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成算在心(3)

扶云殿內,殿中寶頂上懸著一顆巨大的明珠,熠熠生光,白玉鋪造的地面閃耀著溫潤的光芒,赤足踏上也只覺溫潤。

此時一個白衣少女正在小心的擦拭著博古架,一頭墨發披在肩上,額頭上浸出一層香汗。

就在此刻,她眼前博古架上發出一道刺眼的紅光。

白衣少女也就是靈汐下意識的被這道紅光刺的捂住了雙眼,手中的素娟也掉在了地上。她透過如玉的手指縫看向那道光,定睛一看,嚇了一跳,紅光的來源正是最中央放置的白玉盤,平時潔白透亮的白玉盤現在整個覆上了幾道的血色。

她站都站不穩,很是震驚:“這,這是怎么了?”

這圓形玉盤擺件可是烈夷圖騰,是神尊最重視的東西,十三一再的叮囑自己不要碰這個玉盤。

可是,現在,它……

靈汐放下遮住眼的手,有點好奇,走近了幾步,伸出柔嫩的右手,食指的指尖想去碰一下這發紅光的玉盤。

“砰!”白玉盤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音,它碎了,化成金黃色的細沙從架子上落下。

靈汐兩只杏眼瞪得老大,她的食指還翹著:“這這這,這是怎么回事?”

她根本就沒碰到這個白玉盤,它怎么就碎了。不關她的事!真的!靈汐下意識的就想轉身逃離這個現場,可是那些黃色的細沙就像是有生命一般,飛速的向靈汐涌來,從她小巧的赤腳開始,迅速爬上她的細腰,再流到她的上身,最后到不施粉黛的臉龐上,少女的耳后隱隱現出一道黑色的魔印!像朵小花一般!

靈汐能感覺自己的身上覆上了一層流沙一般的東西,但是不舒服,肌膚發毛:“什么東西!”

她使勁兒的拍打著自己的上身,又打腿部,想把這些沙子都拍打掉,可是那些沙子越爬越快,就像是粘到她身上。

靈汐只顧著拍打自己身上的沙子,卻沒發現脖頸上掛著那顆大珠子里靈光流轉,發出了銀白的光,涌向她耳后的那朵小花一般的黑色墨印。隨著靈珠發出白光,所有的細沙開始爬向那顆珠子,細沙的能量似乎是被銀白色的光擋了下來,消失不見,又像是被它吞噬掉一般。

黃沙與白光相互抵抗,最后銀白色的光崩裂開來,一股強大的能量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扶云殿所有的東西頃刻間倒塌一地翻天覆地。

靈汐身子一震,尖叫一聲,面色蒼白,被這股強大的白光震倒在地。

扶云殿頓時恢復了平靜。

隨著靈汐的倒地,在桃林正在午睡的樂伯心頭一疼,驀地睜開雙眸,掐指一算,面色陡變!翻身而起,大袖一拂,形如大鳥,沖出藥廬。承晏笑吟吟的提著劍剛從外面回來,看到行色匆匆的樂伯,微微一愣,大喊“師父”,樂伯不答,御風而起,沖天而去。

扶云殿上,九宸坐在上首,眉頭微微一凝,云風與開陽各居其位坐在兩邊,元瞳站在中央。

元瞳面帶愧色,拱手請罪:“屬下辦砸了差事,還請神尊責罰。”

云風搖著手中的金扇:“這不是你的錯,那位國師都敢和他們國主對抗,你又能怎樣?”

九宸眸子瞬間變得幽深,語氣冰冷:“你是說那些人以精血做法,獻祭魔君,化作怨靈逃了?”

元瞳頓了一下,認真的回道:“是,那怨靈法力高強,連景休國師都不是對手。”

云風收了手中的金扇:“烈夷生前便擅長陣法,想必他的族人也精通此術。”

九宸眸子微微暗沉,薄唇抿成一條直線。

云風一看九宸的神色也知道估計是有問題,出聲:“師兄,不會有什么事吧?要不要我去幽都山走一趟?”

九宸正要說話,殿外突然傳來少女清脆的聲音:“我不要!”九宸眉眼眉頭一皺,又是她!殿上所有的眼光都轉到了門口。

這時,外面又傳來一聲氣急敗壞的男人聲音:“你給我站住!”

殿門被人一把推開,靈汐大步跑了進來,直奔著九宸而來。

一臉嚴肅的樂伯緊追追在后面,青瑤也跟了進來,隨手關上殿門。

靈汐徑直跑到九宸身邊,整個人躲在他身后。

阿爹這是做什么,剛剛他與師姐都給自己看過了,自己身子明明沒什么大礙的,為什么還要自己走。她才不要!

她拉住九宸的青色長袍,露出一個小腦袋,沖著樂伯:“我不要!我不要回去!”

樂伯氣急:“你這個不孝女!”他剛才可是看過了女兒脖子上的珠子,依舊完好,只是直覺告訴他,女兒不能再留在天宮了。要不,遲早會出事的。

靈汐杏眼一瞪:“不回家就是不孝了?回去你又要把我關起來!”她的小手拽著九宸的衣角,揚起臉,可憐巴巴的對九宸說:“神尊,我不要回去,我要留在扶云殿給神尊看火疊被、洗衣打掃。”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