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魔君醒了 (2)

桃花夭夭,漫山遍野的灼灼芳華,一只紅色的小丹鳥翱翔而過,卷一路云霞,向桃林飛來,落在湖畔,落地就成了一個明媚的女子,正是靈汐。

靈汐聞著桃林間熟悉的香甜味,跳了起來,甜甜的沖著藥廬大聲喊:“爹!”

她話音還沒落,只見一道冷光沖著她射來,靈汐一個轉身倉皇躲開,她準備出手打回去,誰知那利劍已經飛回到他的主人手中。

靈汐驚魂未定,看到對面持劍而立的承晏,異常的惱怒:“死狐貍!你腦子不清楚啊,見人就打,吃錯藥了?”

承晏眉頭一皺,又持劍沖上來,對著靈汐劈頭蓋臉的打來!劍氣犀利 ,一直跟著靈汐,但是卻有幾分巧勁兒,也并沒有傷到靈汐,要知道,承宴的劍法可是比靈汐高不少,他就是想給靈汐一個教訓。

即使承宴手下留情了,靈汐也抵不住他的凌厲劍氣,她邊手忙腳亂的還擊,邊喊:

“你干什么?”

承晏手中的劍氣加大了幾分,厲聲對喊:“干什么?你這只傻鳥,被野男人迷昏了頭,有家不回,害我被師父打,被我姐打,我今兒就好好教訓你!”

靈汐不敵,眼珠一轉,故意湊了上來,承宴見狀不好,還沒收回手中的劍,靈汐就挨了一下,“啊”慘叫一聲眼看就要倒向湖中!

承晏見了一驚,連忙飛身去救,靈汐瞬間反擊,一道神光,將承晏遠遠擊飛!

承晏倒飛開去,怒聲大喊:“傻鳥!又來這一招!”

靈汐得意沖著承宴吐舌頭,回回都敗在自己一招之下,誰更傻?她這邊正得意著,承晏的飛劍又突然襲來,靈汐正顧著幸災樂禍,躲閃不及,噗通一聲,掉入水中。這次是真的掉進去了!承宴一怔,飛速跳了下去。

片刻之后,承晏緋紅色的外衣脫了一半,白皙的肩膀紅腫一片,看起來傷的頗重。

靈汐黛眉微微一蹙,掃到男子結實不少的后背,嫩白的手掌不經意的拍了兩下:“不錯啊,幾天不見,又結實了不少。”

誰知,這兩下正好打在他紅腫的傷口上,少年疼的一直皺眉,他咬牙切齒:“我看你是還想挨揍?”

靈汐跑到他面前,指著自己的也是鼻青臉腫的臉龐,也是擠眉弄眼的:“冷靜冷靜,從我回來開始,已經打了三個時辰了,我水還沒喝一口呢。我爹呢?”

承晏掃了一眼靈汐的右眼上一個青青的拳頭,嘴角青紫,他嘴角一抽,一把搶過靈汐手中的藥酒,自己給自己擦傷口,根本不想理靈汐。

“他還沒回來?”靈汐在屋子里轉來轉去,不知道在看什么。

承晏邊給自己抹藥,邊說:“回來了,坐在院子里罵了你三天三夜,估計是累了,找人喝酒去了。他這人估計在哪醉上個三年五載都是尋常事。”

靈汐一聽這話,有點失望,承宴說的對,阿爹一喝酒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回來,這可怎么辦,神尊的藥沒有幾天的用量了。這怎么辦,靈汐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拿著一個藥杵轉來轉去的。

承晏穿好衣服,站起來,自然看到靈汐這副魂不守舍的樣子,疑惑的問:“怎么?你找師傅有事?”靈汐沮喪的搖了搖頭。

承晏走近靈汐身邊,頓時有些緊張,聲音也帶了幾分冷意:“有人欺負你了?”

靈汐側臉,微微一笑:“哦,還真有,師姐欺負我了,你去幫我出頭吧。”

姐姐!承晏一愣,到嘴的話說不出來了,只得惱火的哼了一聲。姐姐那個脾氣,自己都不敢惹!姐姐上次回來可是說過靈汐看上了那個神尊戰神!

靈汐環視著藥廬里的爐子,忽然靈光一閃:“狐貍,我記得小時候聽我爹說過,這世上有一種法器,能復原萬物。哪怕那東西被燒的只剩下一把灰,也能分毫不差的復原出來,你還記得嗎?”

承晏正沉浸在姐姐說那個戰神有多厲害,聽到靈汐這么一說,敷衍道:“記得呀,水月鼎嘛。”“對對,就是這個,你還記的那水月鼎在哪嗎?”靈汐兩只水眸閃了閃,還拽著承宴的衣袖。

“在南極仙洲啊,聽說有三重形態,第二重就是能復原萬物的水月鼎,是個了不得的神器。你問這個做什么?”承宴回過來神,看向了靈汐。

靈汐吞吞吐吐的:“沒、沒什么。”她放開了承宴的衣袖。

承晏見靈汐這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靈汐一直都是好奇心很重的人,他不自覺就多叮囑了幾句,“你可不要出去亂說,這法寶是南極仙洲最大的隱秘,還是師傅當初和南極仙翁斗酒,仙翁酒醉下才說出口的。聽說南極仙翁用了上萬年煉化此寶,還是沒能讓此寶認主。像這種天生地養的法寶都有靈性,能自行擇主,也不知道以后誰有幸能駕馭此物。”

靈汐心不在焉的聽著,若有所思。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