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吞天獸亡(2)

吞天獸馱著靈汐一頭撞進了幽都山結界,方才還清朗的天氣頓時陷入一片灰黑色的混沌,四周怪石嶙峋,布滿嗆人的砂礫。

靈汐在吞天背上氣喘吁吁,咳嗽著,下意識還在回頭張望,嘴里對吞天說:你怎么帶我來這里了?他們好像沒有追上來?

吞天沒有發出聲音,眼神已經暗淡無光,緩慢又走了兩步,緊盯著不遠處暗紫色的幽芒,終于踉蹌倒地。

“哎呦。”

靈汐冷不防直接給從吞天獸的背上滾了下來,趴倒在石地上,一摸手下都是干澀的焦土。

吞天獸倒在地上,溫順的用鼻子輕輕蹭蹭靈汐。

靈汐跪起身,難過的摸著它的鼻子,輕聲問:“你怎么了?很難受嗎?”

吞天雙眼溫順的看著靈汐。

“不是難受。”一道陰森的男聲笑道。

靈汐緊張的抬起頭,大喊:“誰!”

結界處黑色暗光一閃。仲昊面帶邪笑,慢悠悠走進來,他就知道吞天肯定會回到這里來,黑蚩跟在后面,一臉殺氣騰騰。

仲昊瞥了眼地上無力的吞天獸,眼中閃過一道光:“它被化生水泡了七七四十九日,原本今日就是它的死期了。”邊說邊朝身后的黑蚩使了個眼色。

黑蚩提刀,盯著靈汐,冷笑著走近。靈汐有些怕,忍不住步步后退。

“嗷!”身后的吞天大叫一聲,但已無地宮拼死一戰時的振聾發聵與駭人心神,它掙扎著立起,再次走到靈汐的身前,但虛弱的樣子明顯已是強弩之末。

仲昊看吞天到如今仍要保護靈汐,眸底倒閃過一絲訝然:“吞天本是混沌所生,未開靈智,沒有善惡,它被魔君收為坐騎,此后便只認魔君,想不到與你這小仙娥倒是有緣。可惜又怎么樣呢?今日你們注定要一起死。”

吞天喉嚨里發出咕噥的一聲音,頭垂下蹭靈汐。

黑蚩長刀在地上刮出沙沙的令人耳根發酸的聲音,眼神殺意騰騰,只待仲昊一聲令下就

要撲上去般。

仲昊猛然收了笑,陰狠盯視靈汐。一震魔刀,一刀就要直取吞天性命!

靈汐凌空飛起,半空中捻出一個法術,拼命將仲昊格擋!

仲昊眼神冷厲:“你倒是著急,好,本座先送你一程!”他一個閃身出現在靈汐跟前,幾乎與她貼面,幾刀就凌厲的砍下,靈汐左躲右閃,右臂刷的一下被刀劃傷,痛叫一聲摔了出去!

仲昊毫不停頓,當空以法術內力擲出長刀,那刀尖疾速沖向靈汐。

靈汐驚恐瞪大的雙眼,不敢動。

吞天猛然撲了過來,臉朝靈汐。“噗”地一聲響,長刀直接沒入吞天后頸!

“來得好!”仲昊大笑,飛身而上,抓住魔刀,狠狠的插進吞天體內,只能見到一道晦暗詭譎幽芒,整根插入吞天獸脊椎骨!

“嗷!”吞天獸猛地揚頭長嘯,眼中透出了絕望。

仲昊揚手,魔刀撕裂吞天獸軀體瞬間飛出,磨刀在半空中發出銀藍色耀目光澤,刀身裂紋已然不見!他抓住飛回的魔刀,拿在眼前得意的欣賞:魔刀比之方才長了數寸,藍光縈繞,魔氣逼人。

靈汐雙眼瞪大,雙眸通紅,很快集聚了水汽。吞天救了她!

吞天獸緊緊盯著靈汐,緩緩倒地。

靈汐呆呆的看著它倒下,晃了晃身體,無力跪倒在地。她摸著他的頭,聲音顫抖:你別死啊!你別死啊!

“它死得其所,能為魔刀獻祭,是它的福分。”仲昊手握魔刀,冷笑,“別著急,你也是個有福之人,就讓你做本座魔刀下的第一個亡魂,如何呀?”

吞天閉上了雙眼,眼角流下最后的一滴淚,靈汐哭著看向獰笑的仲昊,哭著大吼一聲,驟然飛起,半空中祭出天恒神砂,傾注全身法力向面前的仲昊憤然一擊!

光芒大盛,天恒神砂一道流沙般的銀色光芒旋轉而出!

仲昊冷不防被攻擊,以魔刀擋了一下,眸子一閃,大笑:“原來天恒神砂在你這里,你是扶云殿的人?”

仲昊空中一揮魔刀,藍色光芒咻地飛出,“可惜啊,你早拿出來,吞天就不用死了。”

靈汐慘叫一聲,直接被那束光束打飛出去,狠狠撞在身后吞天獸的尸體上,又滾落在地。

她手肘支地,趴在地上,抬頭惡狠狠的看著仲昊。卻沒發現,在她的身下,脖頸處的珠子也掉了下來,碎了!

靈汐緩慢抬起頭,面無表情,瞳孔內血紅光芒與黑色暗芒如水波流轉。

桃林院中,躺在搖椅上的樂伯似有所感,猛地睜開眼,眼神且驚且懼:“靈汐!”珠子有異!

承晏在院子里罰跪,眼看師父要急匆匆要離開,疾呼:“師父你去哪!”

“找你師妹!”

承晏撇撇嘴:“你老找她干嘛啊?她那么大人又丟不了。”

樂伯氣得七竅升天,過去一巴掌拍在承晏腦袋上,恨鐵不成鋼:“還敢說!讓你看著她都看不住,我桃林真是一窩蠢貨!”一個閃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