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風雨欲來(3)

凌霄殿頂云霧環繞,整座天宮遍體還散發著點點金光。

殿內,在冠冕垂下的黑玉石珠簾之下,眉眼俊逸之極的中年男子將折子合上,重重的放置在書案上,神色凝重,露出的笑容不帶半分暖意。

身穿白色仙袍、捋著花白胡須的老人這時款款走入,看到天君冷寂的臉龐,嘆了一口氣:“天君還在苦惱九宸之事?”

天君抬頭一看是白扇仙,想起今日在大殿上天雷真君的“證據確鑿”,還有元老夫人的咄咄逼人,他也嘆了一口氣:“九宸是我看著長大的,他的品性如何,我很了解。”

百扇仙躬身對天君行禮,也小聲反駁:“但現今所有的疑點都指向他,他卻一句都不愿解釋,如何……如何讓天下信服。”

是啊!他今日什么都沒說。

天君站了起來,淡淡說道:“他不解釋,自有他不能解釋的道理。”

“天君對他很信任。”百扇仙捋著胡子幽幽說道。

天君淡淡笑道:“本君只是看得清人心罷了。這五萬年,戰神之位空缺,人心浮動,過于急躁了。”

百扇仙小心翼翼的開口:“那天君是不想追究了?”

天君凝眉:“本君可以不追究,但別人未必這么想,九宸想抗下此事,就要付出代價,這是他自己的選擇,本君幫不了他。比起這個,本君更憂心的,卻是別的事。”

百扇仙仰頭,不解的看著天君。

天君大手一揮,桌上的奏折飛起,準確的落到了白扇仙的手中,老頭雙手接過,快速一掃,面色驟變:“幽都山的魔氣又重了?”

奏折中神將將幽都山的異常描繪的很是清楚,那幽都山自五萬年前,就成了一片洪荒,黑霧籠罩,時而兇獸橫行,毒蟲猛獸更是不計其數。但是最近黑霧翻騰不定,草木觸之極速枯萎,黑霧所過之處,群獸退避三舍,不敢靠近。無一不彰顯這黑霧越發的厲害了。

天君深深的盯著那奏折:“九宸在長生海沉睡了五萬年,卻突然醒來,吞天獸封印自解,看來這些都不是巧合。自從天地初開,神魔便并存于世,斗了幾十萬年,各有損傷,如今剛剛過了些太平日子,如果魔君再次出世,怕是腥風血雨會再降世間。”

百扇仙闔上了奏折,語氣也變得慎重:“那天君打算如何應對。”

天君聲音冷冽,斬釘截鐵:“查!幽都山一戰本君可以不管,但九宸因何而醒,此事與魔君可有關聯,本君必須得知道。所有與魔相關,危害蒼生的人,都不能留!”

白扇仙低垂著頭,暗自感嘆:這天下,又要不太平了!

天宮花園內,在仙霧繚繞之下,花園內的花開的姹紫嫣紅,沁人心脾。

身穿緋色長裙的女子拎著藥籃急匆匆的走過,突然聽到有“戰神”兩個字,豎起耳朵,立刻停下了腳步,躲在了高大的玉柱后面,探出半張小臉,這女子正是去取藥的靈汐。

此時她雙眼瞪的圓圓的,耳朵豎的直直的,面色黑黑的,就盯著正在說話的兩個男人。

其中一個瘦高的男人,穿著低階的小仙服,低聲低語:“攢心釘那會分明是指著殺了主人的兇手。”

另一位胖乎乎的男人聲調詫異:“戰神怎會親手殺了自己的座下戰將?”

瘦高男人撇撇嘴:“幽都山一戰,發生了何事無人知曉,說是鎮魔而死,還不都憑的戰神一人之言……”

靈汐聽得眉頭緊鎖,驀地耳后響起一個熟悉的男聲:“你……”

靈汐嚇了一跳,急忙轉身,下意識地抬手捂住對方的嘴巴。誰知,一看竟是仙尊,她雙眸閃爍不已,但動作已經收不回來。

兩個神仙的議論此時也恰好傳入了對視的兩個人的耳中:

“難說不是戰神下的手。”

“可戰神為何要如此啊?”

靈汐惴惴不安地看著神尊,故意忽略了手心傳來男子口中呼出的熱氣,一癢一癢的。

九宸神色淡淡,卻不滿地看向靈汐捂住自己的手。卻沒發現自己的耳根有點點紅,女子手心散發出一股香甜的桃花味。

靈汐感受到九宸冷冽的目光,急忙收回了右手,乖乖的站好,低下了頭。

“司戰之神向來以戰止戰,雙手沾滿鮮血,說他被魔君所惑也不足為奇啊。”

外面那個清瘦男子尖銳的聲音又傳了過來,靈汐心中一急,抬起頭,踮起腳尖,伸手蓋住神尊的耳朵。這樣,神尊就聽不到了。

少女突然的靠近,緋紅色長裙與銀灰色長袍看起來就像是貼在了一起,就連兩人的發絲都似乎纏繞在了一起。

九宸未料眼前這個少女會這么一招,亦愣在原地,耳根更燙了些。

“此話倒也不錯。”

“說不定,除了這元征戰將、幽都山的萬人天兵盡是死在他手。”

聽著外面那一高一低的男人越說越過分,少女愈發焦慮,也帶了幾分的緊張。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