐隔著衣服,端起火盆,小心翼翼挪到合著雙眸的九宸身邊。

須臾之間,冰水解凍,杯壁的霜花也消失不見,一滴滴小水珠掛在外面,成股流下。

靈汐見狀稍稍安了心,但仍目不轉睛地盯著九宸,美目中滿含擔心,她心中真誠的許愿:希望天神保佑神尊沒事。

她嬌嫩的手心被燙了個水泡,鼓脹起來,瞧著很是嚇人,滿心神尊的她渾然未覺。就這么她守了半夜,發現神尊的身子沒再起異常變化,乏意難擋,雙眼不知不覺闔上了,身子還靠著九宸。

次日清晨。

調息了一宿的九宸神清氣爽,睜眼看到就是這樣的一幕:少女靠在自己的身邊睡得香甜,玄衣的衣角被她緊緊抓著。火盆中的無燼木仍熊熊燃燒。

他晃了個神,隨即俊眉一皺,要拽回自己的衣服,靈汐被這一力道猛地倒在地上,重重磕了頭,哎呦一聲,這才醒來。

她歪在地上,摸著自己的額頭,轉身看到神尊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身上無恙,靈汐顧不得疼,梨窩浮現,大叫:“神尊!你醒啦!”

九宸瞅著這女子興奮的模樣,點點頭。

靈汐蹦了起來:“神尊你好點了嗎?冷不冷?”

她邊說邊彎腰去摸九宸的額頭,九宸猝不及防,躲閃不及,被靈汐摸了個正著。

少女手掌特有柔軟溫暖讓九宸一怔,靈汐又摸摸自己的額頭,長吁一口氣,笑道:“好了,好了,跟我一樣呢。”

九宸眉頭鎖得緊緊的:這少女太沒有分寸了!

靈汐早已對神尊的沉默見怪不怪,小嘴開始呶呶不休:“神尊你昨晚嚇死我了,冷的像個冰塊一樣,我晚上做夢都夢到被我爹扔到地窖里去了。”

不知道想起什么,她又猛地拍了一下額頭:“對了,吃藥!”

靈汐像只小鳥,跳著去拿了藥,又端著水回來,送到九宸嘴邊,微微一笑:“神尊,吃藥了。”

九宸這次沒有拒絕,接過藥,面無表情地吞了下去。

靈汐雙手托腮,臉頰紅彤彤的,像只可憐的小狗,蹲在他面前,眼巴巴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九宸咽下苦味,皺眉:“你沒事做嗎?”

靈汐瞪大眼睛:“有啊,神尊你親自給我安排的差事,你忘了!我的差事就是在這看火。”

九宸掃了一眼燒得正旺的無燼木,暖暖的,開口:“我在殿里的時候,你不用在這看火。”

靈汐急得又蹦了起來,反駁:“那怎么行。這是我的差事!”

九宸放下手中的茶杯,仰頭問:“你來這幾天了?”

靈汐掰著手指,算了算:“恩……七八天了吧。”

九宸一字一頓地說:“九天。”

靈汐小嘴一張:“九天了?神尊你記得真清楚。”

九宸似笑非笑,“還有一天,就是十天。”

靈汐一愣:“啊?”

九宸收斂了笑容,語氣冷漠:“限你十日之內,將那長生結找來,不然就送你去天雷真君處。你這小仙滿嘴謊話,想必在他那,會稍微收斂一些。”

靈汐小臉皺成一團,她還以為神尊忘了這回事呢。因為,長生結不見了,她在房中翻找了很久,都一無所獲。這回,長生結真的不見了!神尊會把自己送到那個大惡人天雷真君那里嗎?

山靈界內郁郁蔥蔥,霞光繚繞。

天息宮內雖然不如天宮雄偉莊嚴,但是也琉璃造就樓閣,寶玉妝成長橋。

氣質出塵女子抿了一口茶,一席湖藍色的長裙盡顯優雅,雙目盈盈猶似一泓清水,長發傾瀉而下,說不盡的美麗清雅,高貴絕俗。

此女正是山靈界的國主——翎月。

“這么說,仲昊一族這次是無路可走了?”

景休接過翎月遞來的茶,無奈地說:“國主已經給過他們很多機會了,這次天族插手,我們也沒有辦法。”

翎月黛眉微蹙:“他們本性是好的,先祖犯的錯,不該算在他們的頭上。”

景休低頭不語,他最是知道國主的性子:溫婉善良、柔弱不決。

翎月垂眸,看著手中杯子里散開的茶花,輕言:“你代本君上個折子,看是否能在天君和戰神處代為轉圜。”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