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元氏自戕(1)

桃林藥廬,正在午睡的樂伯耳朵一動,一個閃身飛了到了紅橋上,卻見一個儀態華貴的仙家女子手持一方盒子,正在橋頭等候,樂伯走近滿是狐疑打量著來人。

翎月一聞到酒味就知道是樂伯,點頭:“閣下可是樂伯?”

樂伯愣了一下:“正是,不知你是……”

“山靈界翎月。”

樂伯很是意外,而后行禮:“原來是山靈國主,有禮了。”

翎月還禮,淡淡一笑:“無需客氣。”

“不知國主此次來尋老夫,所為何事?”山靈國主與桃林是沒有什么接觸的,她怎么會來。

翎月輕嘆一聲,神情有些低落:“早就該來了,不知樂伯可認識此物?”

她說著雙手遞上一個精致的紅木盒子。

樂伯很是狐疑的接過盒子,打開一看,瞳孔一縮:

“這是……陌歡的簫!你是——”正是一支蕭。

翎月又是對著樂伯盈盈下拜,真誠的喊:“翎月見過師兄,陌歡是我的夫婿,我與他情投意合,私定終身,可是我父親……”說到這里,她低頭垂眸,“陌歡已經死去五萬年了。”

她不敢抬頭看樂伯,生怕樂伯會怪罪于他。

“你說什么?”樂伯眼睛瞪的老大,他不敢相信,自己那個天資縱橫的師弟五萬年就已經去了。

翎月抬起頭,雙眸含淚看向樂伯,再次行禮:“大仇我已報了,這些年我過的渾渾噩噩,不愿再提往事,竟忘了來將此事告訴你,樂伯師兄,對不起。”

樂伯愣愣的看了翎月好久好久,終究嘆息了一聲,滿腔悲痛,無以言表。

凌月走后,樂伯躺在院子中的塌上一口連一口灌著冷酒,而在他旁邊的矮桌上,擺著一個長長的紅木盒子,盒子中擺著一根極品白玉簫。

承晏飛到院子看到師父正醉醺醺的,以習為常的聳了聳肩,可看到矮桌上的那根白玉簫,眼前一亮,走上前伸手欲拿。

“住手!”樂伯厲聲喝道。

承晏一愣,師父平時哪會這么呵斥自己,他縮了一下脖子,試探道:

“師父,你……有心事?”

樂伯又灌了一大口酒,隨手用袖子一抹嘴,看著那支白玉簫,神情很是沮喪:

“這是你師叔的遺物。”

遺物!

承宴大驚!

樂伯重重的嘆了一聲氣:“死了,一直在尋他,卻沒想到他早已死了五萬多年。”

“師叔是怎么死的?”對于師叔陌歡,承晏可是不止一次的說過,師叔天資聰慧、醫道更是出色,這樣的上仙怎么會死!

“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惹上了一段不該有的姻緣……”

樂伯醉眼迷離的說了這樣一句話,腦袋一歪。

什么是不該愛的人,不該惹的姻緣。承晏還想問清楚呢,推了推樂伯,發現師父已經醉醺醺的睡去,只是他的眉頭依舊緊皺,面色沉痛。

日頭偏西,天色漸暗。扶云殿內,九宸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批閱竹簡,看了眼案幾上仍有許多竹簡未批,抬手去拎茶壺,微微一晃,空了!

皺眉,沖外面喊了一聲:“靈汐!”

“神尊有何吩咐?”靈汐聞聲,進入大殿,彎腰。

“添茶。”九宸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空空的茶壺。

靈汐一看,面色有些為難:“神尊,您已經喝了十幾壺茶了,這茶雖能提神醒腦,但是喝多了不好。睡不著。”

九宸很是不滿的掃了靈汐一眼,她立刻閉上嘴,乖乖添茶去了。九宸這才滿意的笑了笑。

深夜,九宸終于批閱完了手中的竹簡,他側臉看向窗戶處的燭臺,伸手一揮。

燭臺毫無反應。還在亮著!

九宸沉著臉,皺起眉,一臉不快,又重新正回臉。他忘了,他現在沒有仙氣!

片刻后,再次厭惡的看向燭臺,嘆了口氣,走到窗邊燭臺處,看著燃燒的火苗,俯身“噗”

吹滅這支,又轉身“噗”的一聲,吹滅了另外一支蠟燭。

回到床上,精神抖擻的平躺在床上,身上整齊蓋著毯子,臉上略有無奈,似是體會到了

白天過多飲茶的不好之處。

豎日,天色剛蒙蒙亮,九宸走向院門,面色看起來就沒睡好。

正巧靈汐端著水盆路過,看到神尊,“神尊要出門?”

九宸不理會她,直走。靈汐連忙放下水盆,追上九宸,笑吟吟的:

“小仙與神尊一起。”

九宸冷冷的掃了她一眼,道:“本尊只是暫失了神力,身體卻還健全。”

靈汐一愣,停住了腳步,在考慮怎么跟上神尊。

“不許跟著。”九宸似乎害怕靈汐跟著,再次轉身語氣加重。說完舉步便出了扶云殿院門。

靈汐還怔在原地不知所措。

九宸漫步在宮道上,深吸一口氣似是心情舒暢。

靈汐躡手躡腳的跟在后面,一旦九宸腳下稍有猶豫,立刻閃身躲到一旁建筑之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