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朱紫難別(4)

身披彩紗的仙女繼續翩翩起舞,絲竹悅耳,歌舞悠揚,潔白如玉的長案上酒光粼粼,更有無數仙家異果奇珍。

靈汐松了口氣,拍拍胸口,低聲說道:“此地刀光劍影,氣氛不對,不宜久留啊。”

玉梨卻是一臉癡迷,喃喃自語:“神尊真是氣度不凡。”

靈汐黛眉皺在一起:“他剛才好像什么都沒說吧?”

玉梨瞪了靈汐一眼,用長輩的姿態教導她:“你懂什么?寂而常惺,寂寂之境不擾。惺而常寂,惺惺之念不馳。神尊的心,你們不懂的。”

靈汐聞言,很是無奈,果然愛情讓仙家盲目。

此時,九宸在眾仙的敬酒下頻頻舉杯,面色冷峻,靈汐悄悄掐指一算,暗自念到:“神尊替開陽療傷,損耗極大,沒有按時吃藥,又頻頻飲酒。不好。”

靈汐咬著牙想了一會,下定決心起身,彎著腰從人群后往前面向主位溜去。玉梨還等著繼續教導這個小仙呢,哪知道這小仙一路奔著神尊去了,目瞪口呆。

靈汐才不知道梨花仙子想什么,這會兒捧著藥盒彎著腰一路來到九宸身后,悄悄拽著九宸的衣袖。

一下又一下:“神尊,神尊!”

九宸察覺不對,回頭,看到這小丹鳥,眉頭一皺。

靈汐眼睛一眨:“神尊,該吃藥了,酒也少喝些。”

“回去。”九宸懶得理會她,直接吩咐。

靈汐不依,依舊拉著九宸的衣角:“神尊先吃藥。”

九宸轉過身去,不理會這個鬧事的少女。

就在此時,在云海中翩翩起舞的仙女們舞蹈也完了。靈汐舒了一口氣,反正宴會也要結束了,回去你還是要用藥的。

天雷真君突然從座位中起身,來到大殿的正中央,手里拿著一方錦盒,拱手沖著天君行禮:“天君,今日是大喜之日,臣也有一喜。”

天君微微一笑:“哦?真君有何喜?”

天雷真君目不斜視,義正言辭:“這些年,臣屢次派人進幽都山,搜魂尋骨,尋找遺物,但當年一戰太過慘烈,其中內情也一直不為人知,五萬年了,老臣一無所獲。但天佑我族,不但讓九宸死而復生,這幾日還讓我真的找到了一件當年的遺物。”

天雷真君說完,舉起錦盒,轉身走到元瞳面前,“元瞳將軍,你看看,這個可是你兄長的東西?”

元瞳略有詫異,不知天雷真君此舉何意,警惕地站起身來,只見錦盒打開,里面赫然是一枚長釘。女子一向冷靜的面容有些激動:“竟然是……”

立在元瞳旁邊的杜羽自然也看得清楚,驚呼:“攢心釘!”

九宸神色平靜,不知在想些什么。

元瞳很是激動,伸手要去接過盒子。這可是哥哥的法器,沒想時隔多年,現在又見到了。

天雷真君卻拿著盒子的手卻向后縮去:“你確定嗎?”

元瞳走近了兩步,肯定地說:“的確是家兄的心愛之物。”

天雷真君神色認真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光,很快消失不見,點點頭:“那就好辦了。”

天雷真君一震手腕,盒子中的攢心釘頓時脫離他手,浮上半空,攢心釘隱隱有了躁動。

元瞳皺眉,一道神光激射,就要將攢心釘制住!

天雷真君揮手打斷了元瞳施法。

元瞳大怒:“天雷真君,你要干什么?”

天雷真君面不改色:“什么都不做,且看這法器要如何。”

攢心釘突然大放異彩,放出華光,火焰奪目,在大殿亂竄。眾仙躲避,頓時一片混亂。

九宸依舊淡定吃酒,頭也不抬。靈汐滿心擔憂,從后面跑到了九宸的前面伸臂,大喊:“神尊快走!這老頭不安好心,八成是沖著你來的!”

攢心釘在空中轉了一圈,突然好像發現了敵人一般,向著九宸而來!

靈汐大驚,閉上眼睛,慌亂地拿著藥盒去擋!眾神大驚,一個小仙娥還想擋住攢心釘的威力,真是找死。

就連靈汐自己也以為自己死定了,良久方睜開眼睛,卻見攢心釘直直地停在藥盒前,好似被靈力束縛,不能前進分毫。

靈汐詫異地看著自己的兩只手,還以為自己仙法提升,功力大漲,卻沒看見九宸站在她身后,掌心貼著她的后背!

就當眾人以為攢心釘被控制住時,攢心釘卻轉瞬發出強光,化作百枚銀釘,對著靈汐和九宸二人殺氣大發,齊齊直射九宸而去。

“啊!”靈汐嚇得尖叫一聲,攢心釘已然近在咫尺,她驚恐地瞪大了雙眼,卻動不了分毫。攢心釘瞬間爆發的狂風,吹亂了靈汐銀色的外紗衣襟,犀利的鋒芒割斷了她揚起的發絲。

九宸瞬間一個轉身,與靈汐調換位置,右手將靈汐護在身后。男子波瀾不驚地望著漫天攢心釘,抓住了其中一根銀釘,攢心釘光芒更盛,在九宸手中劇烈顫抖,漫天釘雨如找到突破口,紛紛射入九宸左手攢心釘中。攢心釘無法再進分毫,劇烈的光芒,瞬間湮滅!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