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真相大白(2)

明亮的圓月高掛在夜空,一縷陰云飄來,遮住了明月,讓元家的祠堂多了一絲陰霾。

祠堂前站著一束緋衣的倩影,正是靈汐。

她滿臉復雜的仰望元家“除魔衛道”的匾額,又低頭直直的看向元征的靈牌,自言自語:

你知道是你犯了錯了嗎?因為你,因為元家,神尊無畏受千夫所指,為的是不想元家重蹈烈夷滅族的覆轍,而你們卻恩將仇報…錯已成錯,如今可以做的就是保守這個秘密。

靈汐情緒低落的垂下頭,沉默了片刻,想到剛剛神尊那句輕飄飄的“委屈是死不了人的”,心中似有決斷,長出一口氣,抬頭重新看向元征靈位,多了一些釋然:

如果你在那邊遇到小白,請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它呀。它膽子小,又貪吃,你好好養著

它,別讓別的小獸欺負它。

靈汐想到這里,取出那封戰報,放在了蠟燭火苗處,眼看火苗就要碰到戰報了。

“你在這做什么?”突然一道女聲從靈汐身后傳來。

靈汐聽到聲音,驚慌的轉過身,“元,元瞳上仙?”她趕緊把手中的戰報藏起來。

“你在這做什么?”元瞳眼神很好,正好看到戰報的一角,瞳孔一縮,“你手里拿的什么?”靈汐忙將戰報藏到身后:“沒什么呀,什么都沒有,對了,神尊還在等著小仙呢,小仙告

退!”她趕緊行禮,心中打了一個寒噤,頗為戒備的匆匆離去。

而元瞳望著靈汐離去的身影,微微皺眉,目光深沉。

靈汐疾步走在宮道上,神色不安的頻頻回首張望,見身后沒有人影,才終于松了口

氣,抬手擦拭額頭的冷汗。

元瞳突然出現在靈汐背后,出手向靈汐發出試探性攻擊。

靈汐似有所覺的轉過身,已經為時已晚,那股戾氣眼看就要打到她的身上,她下意識抬起雙手阻擋,手上天恒神砂驟然顯形,在靈汐面前形成一道光盾,擋住了元瞳的攻擊。

“天恒神砂?”元瞳神色大變,她竟然有了天恒神砂,那她剛剛掃到的戰報就是真的了?

“”

靈汐大吃一驚,很是驚恐:“上,上仙這是何意?”

“你去過南岳之巔?”元瞳逼近了幾步,雙目死死的盯著靈汐。

靈汐身上出了一層汗,強裝鎮定:“小仙不知上仙在說什么。”

元瞳伸出手,語氣冰冷:“給我!”

“什,什么?這東西自從套在小仙手上,就怎么也拔不下來。”靈汐裝作沒聽懂,伸出右手的大手鐲。

“我說的是戰報!”元瞳走的更近了一些,眼中閃過中一絲殺意!

戰報!

靈汐驚愕,她竟然知道戰報,很快就釋然了,滿眼復雜的看著眼前這個女神將,為神尊很是不平:“原來你早就知道戰報中寫的是什么!”

“看來你是真的恢復了戰報,交給我!”元瞳雙手已經捏訣,準備召喚出自己的武器。

“上仙既然早知道戰報真相,為何不為神尊開脫,你可知道神尊因為你元家,受人排擠,

被人非議,你母親去藥王洞,讓藥王斷了神尊的傷藥,讓神尊飽受寒疾之苦,還要接受紫云臺公審!你,你們恩將仇報!”靈汐沒有察覺到元瞳的異樣,忿忿不平的怒罵元家。

“把戰報給我!”

靈汐轉身便逃。

元瞳緊隨其后,向靈汐發出攻擊。

靈汐即使有天恒神砂護著,但是她只是一個地仙,元瞳可是上仙了,靈汐又怎么會打得過元瞳!

她只能躲閃,身上出現了不少的傷痕,不施粉黛的臉龐上此時也是絲絲血痕。

靈汐御風逃竄,元瞳緊追其后。

逃至洗仙池附近,靈汐已然是傷痕累累,她化作丹鳥剛飛上虛空,卻又被元瞳一掌打落,重

新化作人形匍匐在地,地上飄落幾只火紅的羽毛。

靈汐向后挪動,到了洗仙池邊,已經退無可退。

元瞳一步步逼近靈汐,厲聲喝道:“此物關乎我全族安危,你不要逼我!”

“神尊呢?你只顧你元家,不顧神尊嗎?”靈汐捂著受傷的心口,聲音嘶厲!

“你可知此處是何地?”元瞳環視四周,眸子一閃,冷冷一笑。

靈汐倔強的瞪著元瞳不吭聲,她怎么會不知道這個地方。小白……

“你身后便是洗仙池,任何神仙只要一入洗仙池,便會脫去仙胎,碎去仙骨,毀去識海,

墜入凡塵,無論多高的修為都要重新來過,你苦修了多少年,才有今日成就?幾萬年總是有的吧?”

靈汐神色一變,很是惶恐,元瞳上仙真的要殺了自己嗎?

元瞳看到靈汐的恐懼,滿意的笑了笑:“這不是你該參與的事,將戰報給我,我可以既往不咎。”語氣中帶著一絲蠱惑。

靈汐沮喪垂頭:“可神尊怎么辦……”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