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魔君醒了(1)

天息宮——山靈界國主的寢殿,色彩素凈,看起來很是古樸。

身穿湖藍色長裙的翎月靠坐在軟塌上,白皙的手指尖輕輕劃過一個敞開的木盒,臉帶憂愁。而木盒子里靜靜放著一支極品白玉玉簫。

“娘,你在嗎?”

翎月聽到響動,立刻擦拭了一下濕潤的眼角,很快合上木盒。

只見一位身穿華麗貴服的少女跳著進來,一臉的天真爛漫,正是翎月的女兒——山靈屆的公主寶青!她走到軟塌邊,親昵的坐上去,挨著翎月,眸子無意間的往木盒一瞥,撒嬌道:“娘你看什么吶?神神秘秘的。”

翎月微微一笑:“沒什么。”

“哦?”寶青拖長了聲音,手指故意晃了一下,“莫不是年輕時誰許的定情信物?”

翎月手指微微一顫,很快嗔怪的拍了下寶青的頭:“人小鬼大,你知道什么是定情信物。”

寶青咯咯的笑,趴到翎月的腿上,磨蹭著,十分的親昵:“我不懂定情,卻懂不管是誰,只要影響了我娘的心情就是壞人。”

翎月凝神:“怎么了?誰跟你說什么了?”

“嗯,下人們都講娘你最近情緒不佳,飯也不進了,還不喜出門,青兒有些擔心……”寶青聲音低沉幾分。

翎月熨帖的長嘆了口氣,伸手順著寶青的頭頂撫摸下來,眼角都是溫柔:“娘知道你乖,我沒事的,放心……”寶青乖乖的任由翎月撫摸她的頭發,卻不知道翎月看著懷中的少女在愣愣出神。翎月雙眼又快潮濕,趕緊搖了搖頭,看到寶藍正仰臉看著自己:“娘,你在想什么呢?”

“青兒年歲也大了,是時候相看人家了。”翎月笑的慈祥。

寶青一下子就坐了起來,害臊的捂住臉,“哎呀,娘,你好好的怎么說這個。”

翎月看著害羞的女兒,摸著自己手上的戒指,好笑的說道:“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有什么可害羞的呢?”

寶青親昵的上前拉住翎月的手:“不,青兒不嫁,我就想一輩子守在娘身邊。”

翎月搖頭,失笑:“那可不行,那娘就耽誤了你了。若是你沒想法,娘可就給你琢磨起來了。”

寶青收回自己的手,想到那個男人,臉頰更燒了點,支吾幾聲,才又開口:“我、我反正看不上外面那些男子。”

翎月眉頭一動,看寶青這個樣子就是春心萌動了,很感興趣的湊近寶青身邊,逗笑:“那便是喜歡我族中的男子了?這更好,說說看,是誰家兒郎如此優秀,竟能得我的寶青公主青眼,我選個吉日為你們賜婚,到時十里紅妝,娘讓你風光大嫁。”

寶青低頭,臉上已然緋紅一片,兩手揪著衣服,聲音細小:“我看景休哥哥就很好……”

景休哥哥!

翎月頓時身子一僵,后傾,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寶青見娘的動作,驚訝抬頭,仿佛不知翎月為何如此。

翎月臉色再不復柔和,聲音冷冽:“絕對不行!誰都可以!除了他。”她的語氣不容置喙!

寶青蹭地從床上站起,不開心的喊:“為什么!娘!景休哥哥如此能干——”

翎月陰沉著臉直接打斷寶青的話,仰頭,斷然道:“那是國師,什么哥哥,沒大沒小的,以后見他要尊重。”

寶青緊咬著嘴唇,抽泣著站在原處,以前只要自己哭,娘肯定會答應自己的!

可是,翎月依舊沉著臉坐在那,完全不為所動。

寶青大哭了一聲,很快捂住小嘴,扭頭便跑出房間!

翎月見狀,表情越發的陰郁了。

石婆婆沉默進門,將抱著的花瓶放到桌上,幾只鮮艷花朵嬌艷欲滴插在里面開的更好。

翎月出聲:“青兒走了?”

石婆婆想起剛剛撞上自己的寶青公主,臉上掛著淚珠,對自己還置之不理的樣子,走近:

“是……公主瞧著,有些不高興。”

翎月唇角抿的緊緊的:“她不高興也不行,別的事我都由著她,只有這件事不可以。”

石婆婆疑惑:“公主是又喜歡上什么了?”

翎月不答,看著光潔的地面,片刻之后,才慢慢轉頭看向一臉擔心的石婆婆——也陪了自己十幾萬年的婆婆,她開口:“她,喜歡上了景休。”

石婆婆大驚失色:“什么?”

翎月閉上眼睛,想起那天在縛靈淵景休的做法,眉頭一皺:“青兒不諳世事,太過單純,我絕對不能任由她被景休害了。”

石婆婆坐到翎月身邊,握住翎月的手,拍了拍,安慰道:“公主畢竟年紀還小,一時新鮮也是有的,慢慢會好的。”

“但愿吧……”一聲嘆息,微不可聞。

幽都山外,小河潺潺,綠草茵茵。一顆蒼天大樹上,綁著一只巨型的大龜殼。這個地方是寶青的秘密基地,只要她心情不好了,都會一個人來這里坐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