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朱紫難別(3)

扶云殿內此時頗為熱鬧,司命、開陽、含章幾人都在,九宸面色肅然坐于上首,端看他們說話。

話題正好關于景休——這次讓開陽無辜受傷的景休。

身著水墨綠仙袍、豎著發冠的司命先開口:“山靈界的國師名叫景休,是玄鳥族人。玄鳥一族出謀士,世世代代都是輔佐山靈界主君的。但是五萬年前,上一任國主垣渡在位時,玄鳥族密謀造反,被玄鳥族族長的親兒子告發。這個人,就是景休。他當年不但告發了自己的父親,還發下血咒,終其一生輔佐鳳凰一族,這才在垣渡手中活了下來。后來又過了幾百年,垣渡死于天劫,把主君的位置傳給了他的女兒翎月,景休也按照傳統,接了國師之位,輔佐翎月至今。”

司命說著,語氣中透出一絲的欣賞,他對于這種忠于主君的人頗具好感。九宸面無表情,眼眸投向司命,示意他繼續說。

司命第一次與戰神坐得如此之近,有些頂不住他投射過來的眼光,端起茶杯,趕緊喝了一口,這才舒了一口氣,繼續講:“他這人在六界中沒什么名聲,只聽說為人低調,做事還算勤勉。山靈界這一任主君翎月對政事沒什么興趣,族中大事都交給景休來辦。天君曾夸過他侍君以忠,但一個背叛父族,侍奉仇人的人,再是忠義,也沒什么人喜歡與他往來。是以天宮的大小宴飲,他從不參加,我也沒見過他幾次。”

殿中安靜了下來,只能聽到無燼木“呲呲”燃燒的聲音,除卻神尊,其余每個人這會兒都汗流浹背,不得不催動冰涼訣來消散體內的燥熱

九宸冷峻的臉上毫無波動,似乎在思索什么。

開陽輕輕揉了一下肩膀還隱隱作痛,毒箭是真是要命:“昨日的事,神尊是懷疑他?”現在想來,一切的一切未免太過巧合,太巧合了。

九宸沒說是,也沒說不是,只是淡淡一笑:“本尊睡了五萬年,這六界之中,倒是出了不少人物。”

司命不懂戰神與開陽神將兩個人在說什么,因而端正面色,一本正經的搖頭說出己見:“要說人物,新任的海族鮫皇和青丘老狐名氣可比他大多了。”

九宸掃了一眼,側臉叮囑開陽:“這位國師心機深沉,你以后與他打交道,要小心些。”

開陽想起昨日還心有余悸,自然點頭稱是。

九宸總覺有些不妥之處,薄唇輕啟:“那個仲昊,是烈夷的兒子?”

端坐在一邊的含章這才開口給神尊解釋:“是,仲昊是烈夷的遺腹子,出生前就去了山靈界。這小子性格暴躁,與他爹一樣,不服管教,早就帶著族人逃出了窮荒之地,隱藏在十萬大山之中。我曾撞見過他一次,看在烈夷的份上,放了他一馬,沒想到這些年,他膽子越來越大,造起反來了。”

對于六界的小道消息司命倒是知道的不少,他也點了點頭:“那位景休國師對外低調,對內卻是鐵腕統治,仲昊桀驁不馴,怎肯任他鉗制,一來二去,兩人就結了死仇了。”

九宸沉默了片刻,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云風熟悉的聲音:“師兄,師兄。”

他甩著袖子,自認為很瀟灑,一路高聲喚著九宸,大步走了進來。墨發一甩,環視了大殿中的熟人,撇撇嘴:“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天雷真君竟然主動去找天君,要為師兄你辦一場接風宴,更請遍了六界有名有姓的神仙。師兄,天雷老頭來勢洶洶,必有依仗啊。”

開陽眼中閃過一絲不屑,自己這次受傷,天雷真君說什么自己活該沒本事,這是戰神應該說的話嗎。

他憤憤然:“他能怎么樣?以神尊的修為,還怕他不成?”

云風搖了搖手中的金色扇子,眼珠一轉,出了個主意:“話不是這樣說,動手自然是不怕他,就怕他暗中搗鬼。師兄,要不就說你身體還沒完全恢復,無法赴宴,沒理由被那天雷牽著鼻子走。”

誰知,九宸端起茶杯,淺淺抿了一口,聲音不帶一絲溫度:“該來的總會來,去看看吧。”

豎日。

凌霄寶殿外,寶殿雄偉莊嚴。只見此殿金瓦銀柱,檐牙高啄,頗有氣勢。進入大殿之內,金釘攢玉戶,彩鳳舞朱門,復道回廊,處處玲瓏剔透,層層龍鳳翱翔。

時辰未至,眾仙已陸續入場,互相招呼示意。

天雷真君坐在大殿左側,目不斜視,淡定飲酒,眸子偶爾閃過一絲詭異。紫光、方升等一眾天雷門下的天將都坐在他的下手,不時瞄著殿門,一副等著看熱鬧的架勢。

一列列仙娥魚貫入場奉上美酒佳肴。

正在這時,九宸束著網冠,身穿銀灰色的仙袍不茍言笑走在前面,開陽、司命等眾神將跟在他身后,氣勢自然也不一般。一眾人中只有一個身著素裙的元瞳甚是顯眼。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