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心悅君兮(1)

九天之上,云騰飛躍!

九宸帶著靈汐踏風而行,九宸面無表情的站在前面,靈汐緊緊的貼在他身邊,她昨日一個人在從極淵寒的冰殿真是呆怕了,天地間好像就剩下她一個人。慢慢的,靈汐就發現這路不太對勁兒:“神尊,我們不是回扶云殿嗎?”

“不!”九宸頓了頓,沒有看靈汐:“你離開桃林許久,也該想家了。”

靈汐一愣,下意識退后一步,“我、我不想家。”她不想回家,神尊怎么就想送她回去?

九宸終于轉過側臉,沉默的看著她。

靈汐有些慌了,大喊:“我想十三!我想花煙!我不回桃林!”她轉身就要化身丹鳥。

九宸上前一步,右手張起,一陣法力將靈汐抓起!

靈汐一直掙扎,白澤看著自己的主子痛苦,“嗷嗷”的叫!

即使靈汐再不情愿,九宸還是抓著她到了桃林,她整個人暈頭轉向,捂著胸口直想嘔吐。

白澤落地,來到靈汐身邊。

九宸不理,進入桃林。十里桃林,落英繽紛,山澗流水泊泊。

靈汐不像以前一樣,在家里蹦蹦跳跳的,她懷里抱起白澤,懨懨的跟在九宸身后。

她實在想不通,怎么才一天的時間,神尊就偏偏要自己回家呢?

九宸、靈汐一前一后剛進院。躺在搖椅里的樂伯一看到靈汐就舉掌作勢要打,

“你還回來!怎么不在扶云殿疊被疊到坐化啊你!”

靈汐嚇得躲到九宸身后,不敢露出腦袋來,連聲喊道:“別打別打!”

九宸站立不動,任靈汐躲在身后,面無表情與樂伯對視,但是卻露出隱隱維護的姿態。

樂伯幾乎臉貼臉的無聲與九宸對峙片刻,慢慢放下手,叉腰后退兩步,看著眼前的戰神,

“呦呵,今兒你倆是跑我這兒示威來了嗎?”

“樂伯醫仙多慮了”九宸微微垂眸,轉臉朝后一瞥,道:“是靈汐說思念家里,特意過來的。”樂伯聞言,大喇喇擺手:“得了,不用給我灌迷魂湯,我自己的女兒我還不知道!”

說罷,手指著還躲在九宸身后的靈汐:“你先回房間去,好好反省一下。”

靈汐拉住九宸的衣袖,有些可憐巴巴。九宸視而不見,聲音淡淡:“去吧。本尊一會兒去找你。”靈汐這才開心的跑開了。

樂伯見狀,又差點蹦起來。自己爹的話不聽,聽一個外人的。

看著靈汐遠去的背影,樂伯這才轉身看著九宸,面色不善:“戰神,大駕光臨,所為何事?”

九宸頷首,“自然有事。”

兩人說著走到湖邊。

“說吧。到底有什么大事能驚動戰神?”樂伯拿起葫蘆抿了一口酒。

九宸看向平靜清澈的湖面,聲音冷冷的:“靈汐的身世,本尊都知道了。”

樂伯正往嘴里倒酒,聞言手一僵,臉上醉意都散了七八分,眼神瞬間變得清醒甚至清冷。

他放下手:“戰神何意?我聽不懂啊。”

九宸轉身,直視樂伯,一臉嚴肅:“她并不是你的親生女兒,五萬年前,你是在幽都山外撿到的她。”

樂伯一言不發。

“當年幽都山一戰,她被人遺棄在戰場之上,魔君將被封印之際,妄圖借她的身體,藏匿本命元神。本尊雖保住了她的性命,擊退魔君,魔君雖奪舍失敗,但最后一絲元神之力,卻是留在了她的體內。所以她自幼便身負神魔之力,有喚醒本尊和魔君的本事。”九宸轉身,又看向湖面,眸子幽深,似乎在回憶那場戰事!

樂伯聞言,握緊手中的葫蘆,還是不答。

“而你,早就知道此事,所以你才故意喝酒誤事,離開天宮,來到桃林避世。”九宸聲音淡淡。

樂伯頭低著,面容晦暗,聲音沙啞低沉:“那又如何?”

九宸雙眸更加深了一些,幽幽道:“天宮知道后,靈汐有性命之憂。”

“戰神想怎樣?”樂伯抬頭,定定的看著九宸俊毅的側臉。

九宸轉身,沉默看他。

風聲簌簌,桃花飛舞在兩人身側。

良久,九宸才開口:“讓她留在桃林,就像這五萬年間一樣。”

樂伯無聲看他,過了一會兒,才慢慢放松開手,情緒很是低落:“還能一樣嗎?只怕桃林自此清靜不再了吧。”

九宸仰望天空:“避一日算一日,本尊也會盡力護她。”

樂伯張張嘴,怔怔地盯著九宸。這人是真心想護著靈汐的。

“多謝了”樂伯猶豫著,小聲解釋,“我當年進幽都山尋訪師弟,結果就看到了那個孩子,其實當時我見到你了,只是你神魂俱裂死得都徹徹底底啦,我便將你留在那兒了……”

九宸淡淡打斷靈汐的話:“無妨。”

他聲音變的很輕,不知道是對樂伯說,還是對自己說:“救下她,便很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