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真相大白(1)

桃林,灼灼芳華,紅橋染染。

九宸身穿白袍,負手而立,站在紅橋一頭,鏡中的靈汐一身緋色長裙站在另一邊。

突然,鏡中的自己跑了上去,跑到神尊的面前,踮起腳尖,吻在神尊的嘴角上!

呀!這是什么呀?莫非……是能窺探到人心的法寶?

靈汐滿臉通紅,羞的一把捂住眼睛。

但是還是想看清楚,她從手指的縫隙中,繼續偷偷看著第三面水鏡中的畫面。

看著畫面定格在那一刻,自己閉上了雙眼,神尊也閉上雙眼。

頓時,靈汐連忙搖搖頭,對自己說:“不對不對,我怎會有這樣褻瀆神尊的想法,我對神尊,只有敬愛,才沒有……才沒有……”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呼吸也越來越急促,卻又忍不住去看水鏡里的畫面。

靈汐癡癡的看著水鏡中,自己一遍遍的親吻九宸的畫面,卻卻沒看到她背后的第四面鏡子

已經亮起:

在紫玉臺上,鏡中的靈汐跪坐著,她身姿木訥,無比倦怠。夜風掠起她的長發,露出一張蒼白的臉,目光也不似以往那般靈動,嘴唇干裂毫不見血色。

而她的對面,九宸手持昆吾劍,毫不留情的穿透靈汐的心口。

這面水鏡顯示完畢后,“ 唰”的一聲,四面水鏡頓時化成流水,又重新落在石臺上,水流凝聚在中央。

靈汐急忙閃開,收斂了臉頰上的羞紅。注視著那不斷向上涌起的水柱,最后,變成一方晶瑩剔透的小鼎,發著五光十色的彩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莫非,這就是能恢復萬物的水月鼎?

靈汐眼中閃過一絲驚喜,趕緊從懷里拿出手帕,打開,那段黑灰燼正是戰報的灰燼。

那天,她見元瞳神將神色有異,跟在十三的身后,偷偷趁十三不注意換了下來。

幸好,這個在。

靈汐小心翼翼的將灰燼放在水月鼎中。很快,光影開始在空中閃爍,戰報也漸漸恢復原樣。一道神光射在石壁上。

天地蒼茫,血流漂杵。幽都山的那場大戰,漸漸在靈汐眼前展開。

靈汐滿臉都是喜悅,是戰報,大喜,她開始凝神觀看。

隨著戰報光影的灰滅,靈汐的神情也由驚喜,慢慢的變得嚴肅起來。

她伸出手,戰報自動卷起,落在她手中。

靈汐面色甚是嚴肅,似是有什么難以決斷的大事。

這東西自己該不該送出去,神尊是不想自己把這東西拿出來的吧,所以才要燒掉它!

靈汐很是猶豫,就在這個時候,水月鼎突然化作一道銀色流沙流動起來,直奔靈汐而來纏在靈汐如玉的手腕上,變成一枚鐲子。

靈汐大吃一驚,連忙用力去脫,卻怎么也拽不下來!

就在這時,洞口傳來了一道怒罵:“妖女!果然是打著天恒神沙的主意!”

靈汐大喊:“我,不……”

欽原一震寶劍,殺將而來:“拿命來!”

靈汐一瞅是剛才追殺自己的仙人,立即轉身,御風而去!

欽原追出去,神光一閃,遙望四周,哪里還有靈汐的影子!

翎月,南極仙翁和石婆婆先后趕到藏寶洞,一臉焦急的環視四周,只剩下空蕩蕩的黑洞,什么都沒有!

剛剛仙翁明明算到女兒就在這里。

欽原回來后,面色羞愧:“啟稟師父,弟子無用,未能擒下賊子。”欽原很是不甘心,那天恒神沙可是南極仙洲的洞寶,就這么被人偷走了!

翎月聞言,大驚!頓時有些急迫與羞愧:“仙翁,我兒……”

南極仙翁望向天恒神沙的消失地方,輕嘆一聲:“命數如此,國主,時機未到,再等等吧。”

海邊景色極美,明月高懸,星子寥落,夜風從海面上吹過,泛起層層海浪,由遠及近,

緩緩而來。靈汐御風飛過海邊,一襲黑衣的景休正站在海邊等著呢。

靈汐一見那黑衣男人,扭身就要逃。

景休沖天,單手一翻,閃過一道黑光:“這就走了?給本座下來!”

靈汐受景休仙力影響,終于墜下落地,化身成人,腳下一個趔趄,差點跌倒,見到景休,一臉訕笑:“仙君,好,好巧!”

景休這才認出了靈汐來,微微一笑:“你這小仙娥不好好在天宮好好呆著,來此作甚?”

靈汐撇撇嘴,她怎么會說實話來!

“本座在問你話。”見這女子這么不老實,景休收斂了笑容,上前一步。

嚇得靈汐下意識的雙手擋在身前,做防備狀,小嘴嘟嚕:“有話好好說,大家好歹有過一面之緣,也算是故人!”她手腕上的剛剛被衣服遮住的天恒神砂自動也就顯現出來。

景休看到靈汐手腕上的鐲子微微一愣,皺眉:“天恒神砂?”

靈汐見景休沒有進一步舉動,放下手來,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手鐲,一臉的狐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