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風雨欲來(2)

元家祠堂外,元瞳捏著手中的信,看著院中兄長元征的雕塑,想到今日在大殿上母親與神尊的對峙,她的心就跟針扎了一般,在夜空中還閃著金光的“除魔衛道”四個大字終于讓元瞳下定決心。

回想剛剛在祠堂中,母親呵斥自己心中只有戰神一人,沒有元家,元瞳心痛;又言如果自己再敢維護戰神一句,就滾出元家,元瞳黯然。在她看來,母親已經有了執念,甚至是活著的理由,就是怨恨,怨恨兄長神魂俱滅尸骨無存是因為戰神。

因為母親,天宮所有的神仙對神尊有了誤解,這是不對的。哥哥明明……元瞳現在寧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子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朝著扶云殿的方向走去,根本沒發現有一個男人一直遠遠的跟著自己。

終于,元瞳站在扶云殿附近,已經能看見云白光潔的大殿,她沉默片刻,暗下決心,剛要上前。

“你真的想好了嗎?”一道清朗的男聲響起。

元瞳一驚,回過頭來,是杜羽,他怎么跟著自己,她剛想發怒。

男人靜靜的低頭看著她:“元家傳承數十萬年,幾與天地同壽,早在三皇時期,元家先祖就是天帝手中的一柄利刃。

這么多年來,為克魔而死的元家男兒數不勝數,這滿門的尊嚴,數十萬年的榮耀,你都打算不要了?”

女子瞳孔一縮,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喃喃道:“你看了信?”

“我與你相識近千年,你的為人,你的一舉一動,你的一顰一笑,都在我的心里。我無需看,也知道發生了什么。”男子眼中滿是柔情,他逼近了兩步,與女子僅有幾尺之遠。

元瞳深吸了一口氣,忽視男子眼中的深情:“這封家書可以證明神尊的清白。”

“然后呢?”男子又逼近了一步,元瞳被她逼到了墻角,聲音冷冽,“神尊清白了,那你元家呢?也要像烈夷一族一樣,被發配到蠻荒之地,受人欺凌,永世不得翻身。你,受得了嗎?”

杜羽一字一頓的話,似乎砸到了女子的心上。他說的是真的,來之前,她也有想過元家的下場,她低下頭了,“我……”我不怕。

這三個字她還是沒說出口。

杜羽看到女子這個模樣,說話也輕柔了一些,卻帶著一絲蠱惑:“就算你受得了,你母親呢?你族中子弟呢?你云氏一族的后代子孫呢?”

女子聽到這里越發猶豫,握著信的手劇烈顫抖起來,母親……不管如何,她都是她最后的親人了。

“更何況,如果那樣,你就再也見不到神尊了。”杜羽這話就跟一個驚雷一般炸在了元瞳的頭上,她猛地抬頭,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她自認為自己藏的很好。

杜羽卻勾唇一笑:“不用這樣看我,你藏得不深,不過,我不在乎。元瞳,他是戰神,一品正神,天尊弟子,身份顯赫,地位尊崇,只要他愿意解釋,又何須證據?他不說,就是為保元家,保你兄長的身后名,保你元家萬古的清名和基業。因為他知道,這個結果他擔得起,而你元家,擔不起。”

元瞳默默看著他,沒有說話,正因為神尊什么都不說,她才替他心疼。

杜羽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女子如綢緞一般的頭發:“如何抉擇,你自己選,別做讓自己后悔的事。”

杜羽說完,轉身就離開,眼中卻閃過一絲喜悅,他了解這個女子,在她的心中,家族永遠最重要。哪怕,那個人是她中意的人。

元瞳渾身無力的靠在了墻壁上,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最后看了眼手中的信,信中的內容她都會背了:“……為兄奉命剿魔,近日突感心神煩亂,殺心頗重,若為兄所料不錯,怕是一時不察,著了魔族的算計,已被魔所惑。勝在為兄根基深厚,尚可自控,若未來難以自持,為兄會請神尊動手,解我之困,絕不做有辱家風之事。屆時你要撐起元家重擔,代我照顧好母親……”

哥哥,我要聽你的話,撐起元家,照顧母親。

元瞳翻手一震,手中的書信自燃,化作飛灰,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元瞳仰頭看著那朵小小的火苗隨風而去,仿佛看著自少女時代便存在心底的一顆種子,還沒發芽,就被大火一點一點的吞沒,燒的干干凈凈,再也沒有破土而出的希望。

她對不起神尊,元家也對不起神尊。

可是她沒有辦法,在元家百年的榮耀與神尊之間,她選擇了元家。

元瞳仰起的眸子終究還是潮濕了,不知是為元家而流,還是為自己還沒開花的愛戀而流。

扶云殿院內,靈汐剛出了扶云殿,順勢關上門,走到院子里的梧桐樹下坐了下來,雙手托腮重重的嘆了口氣。又一個女子走了過來,坐在靈汐身邊,也是重重的嘆了口氣,她一向笑著的臉此時耷拉著:“今天大殿上的事,我都聽說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