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風雨欲來(1)

九宸拉著靈汐從凌霄殿出來的時候,天上升起了火燒云,從西邊一直燒到東邊,紅彤彤的,好像是天空著了火。殿外整整齊齊的跪著一眾身穿白色孝衣的人,人人抱著靈牌,齊齊叩頭在地,莫名的給人一種肅穆的感覺。

當九宸與靈汐剛邁出大殿,所有叩頭的家屬都齊齊的直起了身子,全部都是用怨毒憤恨的瞪著九宸。如果他們的眼光能殺人的話,神尊這會兒會被這群人撕個粉碎了。

九宸看到這一幕,腳步一頓,手一緊。他認出來:跪在最前面的是那位白發老人是自己親衛的父親,此時雙眼充血的瞪著自己,曾幾何時,他也對自己笑著說話。

靈汐又再次感受到拉著自己大手傳來冷的刺骨,她順著神尊眼神一看,嚇了一跳,這群人是想來找神尊報仇嗎?一個個的都紅了眼。她另一只手再次握住了神尊冰冷的大手,輕聲喊:“神尊。”

九宸面不改色,從跪地的家屬中走過,看起來石人一般。

身后的那些家屬也時刻跟隨著九宸的身影,久久不散。

靈汐跟在他身后,看著此時他平靜冷峻的側臉,好似真的不把這一切放在眼里。

靈汐的心,一時間感到一陣疼痛,不知為何。

他,一定很難過。堂堂戰神,被人這么誤會!

靈汐仰頭,紅彤彤的火燒云瞬間幻化成奔騰的戰馬、拼殺的勇士,最后變成了銀灰色、百合色,漸漸消失。

這一天過去了,可是這一天又都留在了天宮每個人的心中。

今夜的天宮并不像平時那么的星辰璀璨,而是混沌一片,有些陰沉,也許夜神忘記排星布陣了吧。靈汐這么想著,想著神尊這會兒應該調整過內息,臉上掛著笑容,端著銅盆悄悄的走進扶云殿。

此時盤膝坐在軟塌上的九宸睜開眼,吐出一口寒氣,神色略顯疲憊,左手冰霜漸漸融化,水珠從指尖落下,很快消失不見。

靈汐并沒有注意到這一幕,而是端著銅盆,躬身放到九宸面前,眉眼彎彎:“請神尊凈手。”

九宸面無表情的洗過手,修長的手剛凈過,這邊靈汐就殷勤的遞上一塊素娟,還笑瞇瞇的,與九宸靠的挺近。

男子身子往后退了一下,他自成上仙以來,就不需要宮娥侍候,這只小丹鳥今日這么殷勤,他還有點不適應。

但是靈汐白嫩的手一直捧著白娟,九宸無奈,只能接過擦干手。少女雙眸含笑,這才滿意的接回素娟,緊接著又遞上茶盞:“請神尊用茶。”

九宸狐疑的看了靈汐一眼,接過茶盞,放在嘴邊一抿。

靈汐手腳利索的撤下銅盆和椅子,又取過一塊羽毛靠墊,趁著九宸不注意放在九宸身后,九宸一怔,她又順勢接過九宸手中茶盞,清眸流盼:“請神尊休息,我這便去為神尊取暖手爐。”

九宸手中空空,抬頭看著忙來忙去的少女。

靈汐將茶盞蓄滿,放在九宸觸手可及之處,而后在架子上取下手掌大白玉的手爐,來到火盆旁,小心翼翼的取出小塊無盡木,放在手爐中,吹了吹木灰,蓋上爐蓋兒,急慌慌將手爐捧到九宸面前,這手爐真熱,“神尊,手爐。”

看著少女燙的想把手爐丟掉,九宸無奈接過。靈汐就跟丟了一個燙手的山芋一般,玉手拽著自己的耳根。

手握手爐,九宸感覺舒服的很多,看著少女拽著耳朵的玉手,九宸不自覺想起了今日大殿上這少女葇夷傳來的暖意,如冰雪的眸子也暖了一些,輕聲道:“今日,多謝你。”

靈汐聽到這句話,還以為聽錯了:“啊?神尊謝我什么?”九宸默不吭聲,靈汐笑出聲來,神尊這是害羞了吧,“小仙今日威風的緊呢,神尊剛剛牽著我的手走出大殿,你是沒看到那一眾女神仙的臉色,哈哈,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

九宸眉頭一動:“你就只顧著注意那些女神仙。”

靈汐歪頭,碎發在她明月般的臉龐前飄動著:“術業有專攻嘛,大事呢,是神尊這樣的大人物做的,靈汐只是個小小小小的小仙,大事不能參與,就只能自己找些樂子。”

“你倒是機靈。”

靈汐走近了幾步,甜甜一笑:“神尊忘了,小仙叫靈汐,機靈的靈,潮汐的汐,怎會不機靈?小仙一向如此機靈,過去……過去定是神尊繁忙,小仙機靈的又不明顯,才沒察覺到。”

九宸淡淡一笑,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神色一時間落寞,垂眸好似在看手中的玉爐。

靈汐站著,自然是瞅到白衣勝雪男子的落寞,心神一滯,這樣的神情不該屬于戰神九宸。她鼻頭一酸,裝作沒看到九宸此時的樣子,轉移話題:“神尊,今日在殿上,我看到紫姑了。”

九宸抬頭,一臉的疑問。靈汐見狀,娓娓道來:“神尊認識紫姑嗎,她前些日子,送了我一塊寶玉,很是好看,我喜歡的緊,夜里睡覺都抱著。后來十三告訴我,紫姑是廁神,專司凡間百姓家的茅房。我的那塊寶玉,很可能就是紫姑從哪家的茅廁里挖出來的,把我惡心的,好幾天沒吃下去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