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元氏自戕(3)

元家祠堂,陰風習習,比以往更安靜,也更陰森!

元老夫人癱坐在元家祠堂的地板上,抬頭雙目呆滯的看著元家歷代祖先靈位前。

元瞳則是面色復雜的蹲在在一旁,看著母親這個樣子,心中很是難受,勸道:

“母親,回房休息一下吧。”

這一個月以來,母親幾乎就沒出過祠堂,連話都不怎么說,一直就這個樣子。

元瞳害怕的整夜整夜不敢睡覺!

元老夫人聲音疲憊而沙啞:“瞳兒,是老身錯了。”

元瞳緊緊拉著元老夫人的手,不住的搖頭:“不,母親,不是您的錯,是我的錯,我該早……”

她的話沒說完,元老夫人拍了一下她的手,聲音很低:“是老身錯了。”

元瞳還想說什么,元老夫人摩挲了一下元瞳的手,溫柔的看著自己的女兒,眸子含著淚水:

“瞳兒,你先出去。我累了。”

真的累了。

元瞳一怔,母親從她長大以后,沒再這么溫柔的撫摸過她,也沒有這么滿是慈愛的看過自己。

她眼眶微紅,鼻翼微微擴張,認真的看了元老夫人片刻,轉身離去。

元老夫人聽到背后傳來關門的聲音,整個祠堂的中的光線暗了下來。

她才慢慢的站了起來,走上前,戀戀不舍的摸著案桌上天君的法旨卷軸,而后將一旁的攢心釘拿在手中,跪在蒲團上。

半晌,閉上眼,將攢心釘刺入心口。

整個房間漸漸暗下來。

元瞳眼眶微紅出了大殿,剛晃過神來,就看到靈汐與一個宮娥模樣的人在她家門口躲躲藏藏的,她深吸了一口氣,上前,直直的看向靈汐:“你們來做什么?你要的東西我都給你了,你還來我元家做什么?”

花煙身子抖抖的,推了一下靈汐,靈汐這才上前,解釋:“神尊找你去扶云殿……”

元瞳還瞪著靈汐……

突然祠堂內傳來一聲巨響,元瞳連忙跑進去,只見母親躺在地上,頓覺不妙,快步向前,趴了下來,輕聲呼喚,聲音顫抖:

“母親?”

可是沒有人回答她了!

元瞳雙手直抖,元瞳繞到元老夫人的側面,一眼看見深刺入元老夫人心口的攢心釘,不敢相信的愣了!

片刻,她雙眸涌上淚水,雙膝一軟跪倒在地,拉著母親冰冷如霜的手,趴在了她的身邊:“母親……”

您怎么舍得棄我而去!

陽光從門外射入祠堂,照在元老夫人的背上,卻照不亮祠堂中的晦暗。

祠堂門外,靈汐順著門口,正一臉詫異的看著這一幕:元老夫人自戕了!

元瞳偶有所感,側臉,目光怨毒,冷冷的看著靈汐。

都是她……如果沒有她……

靈汐被元瞳這眼神嚇得渾身一顫,倉皇而逃!

皓月當空,星辰密布。一陣夜風拂過,樹上落葉飄落。靈汐抱著雙膝,坐在臺階上,雙眸呆呆的,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九宸悄無聲息的走到靈汐面前,擋住了她的視線。

眼前一片白色,靈汐抬頭仰望神尊,不施粉黛的臉上都是自責。

九宸微微一愣,默默的看了靈汐片刻,開口:“不是你的錯。”

靈汐的眼淚頓時涌出來,她連忙用手擦了,有些尷尬的笑道“神尊在說什么,小仙沒聽懂,小仙……”有人說不是自己的錯,這種感覺真暖,特別這個人還是神尊!

九宸聲音清晰有力:“元老夫人的死,與你無關。”

靈汐愣了片刻,把腦袋埋進了膝蓋里,低聲:“小仙知道,又不是我入了魔,也不是我殺了她,是他們自己做錯了。他們自己做錯了事,還不愿承認,想把錯都推到別人身上去,他們是咎由自取,和我、和我才沒關系呢。”

她眼里的淚流的更多了,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止不住!

她是真的委屈,跟她有什么關系!那元瞳為什么還要那么看自己,明顯是恨上了自己!

九宸自然是看到靈汐肩膀一抖一抖的,嘆了一口氣:“元老夫人把家族的榮耀看的比命還重要,如今榮耀不在,她便沒了活下去的勇氣。也正是因為她這樣的個性,才教出了元征元瞳兩兄妹,得失心太重,才會被魔所惑,墮入萬劫不復之地。緣起緣滅,皆是因她,命中注定,躲不開的。”

九宸說到“緣起緣滅,皆是因她,命中注定,躲不開的”雙眼一直看著靈汐,眸子中閃過一絲復雜,這話,不知道是對靈汐說到,還是對自己說的!

他心頭一哽,轉身就走了!

靈汐抬頭看向九宸遠去的背影,喃喃道:“命中注定的事,一定都會發生嗎?”

那水月鼎預言的也是命中注定嗎?

豎日正午,扶云殿內,九宸正在查閱竹簡,靈汐端著紅木托盤一臉殷勤的走了進來,直接蹲了下來,幫九宸拿杯子,幫九宸倒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