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禁足思過(3)

天宮先期繚繞,復道回廊,處處玲瓏剔透;三檐四簇,層層龍鳳翱翔。

一位穿著石青色、束著發冠的仙官,一邊急色匆匆的走,一邊憂心忡忡的向身后看,他只顧看后面,哪知道走的太快,沒發現他前面站了一個素色長裙的女子正面色不善的盯著他。

這石青色仙官正是司命,他猛地抬頭,面色愕然,全身一僵止步,繼而佯裝不見,轉身就走。

身后的女子,眼睛一瞪,雙手掐腰,氣的大喊:“司命!”

司命就當沒聽到,越走越快,近乎小跑起來。

十三手中靈光一閃,巨大的混金鐺出現在她手中,看起來兇神惡煞的,氣急敗壞:“再敢往前一步,莫要怪我這雙混金鐺不講情面!”

司命眉頭一皺,右手扶額,連忙止步,糾結了一番,還是轉身,彎腰拱手,佯裝驚喜,道:“我當是誰,原來是石山兄弟!好久不見,這幾次去扶云殿都沒見到你,為兄心中甚是掛念!本該如你好好敘敘舊的,可惜為兄雜事纏身,只能下次了了。好,我們就此別過!”

男子越說話速越快,轉身就要邁步,誰知,一根混金鐺正落在他的腳下,斜插進路面之中,石板路面碎裂,看起來十分震撼。

司命一愣,苦著臉轉過身來:“石山兄弟,小仙只想求條活路,請兄弟高抬貴手!”

“瞎了你的狗眼,我是男是女你看不出來嗎?”十三緊咬著嘴唇,捏著拳頭,從秀氣的鼻子里哼出了一句,“還有,石山乃是前名,如今我叫十三。”

司命不敢直視眼前的女子,低頭:“十三……仙子!”

這可是司命第一次喊自己的名字,女子頓時轉怒為喜,扭捏略帶羞澀,聲音溫和了些許:“過來!”

司命低頭,裝作沒聽見,紋絲不動。

十三面色頓變,皺眉,大吼一聲:“叫你過來,沒聽見嗎?”

十三這一吼,混金鐺也在司命面前一抖,司命見狀,身子打了個哆嗦,忍辱負重的剛要邁步。

“帶著我的混金鐺!”身子聲音如雷!

司命彎腰,雙手吃力的拔出混金鐺,慢吞吞的來到十三面前。

十三一把奪過混金鐺,憤憤不平瞪著司命:“說,這些年為什么要躲著我,我哪點對不起你了?”

面對眼前俏麗女子的直視,司命難以啟齒。

十三沒了耐性,又舉起她的混金鐺,威逼道:“快說,我這雙混金鐺可沒有耐性!”

司命低聲喊道:“石山兄……”

“嗯?”十三一瞪眼睛,冷哼一聲。

“十、十三,你又何須逼我?為什么躲著你,難道你不知道嗎?”司命的臉龐都紅了起來。

“我要你說!”

“好,我說!”司命一副豁出去的架勢,看到這閃著冷光的混金鐺,又蔫了,指著那混金鐺,“那個,你先把兵刃收起來。”

十三不情不愿的收起混金鐺。

終于司命還是鼓起勇氣:“五萬年余前你還是男鮫,在神尊賬下為將,你我一見如故,暢游北海,你還教我馭水之術,乘風破浪中借著酒興我們結拜為兄弟,可未過幾年,你卻化成了女鮫來找我,說、說喜歡我,要做我的伴侶,一時間又如何讓我承受的了?”說到“喜歡”,司命的臉龐紅的跟要煮熟的紅蝦子一般。

十三疑惑:“哪里受不了?”

“那,那時你還長著胡子呀!”

“現在不是沒了嘛!”

司命支支吾吾:“可,可我這……”他后面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北海月下,你說與我相見恨晚,我們對月盟誓,永為知己!這話是你說的吧?我都問云風上神了,他說知己就是伴侶的意思,我如今都是女鮫了,你要反悔不成?”十三說到原來,耳根也有些微熱。

司命頓時氣急敗壞道:“云風上神靠譜嗎?他的話怎能輕信?他眼中知己是伴侶的意思?可我不一樣呀,你,你就更不一樣了!”

“我哪里不一樣?就因為我做過男鮫,你便瞧我不起,是也不是?”十三直著嗓子,鼻頭一酸。

司命連忙擺手:“是,哦,不是,不是!”

十三美艷的水眸里仿佛升起了一層霧氣,“你就是瞧不起我,我們鮫人族在幼年根本沒有性別,你難道不知道?難道就因為這一點,你就拒絕我?躲著我?我聽聞凡間祝英臺也當過男人,可梁山伯不一樣將她視為摯愛?人家都行,為什么你不行?”

司命聽十三提到祝英臺與梁山伯,嘴角抽搐,嘆了一口氣:“你要真是祝英臺,我也認了,人家那是扮男裝,實際上卻是個貨真價實的真女人,可你……”

十三聞言,很是委屈,,憋紅了小臉,越想越氣,突然就要褪去自己的外衣,說話語無倫次:“我也是真女人,你看我哪里假了!”

司命見十三來真的,頓時驚慌失措,上前忙按住十三的衣服:“你,你干什么?有話好好說,好好說,十三,你別、別沖動。”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