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吞天獸亡(3)

從極淵靈汐的寢殿內,一位女子躺在塌上,閉著眼,像陷入夢魘般緊皺眉頭,喃喃自語:不要!不要!別抓我……不要!

她猛然翻身坐起,大口大口喘氣,胸腔劇烈起伏,兩眼怔愣茫然,額頭滿是汗水,環顧周圍:這里是……從極淵?

神尊帶她來的嗎?

神尊?

靈汐微微張大眼,突然跳下了床榻,光著腳跑到殿中央,四顧高喊:神尊!

周圍一片寂然,無人回應。

她從寢殿內,光著腳跑到走廊,從極淵雕欄玉砌的長廊,威嚴又精致。

靈汐卻顧不上觀賞,她扯著喉嚨,大喊:神尊!神尊!

靈汐四望,還在奔跑!

九宸合目,正在自己的寢殿內打坐療傷,突然側頭,耳朵一動,急促的腳步由遠及近,九宸緩緩睜開眼。

門被人從外猛然推開,靈汐一臉焦急,跑了進來,看到神尊端坐的一瞬,她的眼睛都直了!真是神尊!

九宸稍稍一動,還未來及有任何反應,靈汐就已跑過來,直接沖入九宸的懷中!

九宸的手臂垂在兩側,似要抬起,但最終又落回。

抱著神尊,靈汐才知道這不是夢,她雙眼微紅,更緊緊的抱住神尊,環住神尊腰的手更用力了一些,低聲呢喃:“神尊……”

靈汐手太重了,正好觸到九宸背后的傷口,他喉間發出一聲隱忍的悶哼。

靈汐猛然坐直身體,轉到九宸后面,聲音顫抖:“神尊,你受傷了是不是!”

“沒有。”九宸忍著疼痛,聲音與往常沒什么不同。

他后背的衣裳完好,完全看不出一點異樣。可是靈汐卻有些慌亂,七手八腳將外衣扯開,里衣上全都是血……

她的淚水不自覺的流了下來,是傷!這么重的傷!神尊該有多疼!

九宸嘆氣,轉身,握住她直顫抖的手,一點一點壓下去,聲音淡淡:“無礙的。”

靈汐抹了把眼淚,哽咽道:“我給神尊上藥。”

她從自己的乾坤袋拿出一罐藥瓶,中指食指并攏,金色光芒在指尖,隔空以法術將藥膏一點點浸潤到九宸的傷口。傷口一點點看似是要愈合。

靈汐眼露期待。

忽然那帶著黑血色的傷口變得更加猙獰。九宸面色也開始猙獰不已。

靈汐一驚,立即收回法術,眼睛通紅道:“怎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我去找師姐!”

她扭頭就要走,九宸一把拉住她:“別白費力氣了。這是魔刀造成的傷口,找誰都無用,不能靠神力恢復,只能慢慢將養。”

“那……是誰傷了你?我……我去找他算賬!”靈汐怒氣沖沖。

“那人既能將我重傷至此,你又如何會是他的對手?”九宸嘴角微動。

“我不管,誰敢欺負神尊,我就要去找誰算賬!”靈汐半蹲著,眼睛瞪的很大,說的很是認真!

“傻瓜!”九宸伸手往靈汐的鼻梁上點了一下。

靈汐一怔,癡癡的看著神尊。神尊點我的鼻子了!

九宸面無表情的披好自己的衣服,靈汐抱著藥瓶也坐到了下面的腳踏上。

兩人一時沉默。

靈汐突然神情低落,想起今日吞天死前的絕望與淚水,抱著雙膝:“吞天獸為救我而死,你為了救我受傷,誰碰到我都沒好事,怪不得你要將我逐回桃林。”

九宸看著抱成一團的靈汐,眉頭一皺:“吞天并非因你而死,它早已入魔,那日原就是它的死期。”

靈汐轉身看向九宸,反駁:“可是,它對我很好……”它還救了我!

九宸定定的看著靈汐,面色變得肅穆:“在它對你好之前,它跟隨魔君,殺人無數,有很多像你這般大小的女子,都死在它手中。”

靈汐怔怔的,有些怕,也有些沮喪:“神尊,我闖禍了,對嗎?”

九宸看著她,沒有回答。

“我知道,我闖禍了。”靈汐扭過頭,將臉埋進臂彎里,不敢去看神尊。她把吞天獸放了出來,還有魔刀什么的好像也跟她有關。

九宸低頭看著她的背影,道:“你可愿再回桃林。”

靈汐還是雙手抱著雙膝,沉默不語。她不想離開神尊!

“那你可愿留在從極淵?”九宸突然開口。

靈汐猛然抬起頭,轉身站了起來,看向九宸。她不敢相信!留在這里?!神尊是不是也會在這里!

九宸面色淡淡:“這里什么都沒有,沒有你的親人朋友,也沒有你愛吃的東西,除了本尊,沒有旁人,你可愿……”

靈汐眼神里放出光彩,堅定的開口:“我愿意!”

她的眼淚含在眼圈,似落非落,她強忍著,死死的盯著九宸:

“我若留下了,就不會再走的!”

九宸看她這幅委屈的樣子,不由得唇角微揚。

“你再說你不喜歡我,我也會厚著臉皮賴著不走的!”靈汐聲音大了幾分,掩飾自己心中的酸!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