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宸汐緣 >

第五十五章雷刑之痛(3)

風和日麗,陽光正好。

九宸在院中練劍,身形颯沓,劍風帶起無數落花,飄飄灑灑,漫天飛舞。

“好,好!”

忽然幾聲喝彩傳來,九宸頓了頓,轉頭一望,只見云風等人正站在一旁廊下,興沖沖地鼓著掌,也不知何時來的,竟也一直未曾出聲。

九宸看了他們一眼,手中昆吾劍似是體力不濟般的微微頓了一下,快得像是一個錯覺,很快九宸又提了一口氣,行如流水的將最后一勢劍術練完,這才瀟灑收劍。

云風贊嘆不已:“師兄劍法精妙,真是不減當年呀,即便未用神力, 陣陣殺伐之氣還是撲面而來,銳不可當,銳不可當!”

眾人贊同點頭。

九宸極力克制,但胸口仍舊不由自主的劇烈起伏,一縷汗水從他的眉心滑流下,他淡然看了眾人一眼。

“咳咳。”云風略顯尷尬的抓眉垂首,司命等人連忙看向旁處。

正巧這時靈汐捧著托盤前來,這才緩解了眾人的尷尬。

靈汐捧著一塊白色方巾,好奇地看了看奇怪的幾人,向九宸道:“神尊,午膳已經備好了。”

九宸淡淡道:“嗯。”

開陽狐疑看向司命:“午膳?神尊有用膳的習慣嘛?我怎么不記得了……”

話音未落,忽然“咕嚕”一聲,九宸饑餓的肚子傳出聲響。

眾人面面相覷,司命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

云風恍然大悟,高聲道:“啊,師兄,我突然想起來……”

九宸深沉的看了開陽一眼,也不用方巾擦汗,轉身向正殿走去。

靈汐埋怨的看了看他們,連忙小跑去追九宸。

遠遠的,傳來九宸冷冷的聲音:“把他們幾個都給本尊轟出去。”

云風一愣,哭喪著臉:“師兄,我們是來保護你的。”

九宸回頭冷冷的橫了幾人一眼,云風立刻識趣的閉上嘴。

十三幸災樂禍地瞇起眼:“幾位,請吧。”

眾人這才灰溜溜離開。

這一日,靈汐正在扶云殿外侍弄花草,忽見一人招呼也不打,熟門熟路地就往扶云殿里走來。

靈汐忙上前攔住,行禮道:“小仙靈汐,見過仙君,請問仙君是來找我家神尊的嗎?神尊如今身體欠佳,輕易不得見客,還請仙君容小仙去通秉一聲。”

來者卻是個容貌清秀的女子,她上下打量幾眼靈汐,輕蔑道:“我當是誰,原來是你,上次宴會匆匆一面,只當你是個普通的小仙娥,沒想到你還有這么大的本事,竟敢來攔我了!”

靈汐愕然,定定看了她幾眼,了然道:“原來,是玉梨元君。”

玉梨一揮手,靈光閃過,如畫卷般展開一張紙。

玉梨看她一眼,嫌棄地念起紙上的字來:“靈汐,五萬三千歲,生在桃林,修行五萬年至今仍是地仙,可真不長進。”

靈汐皺眉,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只聽玉梨繼續道:“生父樂伯,曾掌藥王洞,后因醉酒誤事,被逐出天宮,嘖嘖嘖。”

靈汐冷下臉來:“玉梨元君,你到底有什么事,你若無事,小仙可要走了。”

玉梨嗤笑:“著什么急,青瑤是你師姐,你還有個整日到處尋釁打架的狐貍師弟。除此之外,就沒了?沒有母族,連生母是誰都不清楚!”

靈汐氣惱,轉身就想走,卻被玉梨一把拽住:“ 去哪?本仙子話還沒說完。

靈汐頭也不回:“那玉梨元君你自己在這慢慢說吧,小仙可沒興趣聽。”

玉梨慢悠悠轉到她身前,眼神輕蔑:“你修為不高,脾氣倒是挺大。”

玉梨將卷軸一收,頗有優越感的望著靈汐。

“說了這么多,就是讓你明白,你呢,除了在扶云殿做仙娥,再不可能與神尊有別的什么關系,所以,不要癡心妄想。”

靈汐險些氣笑了:“癡心妄想的人是你吧!”

玉梨挑釁的向靈汐揚起下顎:“對啊,就是我,我長得比你美,修行比你高,我可以,你就不可以。讓開!別擋著我見神尊。”

說罷,轉身就往扶云殿走去,邊走邊高聲道:“神尊,藥王洞玉梨求見。”

殿中傳來九宸低沉的聲音:“進來吧。”

靈汐看著玉梨回頭挑釁地看了她一眼,進入大殿,忍不住忿忿:“搞什么,暗戀也要論資排輩?”

這時,殿中又傳來一聲:“靈汐,進來。”

靈汐喜不自禁,忙應了聲是,進了扶云殿。

大殿上,玉梨手拿九龍神火罩,在下面站定。

九宸坐在殿上,眼神落在她身上:“靈汐,把東西收好。”

“是。”靈汐上前,從玉梨手中接過九龍神火罩,玉梨暗暗瞪了她一眼,靈汐只當沒看見。

玉梨自討了個沒趣,仍舊掛起明媚的笑臉,向九宸道:“這九龍神火罩是當年祝融古神以炙巖神珠打造,上刻九龍凝炎仙陣,又經地火淬燒了三萬余年而成,父親說,會對神尊的寒疾有所幫助。”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