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雷刑之痛(4)

不知過了多久,靈汐忽然動了動,揉了揉眼睛坐起身,九宸已經轉過了頭,正垂眸看著那只九龍神火罩,靈汐怔了怔,頓時懊惱起來。

“哎呀,我怎么睡著了,神尊,您醒了多久了?”

說是要照看神尊的,怎么她竟然比神尊醒得還晚!

九宸淡淡道:“剛剛。”說著,他忍不住蹙了蹙眉,“凡人怎么這么愛睡覺。”

語氣中頗為不滿。

靈汐竟覺得此刻的神尊有些可愛,忍不住笑呵呵:“不只凡人愛睡覺,神仙更愛睡覺,我爹喝醉一次,能睡上三五年。這天底下不愛睡覺,整日修煉的人,恐怕只有神尊你了。”

話音才落,就見九宸不滿的看著她,這才發現自己竟一時如此話多,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心虛小聲:“小仙多嘴了。”

好在神尊沒和她一般見識,九宸轉過頭,指著九龍神火罩,忽然道:“這個給你了。”

什么?!

此話不異于晴天霹靂,靈汐頓時瞪大了眼睛:“給我?可是這是藥王送給神尊你的。”

這么好的東西,給她豈不是浪費了,神尊比她更需要才對。

九宸面色不變:“你太懶散,整日睡覺,所以修行才會這么差。此物屬火,對你丹鳥一族大有裨益,你戴在身上吧。不過,切記要十三遠離,此寶內蘊乃至剛至陽的烈火,十三是鮫人一族,乃是屬水,與之相克,對她有害無利。”

靈汐越聽,嘴角就越是忍不住上揚,心中好似吃了蜜糖一般甜滋滋的。

神尊記得她的修行,又送東西給她,她不是在做夢吧?

靈汐小心再問:“那,小仙就收下了?”

九宸起身,向外走去,不再理她。

靈汐嘿嘿一笑,美滋滋的將九龍神火罩收起,施施然的跟了出去。

夜,靈汐臥房。

月色如霜,透窗而入,灑落在熟睡的人身上。

靈汐躺在床上,脖頸系著封禁珠子,露在衣外,隨著她呼吸的頻率微微起伏著。

不遠處的桌子上,九龍神火罩靜靜地擱著。

忽然,九龍神火罩隱隱散出紅色氣息,漸漸擴張,覆于靈汐身上,被她不由自主的吸收著,緩慢地覆蓋了全身。當它觸到封禁珠子時,珠子立刻閃爍起水藍色光暈,與九龍神火罩的紅色氣息激烈碰撞起來,在房間蕩漾起一輪如水紋漣漪般的氣浪,氣浪吹動了窗臺上花盆中的花葉,一片花瓣被氣浪吹下,飄落在地。

“咔嚓”一聲脆響,珠子內裂開一條不易察覺的裂痕。

九龍神火罩核心的珠子,也裂開了一道裂紋,浮現一縷黑氣,而后隱沒其中。

靈汐毫無所覺的翻身,繼續熟睡。

與此同時,幽都山,黑蓮世界中,仲昊渾身是傷趴在地上,緩緩的撐起身子,茫然四顧。

忽然,一個聲音幽幽的響起,回蕩在空茫的混沌之中:“你是何人?”

仲昊一驚,立刻跪在地上,抖抖索索地弓著腰:“小人仲昊,拜見魔君。”

那聲音不疾不徐,卻自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凌然霸氣。

“你有何事?”

仲昊咽了口唾沫,高聲道:“天地不仁,遺棄我族,小人全族罹難,身負血海深仇。小人愿追隨魔君,肝腦涂地,百死不悔!”

混沌空間中一片死寂,許久,才傳來一陣狂笑,笑夠了,那聲音才道:“你?追隨本君?就憑你?”

仲昊把頭埋得更低:“是,小人愿助魔君,掙脫桎梏!”

魔君大笑不止,震耳欲聾,回蕩四界。

“九宸耗盡神力將本君封印在此,險些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就憑你,也敢妄言助本君掙脫桎梏?”

仲昊急忙抬頭,雙目透露出急切:“小人自然沒有這樣的本事,但小人卻可以打開縛靈淵,召喚幽冥之門。那是神魔兩界的通道,幽冥開,百鬼出,億萬魔頭聚集麾下,有了他們,魔君還怕這虛偽的天族眾神嗎?”

話音落,四周沉默起來,仲昊忐忑的的看著四周,許久,一個身影緩緩在黑暗中顯露。

仲昊目不轉睛盯著,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狂熱,下一刻,魔君自濃濃黑霧中走出來,站在仲昊面前。

仲昊激動地仰望著他,魔君居高臨下,瞇了瞇眼:“你是烈夷的兒子?”

“是,是!”

魔君冷漠一笑,忽然伸出手,輕輕搭在仲昊的肩頭,眼神中暗光一閃:“好。”

幽都山,黑蓮畔。

黑蓮幽光一閃,仲昊從黑蓮走出。

此時的仲昊與先前的裝束打扮截然不同,一身黑袍,陰氣十足。

他提著殘缺的魔刀站在黑蓮前,腦海中浮現出魔君的最后一句話:

“去吧,先找到那個孩子。”

仲昊眼神陰鷙,唇角勾起一個森冷的笑來,飛身向山靈界掠去。

不多時,仲昊按下云頭,落在一片荒涼的戈壁之上,舉目四顧,冷月高懸,四野蒼茫。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