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心悅君兮(2)

夜晚的桃林萬籟靜謐,靈汐抱膝倚靠自己門口在柱子邊,抬頭呆呆的看著圓月,思緒都不知道飄到哪里去了。

承晏伸著懶腰走出,看到靈汐驚得退后一步,大喊:“大半夜你不睡覺,在這干嘛呢?”

靈汐把頭側到一邊,不想理他。

承晏樂了,繞到另一側,彎腰看她,眼中閃著光:“吹牛太過牛跑了吧?還專門陪你回來探親,你個肥鳥也真敢說。”

靈汐突然坐直瞪著承晏,面色嚴肅,“我現在心情特別不好,死狐貍你最好不要惹我,否則我就告訴師姐,她當年那些莫名其妙練壞的丹藥都是因為什么。”

承晏冷哼一聲,撇撇嘴,站直身子,轉身就要走。

剛走出兩步,回頭,看到靈汐那副木然的樣子,臉露不忍,再次走了回來,坐到她身邊:

“這種事不能強求的,你一廂情愿沒用。”

靈汐還是默認不語,看著月亮。

“就是凡人現在都不興強娶那套了,何況人家一個戰神。”

承晏這么說著,靈汐連眼珠都不朝他轉一下。

承宴手指著月亮,苦口婆心的勸:“人家就算再不講究個門當戶對吧,總得差不多點吧?你看那個家伙,九宸,活了十幾萬年,九天之上六界之中,戰力最強的司戰之神,你呢,修了幾萬年的地仙,呵呵,再過幾萬年,人家沒準都修的大圓滿,與天地同壽了,你呢?沒準都坐化啦!你跟人家配嗎?”

一直沉默的靈汐突然扭過頭,使勁兒盯著他,“你什么意思!”

月亮下,靈汐的眼球簡直發亮,承晏莫名有點嚇著,卻還強撐著,重復自己的話:“我就說你們不是很配啊。”

靈汐腦中突然想起下午九宸臨走囑咐自己的話:

“你需成器些,努力修習,謹言慎行。”

“你年紀太小,法力又弱,與本尊并不相配。以后,你就留在桃林,不要再去天

宮了。”

靈汐眼睛一亮,猛地站起來,喃喃道:難道就因為這樣……

她跑回屋子,“啪”的一聲門響,承宴見狀在門外氣了半天。

豎日,桃林郁郁蔥蔥,一座紅橋橫跨湖上,映著水波紋閃出明媚亮色。紅橋欄上,幾片桃花旋轉著落下。身穿粉紫色的靈汐站在橋邊的一塊大石頭前,石頭上平放著天恒神砂。她面色嚴肅,以手指著天恒神砂,口中念念有詞:嘿!

靈汐低頭看看手,再次起勢:嘿!變!

天恒神砂手鐲依舊安靜躺在石臺上,沒有變化。

靈汐深吸一口氣,并立雙腳,運氣丹田,猛烈轉身準備發大招:喝!

她持斜擰著身體的姿勢定住,一只腳獨立,伸開雙臂,一個嘿字都沒發完全,就看到一個人正滿是看笑話的樣子站在自己的前面。

靈汐慢慢收回大鵬展翅似的的樣子,故作鎮定開口:“你來這兒多久了?”

“從你開始跳舞就來了。”承晏笑瞇瞇的。

靈汐惱羞成怒,指著承宴:“我沒跳舞!我在練功!練天恒神砂的第三種形態四方鏡!”

承晏用力的點點頭:“哦,巫術的一種嗎?”身子還學靈汐一扭身,金雞獨立的樣子。

靈汐見狀,蹲下從地下撿起一顆石子,用力丟向承晏:“呸!煩死了!走開!”

承晏輕松側身躲過,笑道:“要不是師傅叮囑我跟著你,你以為我愿意在這兒看你這只笨鳥?”

靈汐憋著氣回身,繼續對著天恒神砂,手捏起法術花式,指一下,又指一下。

承晏走下橋,蹲到大石頭旁,看看滿頭大汗的靈汐,又看看紋絲不動的手鐲,面露同情:

“笨鳥,算了吧。”

白澤在另一邊搖著小尾巴,還汪的一聲。似乎在同意承宴的說法。

靈汐繃緊臉,不吭聲。

“人真的有天賦之分的。九宸都……”白澤緊接著,又是汪的一聲!

靈汐忍耐臉,依舊不吭聲,手還指著天恒神砂,突然大喜:“動了!天恒神砂動了!”

承晏愣住,停下話頭,看天恒神砂。

靈汐蹲身撅著屁股更用力發功:只見天恒神砂一點點扭曲成 劍狀,直沖承宴而來。

靈汐大笑:“你走不走!”

眼看那劍氣就要到自己的眼前了,承宴只能躲開,跑了。

白澤連著叫了三聲“汪汪汪”!靈汐得意!

幽都山,怪石嶙峋,周圍布滿焦土,寸草不生,有一片灰黑色的混沌世界。

一個黑衣長袍男人負手而站,氣勢陰沉。

一眾白衣女仙瑟瑟發抖的擠在角落,一身血痕,隱隱的抽泣聲。

黑蚩帶著四名撼山族人拱手行禮,態度恭敬:“恩主,抓來的女仙都在這兒了。”

男人慢慢回過頭,赫然是仲昊!

在他身后是一朵碩大而妖冶的黑蓮,泛著暗紫色幽光,花心隱有血色,它輕輕搖曳著,藤蔓不斷妖嬈的向女仙的方向伸去,像是嗜血的魔爪。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