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天恒神砂(3)

天宮,夜。

“青瑤醫官!”一名仙娥忽然跑進殿中,“萬靈苑仙獸突發急癥,可否請您去看看。”

青瑤點點頭,回身一招,醫箱自動飛到她手中:“走吧。”

青瑤跟著她走在宮道上,轉過一個拐角,忽然停下。

“青瑤醫官?”青瑤左右看看,冷聲道,“這根本不是去萬靈苑的路!”

那仙娥頓時慌亂起來,青瑤居高臨下,冷冷盯著她:“你個小宮娥,滿口謊言!到底誰派你來的?再不說實話我叫侍衛了!”

仙娥踉蹌后退,驚恐不已,未及開口,一陣簫聲忽然傳來,絲絲縷縷,在清幽夜色間回蕩。

青瑤停了手,向遠方望去,臉色驟然難看起來。她旁邊的小宮娥卻像得救一般,拼命望著簫聲方向,臉上的神色又是憧憬又是癡迷。

只見月光之下,云風獨立橋頭,衣袂翻飛,瀟灑飄逸,一柄玉骨簫吹得起承轉合,動人心魄。

青瑤卻重重吐了口氣,轉身就走。

云風登時一愣,停下吹簫,高聲喊:“正是良辰美景時,青瑤醫官不想聽我吹簫一曲嗎?”

青瑤快步疾走,理都不理,身后云風急急忙忙追過來:“或者彈琴,撫箏,本座都略懂一二的,青瑤醫官……”

青瑤斷喝:“夠了!”她陡然停下,面帶薄怒,一掌揮開云風!

云風一驚,立刻閃開,心有余悸地回過頭,只見他方才站的位置,樹枝已是齊齊折斷!

云風不可置信:“青瑤!你來真的?本座到底如何得罪你了?”

青瑤憤恨收手轉頭:“凡間大旱,尸橫遍野,瘟疫四散,多少孩童流離失所,你一道法高超的上神,成日除了招貓逗狗還有正事干嗎?天尊數萬年來只在洞府里閉門不出,真該叫他出來好好看看他的好徒兒!”

云風也來了火氣,手中洞簫直指青瑤,警告道:“喂,你說我就算了,不要帶我師父!凡間自有雨神控水,瘟神布疫,各司其職,本座如何能干預?”

青瑤忽然冷笑:“說得真是冠冕堂皇!那我們便講些與你有關的,五萬年前大越國你酒醉后發的那場洪水,總還記得吧?!”

“記得啊,怎么啦?”云風一揚頭,滿臉驕傲自得之色,得意洋洋,“當初多虧本座機敏,及時發現,又不辭勞苦追到鬼界,這才把那些倒霉鬼一個個拉回來。哦,對了,為了彌補他們這一番,我后來還專程改了他們命簿,男子各個金榜題名,女子全都闔家美滿……”

青瑤冷不丁打斷:“真的都救回來了嗎?”

“是啊”云風忽然停住,摸摸后腦勺,不太確定似的,喃喃道,“好像……是死了一個?”

青瑤聽著他輕飄飄的語氣,眼圈一點點紅了,聲音沙啞,呢喃道,“就死了一個……呵……”

云風一臉莫名其妙:“是啊,這么大的禍事只死了一人也算萬幸了吧?而且又不是本座不救他,我在兩界入口等了好久,誰知他跑哪去了,本座日理萬機的,又不可能真的守他個千秋萬載。就當他時運不濟吧,唉,那句話怎么說來著?劫數難逃,不死在那也死在別處,你懂吧?”

青瑤再也忍不住一般,大聲道:“住口!”語畢猛地攥緊佩劍,手中之劍發出嗡的一聲長鳴,在劍鞘之中劇烈顫抖,儼然要破鞘而出!

云風驚愕停住,青瑤眼眶通紅,隱含淚花,步步向前,周身充斥著令人壓抑得透不過氣來的悲愴絕望!

這一刻,她仿佛又回到那一世,那日與夜已無分別,人生全盤崩塌的一日,她深吸一口氣:“好一個時運不濟,好一個劫數難逃!云風上神,你也配為神?!配受人間一束香火?!”

云風被她逼得步步后退,緊蹙眉頭,臉露不悅,青瑤渾身顫抖,死死盯著他:“你知不知道你口中隨隨便便就能死的一個人,他也有父母親人,有妻子兒女,有年邁者會因他的逝去老無所依!有嗷嗷待哺的小兒會因無父兄護持流落街頭!有女子……女子一生孤苦無靠,破曉殘鐘到天明……”

青瑤哽咽到幾乎說不出話來,她深吸一口氣,闔目逼退眼中淚意:“云風上神,你生而為神,你仙骨卓絕,你不需體味人間六苦也不屑于去體會。但你可知世間萬物,相生相和,你眼中微小如螻蟻的那些人,他們也有權力看看你已經瞧厭了的這片山河歲月,享受一下你從來不屑的那些父母親情,一杯粗茶,一碗淡酒,足以慰平生……只要這樣,他們、他們就滿足了啊,上!神!”

最后二字著意加重,滿滿的諷刺,青瑤終于壓抑不住地溢出哭聲,她捂住眼,迅速轉身,疾步朝前走去。

云風張口語言,卻不知從何說起,見她轉身,立刻飛身追了上去:“青瑤!我不是你想的那種人!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