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魔印之謎(1)

白澤乃上古之獸,傳其能作人言,可曉萬物,為祥瑞象征,卻也兇狠無比,利爪傷人無數。然此刻一個光圈將縮小的白澤圍在其中,白澤出路無門,只能在光圈中嗷嗷叫喚,追著尾巴轉圈圈,一雙眼睛,充滿著靈動和可愛,哪里還有一絲上古兇獸的影子。

“好可愛啊!”靈汐看著小白澤忍不住的泛起少女心,在禁制光圈邊蹲下,她伸手試探撫摸,還沒碰到皮毛,白澤立刻大叫起來,嚇得靈汐立刻縮回手,不滿的嘟囔:“這么兇干嘛啊?你還以為自己很厲害嗎?”

白澤瞪著她,就像是個瞪著大人的小孩童一樣,格外惹人歡喜,靈汐見狀只是一笑,雙手盡全力比劃一個大圈:“沒錯,你以前有這么大,但是!但是!”說著手迅速縮回,五指并攏:“你現在就這么點了,知道嗎哈哈哈……”

一旁的九宸無奈地搖搖頭,張開手,一個法瓶忽然浮現在手心,靈汐見他走來,臉上仍笑嘻嘻的,目光停在他手里的瓶子上時,立刻收了笑,緊張地神開雙臂,擋在白澤面前:“神尊,你要干什么?”

九宸語氣平板:“此獸犯下重罪,為禍人間,需打入鎖妖塔,思過。”

靈汐聞言,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九宸說著就要繞過她,靈汐下意識又上前一步,回頭看了看丁點大的白澤,那兇獸好像聽懂一般,正色厲內荏地嗷嗷叫喚,卻忍不住后退了兩步。

靈汐轉過頭,目光急切:“它不就是貪吃嘛,又沒有存心作惡,危害人間。”

九宸沉下臉:“它不會每次為惡都特意叫你來看。”

靈汐咬了咬唇,蹲下抱起白澤,看了看九宸,認真道:“但爹爹告訴過我,上古神獸但凡沾染過無辜者鮮血,便會眸中帶紅露出兇煞惡象。”說著抓起白澤上身,一手啪的掰大它眼睛,“你看,它眼睛里干凈得很,最多就是頑劣,沒沾過血——”懷中的白澤拼命掙扎扭動,似是對被扯著眼皮深感尊嚴受辱。

靈汐直直地和九宸對視,眼中充滿期盼,終于,九宸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我可以不關它進鎖妖塔,但你不適合養它。”

“為什么!”聽到前半句才彎起眼的靈汐頓時撅起嘴。

“這白澤是上古兇獸,凡人都用它的圖象來驅趕妖邪,它現在還是幼獸,若長成了,你那點法力還想駕馭它?”九宸看她一眼,無奈道。靈汐心中失落,慢慢撅起嘴,抱緊白澤,低著頭一言不發。

風拂花葉,緩緩飄落在她身上,輕靈又落寞,

九宸沉默看著,片刻之后,扭開臉,靈汐突然開口:“它像小白。”她摸著白澤的毛,慢慢抬起頭,“剛才它落到你畫的圈里,我看到它第一眼感覺就是小白……”

九宸聞言轉頭,看向白澤,白澤兇巴巴瞪著他,九宸忽然抬步走近,白澤頓時警惕地往靈汐懷里縮了縮,但依然躲不開九宸的手。

靈汐猶疑想退,腳動了動,到底忍住沒走。九宸手掌懸空在白澤頭頂,法術光芒大盛,白澤頭頂尖銳的雙角漸漸彎曲,九宸收回手,打量白澤,垂眸道:“現在更像了。”

靈汐低頭看看白澤,不可思議地看著九宸,滿心滿眼都是歡喜,立刻開心一笑:“多謝神尊!我會照顧好它的!”

九宸淡淡撇過眼,不發一語,轉身朝前走去,靈汐忙抱著白澤追了上去:“我一定會管好它的,一定不讓它闖禍!”

兩個人的背影漸漸遠去。

山勢綿延,雜草叢生,四周漸漸荒涼,靈汐抱著白澤,好奇地左顧右盼:“神尊我們要去哪呀?”

九宸腳步不停:“過了前面,就是幽都山”

靈汐望了望遠處的山脈,奇道:“幽都山?神魔大戰的地方,我知道,我知道。我經常聽人講五萬年前那場六界矚目的大戰呢,都不知道里面什么樣——啊!對了!”她忽然拉住九宸袖口,左右搖擺,“神尊你清楚啊,沒有人比你更了解了。給我講講吧!”

九宸停步,低頭看看她的手,淡淡道:“你很好奇嗎?”

靈汐用力點點頭,九宸抬起頭:“我帶你去看看,如何?”

“好啊!”靈汐激動地拍手,自顧自高興了一陣,才發現九宸一直沒有說話。

她抬起頭,正對上九宸幽深冰冷的眼神,一怔,緩緩放下手:“神尊,你、你怎么這樣看著我?”

九宸立刻垂眸:“沒什么。”

靈汐心中有些異樣,漫不經心的揪了揪頭發,忽然一奇:“白澤呢?”

方才還在她懷里好好呆著,一會兒沒注意,它跑哪去了?

靈汐抬頭四望,忽見白澤蹲在山靈界界碑之上,頓時一驚:“啊!那是山靈界的界碑,你快下來!”

白澤絲毫沒有聽見一般,得意的站在界碑上撒尿,靈汐氣急敗壞,正在這時,一只箭倏然射來!白澤“嗷”地一聲竄起來躲到一邊,不遠處一眾山靈界士兵氣勢洶洶沖過來。“大膽,何方小妖!竟敢辱我山靈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