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風雨欲來(4)

扶云殿院中,身著素衣長裙的少女一臉焦急,低著頭到處尋找著什么東西,水眸都快含上淚。

她終于聽到了一聲“汪汪”微弱的狗叫聲。找到了!

靈汐順著聲音跑了過去,在院子角落看到小白狗正縮成一團,可憐兮兮的趴著。

這可是她昨日從神獸的口中救回的小白狗,現在看到它沒事,也就放下心了,她還真以為這小狗被十三給吃了呢,大喊了一聲:“小白!”

哪知道,這小白狗打了一個機靈,就跟受過什么驚嚇,爬起來便往外跑。

靈汐神色一變,跟著小白狗跑,邊跑邊喊:“別跑!”

靈汐運氣飛起,才追上這小白狗,臉上一喜,剛要俯身去抱它。

誰知一雙繡著金線祥云的黑靴子出現在她的視線中。扶云殿能穿金線祥云黑靴還會有誰。

靈汐抬頭,梨窩淺淺:“神尊?”但是她的兩只杏眼還一直盯著那只小白狗,雙眼瞪的老大,那小白狗竟然躲在了神尊的腳下,瑟瑟發抖,自己好像對它也沒做過什么事吧,它怎么害怕成這個樣子。

九宸順著靈汐的眼神,低頭,正好看到一只小白狗正窩在自己的腳下,還不時的蹭他的長袍,九宸眉頭一皺:“這是……”

靈汐撇撇嘴:“凡間的家犬!”小狗還真有眼力勁兒,知道誰是這扶云殿的老大。

“即是凡間生靈,為何會在扶云殿?你要在扶云殿飼養?”那小狗小鼻頭一直在蹭九宸的腳后跟,似乎在示好,很是親近。

靈汐雙眼從小狗身上挪開,這幾天她一直把小白狗藏的好好的,就是怕神尊不許她養寵物,現在神尊自己遇上了,她不得不硬著頭皮說:“萬靈苑的小青鸞貪玩抓了上來,原是要被充作神獸口糧,小仙看著可憐,就討了過來。神尊不許嗎?”少女眼中帶著一絲忐忑不安。

如果神尊真的不讓扶云殿養這小狗,那怎么辦,不能把它真的丟進神獸的口中吧。或許,她可以把它送回桃林去讓承宴養著。靈汐已經想好了,處理的辦法。

“你若養就自己負責好。”

九宸看著少女忐忑不安的神色,留下一句話,轉身就離開了。

靈汐愣在當場,隨后,大笑,抱起地上的小白狗,對著小白狗的小腦袋親了一口:

“神尊真是最好的人!不是,是最好的神仙!”

以九宸的耳力自然是聽到了少女清脆的聲音,又垂眸看了眼小白狗蹭過的褲腿,眉眼染上了一絲笑容。

扶云殿的梧桐樹下,一個少女愁眉苦臉的趴在石桌上,她黑亮如墨的發絲披散而下,在背后散開,如同絲綢一般。她正皺著眉頭全神貫注擺弄手中紅線。終于,一個長生結成型,有些歪歪扭扭,但是比起前幾天的半成品好太多了。少女緊蹙的眉頭一松,把這看起來完整的長生結,拎著眼前,左看看右看看,甚是開心,終于可以交差了。

這可是她跟花煙學了好久才編出了這么一個完整的長生結。花煙曾經是凡間皇宮的小宮女,在靈山中修煉兩千年了才有幸進天宮,是個心靈手巧的小宮娥。要不是神尊急著要那個長生結,她還不知道花煙有這種手藝呢,這不,就連十三那個鮫人也跟著花煙學做長生結。

“靈汐,靈汐”

靈汐聽到外面有人在喊自己,她隨手將剛做好的長生結扔到紅線籃子中,小跑著離開。

小白“蹭蹭噌”的跳過來,兩只圓碌碌的眼珠子盯上了紅色的繩子,它一下子跳了上去,整個身子都跳進了紅線籃子里,還好奇的用爪子撥弄著那紅色繩子。哪里想到,它越玩紅繩子,紅繩子反而纏上了小白的身子,它的小嘴發出“嗚嗚”求救聲,一打滾就掉到了地上。

嗅著鼻子,聞到了熟悉的味道,朝扶云殿跑去,只是它的身上不僅僅掛著長長的繩子,還有靈汐剛剛做好的長生結。

淡淡的無盡火在殿中燃燒著,細碎的陽光透過鏤空的雕花窗欞照在男子冷毅的側臉上,就像是覆上了一層金光。而白衣男子右手執著一本書卷,眸光專注,時而皺眉抑或沉思。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一聲輕微的動靜,遠看過去,看到一只渾身纏滿紅線的狗,用腦袋頂開殿門,晃晃悠悠朝著他的方向跑了過來。

九宸低頭,本想繼續看書,誰知小狗的“嗚嗚”聲響個不停。白衣男子眉頭微蹙,指尖一動,左手虛張微微一轉。

小狗身上的紅線頓時脫落,得了解脫的小狗在原地打著轉兒,小尾巴還一翹一翹的。長生結落到地上,很是顯眼。

九宸隨手一招,紅色長生結飛過來,落在他寬大的手掌中,盯著長生結,眉頭越皺越緊。

小白獨自跳舞,發現九宸沒理它,一跳,爬上榻,窩在九宸的身邊,獨自玩耍。

九宸突然鼻子一動,皺眉轉過頭去。榻上多了一塊醒目的痕跡,濕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