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魔印之謎(4)

殿中恢復寂靜,九宸盤膝坐在榻上,一動不動,腦海中卻不由得閃過無數畫面。

他忽而看到自己站在天宮之中,獨自一人面對眾仙對他的指責,寒疾復發的他左手背在身后滿覆寒霜,而靈汐焦急地握住他的手,拼命催動靈力,想要讓他暖和……

忽而又看到扶云殿里,靈汐躲在他身后,沖樂伯喊道:“我不要!我就愿意在扶云殿里洗涮看火,洗衣疊被……”

他又看到望月泉邊,他抱著靈汐破水而出,靈汐趴在岸邊劇烈的咳嗽著,凍得渾身發抖,卻仍舊抬起頭,沖他笑著:“神尊,以后我們不用去藥王洞拿藥了,靈汐可以為你煉丹藥……”

無數紛亂的畫面在眼前閃過,每一幕,都是靈汐,他看到她為自己辯駁,說“我相信神尊”,看到他大汗淋漓地扇著扇子,見他醒來燦爛一笑……九宸身體突的一顫,他豁然睜開眼,嘔出一口鮮血,怔怔盯著前方。

大殿內空蕩蕩,毫無聲息。

九宸突然下塌,疾步向門口走去,身形化作一片虛幻。

封禁的寒冰殿大門被掌力一把從外推開,發出震耳轟鳴,九宸沖進殿中,激蕩祁一陣冰冷白霧。

他立在殿堂中央,目光迅速尋找,忽然定在冰臺側方,大步走過去,扶起躺在全身被冰霜覆蓋,毫無生氣般的靈汐,眉頭緊皺,迅速坐下,施法為她驅寒。

靈汐臉上的霜雪一點點融化,長長的羽睫微微顫動,忽然咳嗽兩聲,睜開了眼。

她好似還未清醒,怔然片刻,僵硬的脖頸艱難的一點點回轉,看向九宸。

“神尊……”靈汐低低呢喃,忽然身形一軟,跌進九宸懷里。

九宸一愣,頓時渾身僵硬,兩手微微抬起,又停在了半空中,只是虛虛攬在她外側,靈汐哆嗦著伸出手,遞上長生結。

九宸定定的看著,靈汐蒼白的臉上露出一個笑,顫聲道:“還、還給你……”

剎那間,思緒飛溯,回憶如片片雪花,裹挾著風雪,席卷而來——

五萬年前,幽都山口。

九宸一身血衣,踉蹌走來,腳下一軟,半跪下去。昆吾劍插在泥土里,他緊緊的握住劍柄,血從掌心流出,順著劍身一路蜿蜒滴落。

身后的神魔戰場,血流漂杵,一片死寂。

草叢里橫七豎八的堆滿了滾落的山石,但山石之下,卻有一塊中空之處,躺著一名嬰兒,嬰兒瞪著黑漆漆的大眼睛,正緊緊盯著走近的九宸。

九宸卻像是完全沒注意到嬰兒,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目光中帶著掙扎、悔恨、痛楚,更多的卻是殺戮后的瘋狂,戰場深處,黑色的魔氣從黑蓮中升起,像是吐著信子的毒蛇,一路蜿蜒著、快速向九宸襲來!

魔氣順著被鮮血染紅的昆吾劍,一路爬上來,迅速蔓延全身,九宸雙目發紅,神情掙扎,分明是陷入了瀕臨入魔的幻象之中!

就在這時,一只柔軟白嫩的小手,從巨石的縫隙中伸出來,忽然抓住了他的袖口,九宸低頭看去,嬰兒對上他的雙眼,頓時一笑。

剎那間,九宸的目光恢復清明!血脈中的魔氣如同退潮的海水一般,瞬間潰散開去。

“是你救了我。”九宸一揮手,巨石散開,嬰兒躺在草叢中,完好無損,大眼睛中滿是笑意,手中抓著一個鮮紅的長生結。

九宸虛弱地抬起指尖凝結仙力,點在嬰兒眉心,將最后一縷仙力輸入嬰兒的體內后,九宸臉色灰敗,猶如死灰。

他接過那鮮紅的長生結,垂眸注視了很久很久……

從極淵中,九宸坐在桌邊,看著手中的長生結,不知多久,床上的人忽然一動,九宸轉頭為她把了把脈,淡淡道:“你沒事了。”說罷站起身就要走。

靈汐才剛剛醒來,立刻啞著嗓子喚道:“神尊!”

九宸停步,背對著身,沒有回頭。

靈汐吃力地坐起來,擠出一個蒼白的笑:“我剛才等了您好久……”

九宸低垂著眼眸,只聽到身后的靈汐,聲音帶了點小心翼翼:“神尊,靈汐做錯了什么事嗎?”

九宸沒有回答,靈汐心中一痛:“你是……在罰我嗎?就像我爹爹把我關起來的那樣?”

九宸依舊不答,靈汐低著頭,眼中露出一點茫然:“我有點害怕了,那里特別冷的,我還以為,我要被凍死了……”

她抬起頭,看著九宸的背影,竟然笑了:“神尊,你是在嚇唬我對吧?”見九宸回頭,她有些慌亂,快速道,“我就知道,神尊肯定是在嚇唬,一定不忍心真的凍死我的,看,這不就來找我了。”

她面上掛起一個笑,只是自己不知,這笑容分明僵硬無比,九宸沉默地看著她,動了動唇,靈汐忽然道:“神尊我渴了!我想喝水。”

九宸微頓,走到桌邊,親自為她倒水,端到床邊,靈汐雙手捧住杯子,小口小口喝著。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