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雷刑之痛(1)

九天之上,云靄浮動。

天君端坐在寶殿之上,面色凝重:“列位仙家,如何處置元征遺族之事,可議出了章程?”

天雷出列行禮:“稟告天君,依臣之見,此事已不需再議。比照過去處理即可。”

“哦?”天君眉頭微蹙,“比照過去?”

天雷斬釘截鐵:“剔除仙骨,逐出天族,永脫仙籍,自生自滅!”

眾人聞言俱是一驚,杜羽忙一步跨出,急急道:“啟稟天君,元征雖有過錯,但畢竟曾建功于我天族,何況元瞳將軍數萬年來兢兢業業,有功無過。只因其兄一人的過錯,便懲處一族,實在不該、還請天君法外開恩……”

天雷迎頭截住話頭:“不該?什么時候起,魔之一物變得這么無足輕重了?他一人入魔,便拉了十萬天兵給他陪葬,杜羽上仙,你要不要去問問那十萬亡靈,他們死的該還是不該?”

杜羽面色青一陣白一陣,說不出話。

天雷嗤笑,上前再拜:“天君,天地有序,萬物有道,皆因有法可依,我天族乃六界之首,萬物之靈,有功當賞,有過必罰,不可混為一談。元家子弟多年來拱衛天族,是勞苦功高,但他們也得了無上的尊榮,受四海八荒的萬千香火。如今他們犯了錯,也該受到懲罰,不然人人都可以拿戰功來抵消罪業,那豈不是要天下大亂!”

話音方落,大殿外忽傳來一聲清喝:“說得好!”

天雷迅速轉身,只見九宸昂首闊步,云風開陽緊隨其后,齊齊走入殿中。

“神尊。”諸位仙家一一拱手,九宸點頭示意,揚首望向座上天君。

“天君。”

天君微微頷首:“卿身體可有好些了?你那寒疾,治的如何了?”

九宸:“已無大礙,多謝天君掛心。”

天君淡淡一笑,天雷卻插話道:“若本座沒聽錯,剛剛戰神是贊同了我的話,怎么?戰神也覺得,該下重手懲處元家?”

杜羽忙向九宸投來殷切的目光,數次欲言又止。

九宸卻直視天君,絲毫沒有看他。“無規矩,不成方圓,真君統領天宮戰部多年,治軍嚴厲,九宸佩服。元征身為天族神將,心志不堅,被魔所惑,害死同袍,此乃大罪,無可辯駁。”

此話一出,杜羽頓時瞠目,不可置信地看著九宸,天雷卻眉頭緊鎖。

果不其然,九宸接著道:“但我身為天族司戰之神,肩負除魔衛道、護佑六界之責,卻沒能及時發現自己身邊戰將的異常,以至釀成大禍。幽都山一役,是我之過。”

九宸忽然掀起衣袍,跪于殿中:“請天君降罪。”

眾仙頓時大驚失色,面面相覷,天君也皺起眉頭:“人孰無過,你當年能及時發現異常,在幽都山內封印魔君,已是難得。九宸,你已在長生海中睡了五萬年,無需如此。”

九宸腰背筆直,直視天君:“我身為元征的統帥,戰將之過,即為我之過。且當年幽都山內,十萬魔將皆為我親手所殺,九宸一身殺孽,便是再在長生海幽禁五萬年,也無法洗清!罪責皆在我一身,還請天君降罪!”

大殿中一片寂靜,許久,才聽天君一聲長嘆。

“你既執意如此,罷了……百扇。”

百扇上前一步:“臣在。”

天君閉上眼:“傳令四海,天族戰神九宸,治軍不嚴,御下無方,以至生亂。今罰九宸前往紫云臺領十六道雷刑,眾卿觀刑,不得徇私。”

他站起身,向殿后走去:“元氏一族已無男丁,元瞳又誠心悔改,此事……就此作罷吧。”

殿中眾仙齊齊行禮:“是。”

九宸從地上起身,一刻不停,大步往外走去。

司命等人面色凝重,連連嘆息,轉身跟上。

杜羽站在殿中,看著九宸離去,目光中滿是感激,忽然,他似是想起了什么,飛身向元家而去。

天際黑云聚集,層層疊疊,猶如怒浪。

電光如龍,在濃云中穿梭,雷聲震耳,風雨欲來。

紫云臺上,狂風驟起,眾仙都圍在臺下,凝眉注視著上方。

九宸被仙鎖捆縛在巨柱之上,黑發飛舞,面容堅毅。

忽然,遠處傳來一聲嘶吼:“神尊!”

云風立刻轉頭,卻見元瞳滿面惶恐,飛速而來。

“攔住她!”

開陽與含章飛身上前,一左一右,死死拉住她,正在這時,天際驟亮,一道天雷猛地劈落,直直打在九宸身上!

“神尊!”元瞳瞳孔一縮,頓時發狠向前撲去,卻絲毫動彈不得。

“神尊……”她滿面淚痕,奮力掙扎,“都是元瞳的錯,都是元瞳的錯!”

紫云臺上電光閃爍,九宸被雷擊掩在其中,再沒有一絲聲音。

又一道紫電挾雷霆之勢,狠狠劈落——

紫云臺上,雷聲止歇,黑云緩緩散開,萬頃天光驟然傾瀉而下,撥開一切濃霧,露出九宸的身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