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元氏自戕(4)

山靈界一片郁郁蔥蔥的竹林深處,傳來一陣幽雅而充滿禪意的琴音,纏纏繞繞,清脆入耳。

黑衣男子,身材修長,面如冠玉,一頭黑發披肩而下,隨風飄揚,此人正是景休,他唇邊噙著一絲笑,輕垂眼瞼,盤膝坐地,正在撫琴。

風聲陡變,一縷疾風吹起他的頭發!景休面不改色,嘴角依舊掛著笑容。

一柄利劍泛著銀色光芒瞬間已至,眼看就要飛到景休的胸前!

他頭都沒抬,雙手猛地按在琴上,一道氣浪倏然噴出!

迎面而來的白衣人被氣浪所擊傷,整個人橫飛出去,重重撞在樹上又落下。

景休聞聲,才抬起頭,眉頭一挑:“是你?”這南極仙翁的大弟子怎么會找到這里來!

欽原一個翻躍從地上跳起,看到景休,很是詫異,“咻”地甩出自己的長劍:“原來是你!”

“不知在下何事得罪了仙君?不打招呼就動起手來。”景休開口,話音柔和卻難掩寒意。

“廢話少說!我要拿你神魂祭天地!”想到義父的慘死,欽原目呲欲裂,沖著景休飛身而來!

景休坐在原地,手指輕輕一彈,一道琴音發射出去,宛如神兵利刃,擊倒欽原!

欽原再次爬起,景休又發射出一道琴音,這次的力氣比上次大了幾分!

才幾下,欽原身上就掛滿了傷痕,景休瞅準一個空檔,法力直接吸走欽原的長劍,又一揮袖以法術擊倒他!

欽原墜地吐血,捂著胸口撐起身,目光血紅仇恨盯視著景休。

景休不動聲色的看著欽原。

下一刻欽原爬起,幾個躍身消失在林里。

“國師!”赤鷩帶著數名侍衛跑過來,看到欽原的背影就要去追!

景休站了起來,擺手阻止他們去追,目光淡淡地盯著欽原逃離的方向。

“國師,你跟他無冤無仇,他怎么會殺你。”

景休挑眉,這也是讓他不解的地方,囑咐:“那人今日見我也是十分驚訝,看來,他并不是為那一夜的事來的?他背后一定另有目的,查清楚他的底。叫個人,悄悄跟上去。”

“是。”赤鷩帶人離開。

只留景休一個人站在林中,卻沒有心思再彈琴了。

怪石嶙峋,四野蒼茫,禿鷲在天空盤旋,天地間一片死氣沉沉。

欽原捂著胸口在戈壁荒野間踉踉蹌蹌,忽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嘗試多次也沒能站起來,他抬頭望著遠方,眼中又浮起陰狠神色。他咬緊牙關,強撐著站起身,一步一晃往前走去,腳步越來越慢,越來越重,劇烈的喘息聲在空蕩的戈壁上回蕩。

欽原抬起頭望著天上正午的太陽,光圈漸漸氤氳成一片刺目的白光,讓人忍不住閉上了眼,只聽一聲沉重悶響,他重重倒在了地上,失去意識的最后一刻,好似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在緩緩靠近。

欽原不知在黑暗中沉睡了多久,只聽見一陣雜亂的烏鴉啼鳴此起彼伏,忍不住眼皮微顫,睜開了眼睛。眼前的視野開闊,太陽高懸,外罩著一層白霧,朦朧而神秘。欽原捂著胸口慢慢坐起來,下一刻,面露驚訝,抬起手四處查看自己的傷勢。

“你的傷我都已經治好了。”一道悠然的聲音傳來,欽原下意識握住兵器,低喝道:“誰!”

忽然,他像突然意識到什么似的,不可思議站起身,四下張望:“義父?!是你嗎?義父!”

一個人影從暗處走來,月光輕移,打在他的臉上,赫然是仲昊!

“義父!你沒死!”欽原立刻撲上去,抓住仲昊雙臂,激動地上下查看。

仲昊勾起一側唇角,拍拍欽原肩膀,一手拂開了他,聲音沙啞:“是啊,我沒死……但已是早該死之人……”

欽原滿面喜悅夾雜著一絲擔憂,上前一步:“義父……”

仲昊擺擺手,背過身去,負手望向天邊,聲音好似萬般疲憊:“我全族受奸人所害,拼著神魂俱滅,方為我在幽都山內沖著,和死了,還有什么區別嗎?”說著,他慢慢轉身,雙目泛紅。

欽原一愣,不可置信地輕聲道:“義父,你……入了魔?”

仲昊冷笑:“是,我入了魔,因為天族將我驅逐,山靈界中人也欲殺我容身之處。阿原,你是仙翁弟子,天族中人……”他緊盯欽原雙眼,沉聲道,“你也要與義父為敵嗎?”

欽原立刻跪在地上,抬頭急切道:“阿原怎會如此?若沒有義父,哪有阿原的今日,阿原此次離開南岳,就是為了替義父報仇,哪怕粉身碎骨,神魂俱滅,也在所不惜!”

為了義父,他與師父都恩斷義絕了,以后不是南極仙翁的大弟子了!

哪怕師父曾為自己算過,只要自己一離南岳,前程兇險,稍有不慎便是萬劫不復!

他不怕,也不后悔!

仲昊朗聲大笑,伸出手指,將一絲魔力注入了欽原的體內,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你是個有良心的孩子。”他低而緩的聲音仿佛帶著魔鬼的誘惑,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