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吞天獸亡(4)

扶云殿內,九宸面無表情的坐著,而風云則直直的站著。

他雙眼緊緊的盯著九宸,試探道:“靈汐在哪?”

九宸淡淡看他一眼,并未回答。

“不是你把她藏起來了吧?”云風面色焦急。

九宸眉頭一挑:“這個時候,你不是更該關注魔族余孽再次現身之事嗎?”

云風很是狐疑:“那些人出現也不是一日兩日了,你這個時候報上去,明顯是為了轉移視線。”

師兄在天君面前那么說,就是為了轉移視線,要不這會兒自己早去桃林抓人去了!

九宸依舊不動聲色,默不吭聲眉宇沉靜,睫毛都不顫一下。

云風更加著急了:“師兄,你給我交個實底兒,靈汐跟魔君到底有沒有關系?”

九宸在榻上閉目打坐,不發一言。

云風圍著九宸走來走去,嘴里絮絮叨叨:“我知道你想保她,我也很喜歡她啊!但我們是天宮上神,身負守衛六界之責——”

九宸緩緩睜開眼,帶著笑:“我們?”

云風愣了一下,一屁股坐到九宸腳踏邊,氣呼呼道:“你!你!行了吧?師兄,這時候你就不要再趁機教訓我了。”

九宸低頭看著云風的側顏,眼神里有一絲平時少見的溫和。

云風微微鼓著嘴,難得孩子氣的模樣,眉宇間都是擔心。

九宸微微一笑,安撫云風:“無事的。”

云風回頭,看著九宸,就像過去那長久到亙古的歲月一樣。他張張嘴,一時說不出話來。

九宸正正身體,仿佛又要合目打坐。

云風突然開口,聲音悶悶的:“師兄,我也能陪你說話解悶。”

九宸一愣,轉頭看他。

“我們從小就在一處學道修行,我干的那些混賬事你全知道,你的脾氣秉性我也清楚。你不喜歡聰明人,心思越單純,你越看重,開陽是莽夫一個,含章誅邪也是榆木疙瘩,做事一根筋。十三更不必說,修成人幾萬年,還是魚的腦袋。”云風認真的說道。他知道師兄最護短!

九宸慢慢皺起眉來。

“師兄,你就是喜歡簡單的東西,所以你護著開陽十三他們,如今也對靈汐另眼相看。”

喜歡。

九宸聞言,面色一僵。

“靈汐是很好,活潑可愛,機靈有趣,她來了,你這扶云殿 也熱鬧了許多。我也很喜歡她,可是若因為她讓你陷入與六界、與蒼生為敵的境地,我也是萬萬不從的!”

云風轉身,目光懇切的看著九宸,眼底是最深刻的擔心和眷顧。

九宸久久地看著他,眉宇間是深深的感觸。

“所以,師兄你告訴我,靈汐這件事情,你到底有幾分把握?”

九宸手指微微一動:“你放心,我已做好了打算,不會有事的。”

云風身子微微顫抖,很快反應過來,笑道:“師兄,我自小跟在你身邊,知道你向來不打無準備之仗,既然你這么說,我也就放心了。你在長生海五萬年,醒來之后又一直在扶云殿,定是很悶了,這件事了了,我就陪你去轉轉,去看花喝酒,聽琴打牌,過過平凡舒心日子。”

九宸微笑點頭。

而云風轉過身子,卻微微的嘆息了一聲。希望他是錯覺吧!

從極淵九宸的寢殿,寢殿內全景,靜謐安然。靈汐閉著雙眸,嘴唇微張,頭一點一點的。

“唔……唔……”

靈汐頭突然用力一點,猛然驚醒。

她好像剛剛聽到了五碗的聲音,立刻左右四望,手上驀地傳來一陣毛茸茸的觸感!

靈汐低頭,大喜于色,“五碗!你回來啦!”

白澤不斷用頭去頂靈汐的手,很是親昵。

靈汐樂得抱起白澤原地轉了個圈,白澤身體被悠得空中亂飛,郁悶的直叫!

很快,她將白澤一把抱緊在懷里,四顧張望,看神尊在哪里:你怎么回來了?是神尊帶你回來的嗎?一定是的!

可是,屋內空蕩蕩的,并沒有其他人身影,沒有人回應她!

靈汐抱著白澤跑出寢殿,邊跑邊喊:神尊!神尊!

從走廊到各個房間,最后到大殿,都是空蕩蕩的,一點兒聲音都沒有!別說神尊的身影!

神尊!你在哪兒啊?!靈汐不停的大聲呼喊,還是沒有人回應!

靈汐神色落寞,抱著白澤,呆呆的跨出從極淵大門。

她抬起頭,外面落雪紛飛。

凌冽的山風挾裹著雪花撲到靈汐的臉頰上,她伸手一摸,是溫熱的,不是雪,是淚!

外面,一片冰天雪地,一望無際的白色世界。唯有她那一點點粉色,孑然獨立。

是夜,幽都山,黑云滾滾,遮天蔽日。

一群天兵悄無聲息的經過,而在一山巔高處,兩抹黑影兒正在默默觀察這一切。

“仲昊若死了,我們到哪去尋開啟縛靈淵的陣法圖,豈不是前功盡棄?”赤鷩面色緊張。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