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禁足思過(1)

今日的扶云殿里里外外皆很安靜,仙娥房內,靈汐撇著嘴,慢吞吞的收拾自己的衣物,一會兒去床上找東西,一會兒去柜子里尋摸什么,樂伯一看靈汐這個樣子,就知道她想做什么,虎視眈眈的:“你才來幾天,有什么好收拾的,別磨蹭,再敢耍花樣,我就把你綁回去。”

靈汐一臉的不甘,拿東西的聲音也很大。她很生氣!

樂伯嘆了一口氣,苦口婆心道:“今日的情形你沒看到嗎?你的靠山不靈了,扶云殿接下來怕是成了落水狗,誰都能踩上一腳。你趕緊跟爹回桃林,免得挨欺負!”

靈汐轉過身子,怒視著阿爹,憤憤然:“沒義氣!”

“什么?”

“你不是和神尊有舊嗎?如今他落了難,你卻要把他身邊最重要的人帶走!沒義氣!”

樂伯頓時就氣笑了:“誰跟他有舊,不過是見過幾面罷了,按你這么說,我和天雷那老頭簡直就是八拜之交!”他頓了一下,繼續指著這丫頭,“還有你算什么最重要的人?”

少女仰起頭,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神尊說了,我是他的有緣人!”

樂伯“呸”了一聲:“挺大個姑娘,也不知道害臊,有緣人,我看你跟燒火疊被倒是挺有緣,你爹養了你這么大,你愿意伺候人,就回去伺候你爹我。”

靈汐怒氣沖沖的哼一聲,轉過頭不理他,又去窗口的梳妝臺上找自己的東西。透過雕花的窗口,正好看到十三端著火盆經過,靈汐還想張口喊她一聲,看到一個人影,還沒張開的嘴還是閉上了。

因為,她看到十三身后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是元瞳神將!

靈汐微微皺眉。

這邊,十三端著火盆到了天宮的后花園,這里不是鮮花就是綠草,左顧右盼,就是找不到地方倒,喃喃自語:“無盡木是天火,倒哪合適呢?”倒水中?不合適吧?

元瞳神色一緊,裝作無意碰到十三,笑吟吟的走了上來,搭話:“反正不能倒到水里,不然萬靈苑的水獸怕是都要遭殃了。”

“元瞳上仙。”十三端著火盆行禮。

元瞳點了點頭,淺淺一笑:“交給我吧。”

十三狐疑。

元瞳掃了一眼火盆中的黑木,解釋道:“藥王洞最近為神尊煉制療傷仙丹,我聽玉梨仙子說掌火藥童總嫌藥爐的天火欠佳,這無燼木給他們送去,定會歡喜的很。”

元瞳神將與藥王洞是有親,十三不疑有他,笑道:“那……就有勞元瞳上仙了。”

“無妨。”元瞳很快接過火盆,轉身離開,一直盯著火盆中的那塊黑木,舒了一口氣。

靈汐站在不遠處,看著元瞳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

是夜,皓月當空,元瞳站在元征靈位前,沉默許久,終于開口:“大哥,烈夷全族人都死了,就在我面前。”她現在晚上做夢都是那天在縛靈淵的慘狀,每夜都睡不好。

她久久凝望大哥的靈位,心中默念:“我決不能讓我們元家像他們一樣。”

元瞳攤開手,白皙的掌心有一塊包裹著東西的粉色帕子。

夜風吹來,帕子隨風吹開,露出里面的一捧灰,陰風襲襲,一縷縷飄散了那捧黑灰。

黑灰散盡,她神色漸漸松弛,臉上又現出些希冀的光來:

“他是戰神,一品正神,天尊弟子,又多次拯救天族于危難,他扛得住的,是不是,他能挺過去的,他不會有事的。”

沒有人回答她,回應她的只有那些隨風消逝的黑灰。

豎日,有關處置九宸的旨意也下來了。百扇仙手持天君旨意,一字一頓的:“司戰之神九宸,違反天規,私毀戰報,暫時免去戰神之職,收回神印,禁足扶云殿內養傷思過。”

九宸面不改色:“謹遵天君神諭。”

九宸和云風平身,九宸面色淡然,云風一臉憤慨。

百扇仙看著九宸冷淡肅然的神色,也是嘆了一口氣,將神諭交給九宸,親切的問:“天君讓小仙問神尊,可需申辯?”

“無需。”九宸身子頎長,立的很直。

百扇定定看了一會兒九宸,發現他是真的不想說,捋了一下胡子:“哎,神尊這是何必呢?”

九宸將案幾上的戰神印盒子遞給百扇,聲音淡淡:“有勞。”

百扇接過戰神印后,開口:“此乃小仙本分,神尊若無吩咐,小仙便去向天君復命了。”

百扇特意等了九宸片刻,最后還是嘆氣離開。天君這次真是對戰神失望了。

看著白扇仙出去后,云風轉身看著九宸,實在是忍不住了:“師兄到底是在保護誰,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不能跟我說嗎?幽都山內到底發生了什么?是有人貽誤戰機,還是私通魔族,是元征還是誅邪,師兄要袒護他們到何時?”

“此事已了,無須再提。”九宸絲毫不理會自己的師弟,悠然坐了下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