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宸汐緣 >

第三十九章 魔君醒了 (3)

山靈界的一處竹屋,光影斑駁,竹影婆娑, 斑駁的竹影印在花窗上,隨著微風輕輕搖曳。

景休一襲黑衣,端坐在榻上,巫正在為他診脈,巫的眉頭越皺越緊,良久之后,他才開口:“國師想聽真話嗎?”

景休拿起白玉般透亮的棋子,淡淡的笑道:“如果你也不同本座說真話,本座怕是就聽不到真話了。”

巫嘆了一口氣,“國師的心魔,愈發重了。”

景休執著白玉棋子的手微微一頓,垂眸,不語。

巫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眼中都是惋惜:“國師是天縱之才,根骨之佳,世間罕見,不到六萬歲,只差半步就邁入上神之境。可是,您困在這個境界已經很久了,幾百年了,不但沒有進步,反而倒退,就是因為您心中執念太過,已成了心魔。”

景休這才抬起頭,輕笑:“有人對我說,人需有執念,方能有所成。”

“執念與執著,不可等同而語。”巫聽著景休故意這么說,很是不滿。

景休一笑,不再答話,而是把玩著手心的白玉棋子,翻來覆去的看,一點兒都沒把巫的話放在心里。

巫猶豫了一會兒,終于開口:“國師想借仲昊的手,開縛靈淵嗎?”

景休不吭聲,巫想到以后要出現的腥風血雨,繼續勸道:“當年的事,已經過去這么多年了,就算垣渡沒死,也被關在縛靈淵下,形同死人,您為何還是放不下呢?”

見巫提到了那個人的名字,手中的白玉棋子隨意的被景休擲到了木墻上,白玉棋子穩穩的扎了進去,只剩下一個尖兒,可見景休用了多大的力氣,他看著那顆白玉棋子,淡淡的笑:“凡人一世,掙扎百年,也不過求個飽暖,少有幸運的,才能平步青云,一展抱負。我們生而為神,求得又是什么,有人求長生,有人求權柄,有人求一心人,我卻不然,

我只求舒心順意,暢快自在。巫,別同我講道理,道理越大,我越不想聽。”

巫順著景休的眼光看向了那顆白玉棋子,幽幽說道:“您不信任國主,為何不問清楚?”

景休站了起來,看向窗外的蔥綠竹蔭,黝黑的眸子發著一道幽光:“有些事,含糊著,還能保一時平安,若挑明了,便只剩下你死我活一條路了。他們是父女,當年與我只是合作,君臣一場,我也不愿逼她,我只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完便是。”

“可,若國主知曉,阻止您呢?”巫看著景休清冷的背影,遲疑問道。

景休猛地轉過頭去,雪亮的眼睛盯著巫,雖沒回答,但眼中的鋒芒還是讓巫覺得心驚膽戰,但是巫還是要把自己今日來要說的話說完,“四海雖闊,容不下無根之萍。您與國主身上系著山靈界億萬生靈的性命,還請您無論何時,都不要忘記您父親對您的教導。”

說完,巫也定定的看著景休,用景父來提醒他,是因為景父真的是一個風光霽月的人,讓山靈界的眾人人人稱贊的。

景休微微皺眉。

“景休哥哥!景休哥哥!”

巫聽到這個聲音,退后半步,躬身行禮,景休點頭,巫退出房間。

寶青公主一進屋看到立在窗口的男子,眉眼彎彎,親昵的上前,“景休哥哥!”

景休早把那顆白玉棋子重新拿回到手中,對著寶青微微一笑。

寶青見景休的笑容,更是開心,親自從身后阿雨端著的托盤上端過來一個青花瓷碗,小心翼翼的:“景休哥哥,我燉了參湯給你。要趁熱喝哦。”

景休伸手接過放在桌上,坐了下來,“多謝。”

寶青也坐了下來,甜美一笑:“跟我還這么客氣呀。趕緊嘗嘗。”

景休不得不,拿起湯匙嘗了一口,寶青則是托起雙腮,乖巧的在一旁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眼中泛起一絲的癡迷,景休哥哥真是她見過長的最好看的男人了,溫潤如玉,絕代風華,看著景休連著喝了兩口,她問道:“景休哥哥,好喝嗎?”

“味道很好。”景休微微一頓,還是笑道。

寶青聞言喜不自勝,一派小女孩模樣,臉頰上都染上了一絲紅暈。

景休嘗了幾口,不經意的問:“這幾日去見國主了嗎?”

寶青剛還微笑的小臉頓時斂起來,聲音低下:“去了,不過我看母后不是很想理我。”

“怎么會?” 景休眉頭一動,要說翎月最大的心尖尖,絕對是寶青,她從小可是把寶青當成命一樣的疼呢。

寶青不知道景休心里想什么,悶悶的說:“景休哥哥,若是有一天,母后的親生女兒回來了,你們是不是就都不理我了。”話音中帶著一絲的試探,與小心。

“又說傻話。國主的親生女兒早就不在了,她現在只有你一個孩子,我們山靈界也只有你一個公主。” 景休笑的溫柔。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