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伴君信君(1)

飛雪飄搖,如紛揚的鵝毛般落在從極淵大殿的屋檐之上,靈汐坐在殿外,無聊地看著雪。

忽然,九宸從遠處走來,靈汐面上一喜,立刻起身迎了上去:“神尊!”

九宸點點頭,兩個人一同進了殿。

正殿中,靈汐盤膝坐在榻上,面色蒼白,表情隱有痛楚,九宸坐在她身后,神情凝重,掌中仙力凝結,為她不斷輸送靈力。

靈汐耳后的魔印忽隱忽現,似乎極不穩定,又過了片刻,九宸忽然深吸口氣,回掌,再次用力推出,靈汐后背一顫,緊閉著雙眼微微揚起頭,耳后的魔印光芒一閃,漸漸隱匿下去。

九宸收回手:“好些了嗎?”

靈汐回過身,有些猶豫地看著他:“好多了,神尊。我……是生病了嗎?”

九宸垂眸:“嗯。”頓了頓,又道,“以后,若要讓你一直忍受這樣的療傷,不得本尊允許,不可踏出從極淵一步,你愿意嗎?”

靈汐微微一頓,立刻燦爛一笑:“靈汐愿意。”

九宸緩緩嘆息:“難為你了。”靈汐搖搖頭,雙眼真摯地看著他:“靈汐不覺得難過。但神尊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到底怎么了?他們為什么要抓我?”

九宸沉默,臉上現出踟躕的神色,靈汐咬了咬唇:“那些人要抓我,神尊你又將我藏在這,再想想從我很小的時候起,我爹便把我關在桃林之中,不許我出去。神尊,靈汐法力低微,但不是不通世事,就算你不告訴我,我也知道,我定是出了什么問題了。”

九宸久久凝視她,靈汐仰望九宸,眼神孺慕:“很嚴重,很麻煩,連神尊你都覺得很棘手了,對嗎?”

九宸轉開目光,靈汐嘆了口氣:“神尊不想告訴我,那便罷了。靈汐只希望,不管發生什么事,都不要牽連神尊,也不要牽連家人,到了避無可避的時候,還請神尊告訴我,讓我自己面對。”

九宸在她面前蹲下身,看著她的眼睛:“你不相信我嗎?”

靈汐用力搖頭:“我自然相信的。”

九宸抬勾了勾唇角:“那就不就要擔心,本尊會護著你的。”他握住靈汐的肩膀,認真道,“稍后本尊會再出去一趟,待這次回來,就不再離開了。”

靈汐握住他的手,雙眼放光,驚喜道:“您……您要留在這里陪我?”

九宸輕輕道:“你不喜歡?”

靈汐忙道:“靈汐喜歡,喜歡極了。”眼眶卻忍不住紅了,突然低下頭,用力拿手背抹了下眼,哽咽道,“我只是沒想過,自己能有這樣的福分。”

九宸眼神溫柔地看著她:“你可有話要帶給樂伯?或者需從桃林取什么?”靈汐用力搖頭,眼眶濕潤卻笑得開心:“不用不用,我在這里好得很,六界之中再沒有更好的地方了。反正承晏不會想我,師姐不用想我,我爹……沒事,他喝醉了就不想了。我就在這兒跟著您修行,修他個十萬八萬年,到時我也是上神之尊,回去嚇死承晏!”

九宸伸手,撫去靈汐臉上的淚珠:“沒事,將來實在思念你爹,可以叫他來看你。”

靈汐點點頭,九宸這才起身往殿外走去。從極淵外,大雪飄搖,一片冷肅,靈汐送九宸出門,在門口處停下。

九宸邁出門檻,回首道:“回去吧。”

靈汐心中萬分不舍,也只能點點頭,九宸輕輕道:“本尊很快就回來。”靈汐聞言,這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九宸抬頭看著氣勢恢弘的從極淵大門,緩緩抬起手掌,一道光束從他手掌中蔓延而出,倏然變大,像一個鼎爐寶蓋般整個倒扣在從極淵上!

九宸凝視片刻,轉身而去。他走后,角落的大石邊轉出一個熟悉的人影,那人一雙眼里猙獰可怖,正是元瞳。

她看了看從極淵的大門,閃身化光,下一刻出現在瑤池仙宮前。

元瞳深吸一口氣,像是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拱手道:“元瞳求見西王母,請代為稟奏!”

天宮大殿中。

御階之上的天君瞬間回頭,雙眉緊蹙:“你說什么?!”

九宸一臉淡然站在大殿中央:“臣請奏,擢升天雷真君為戰神。”

天君不怒自威:“理由呢?”

九宸拱手道:“天雷真君掌兵事多年,對天宮頗有功勞……”

天君大怒,打斷他:“九宸,本君以為只有云風會如此不知輕重,戰神之位何其重要?是放之以

震懾四海奸佞的!能任誰對天宮有功都來當一當的嗎?”

九宸垂眸,慢慢放下手:“……當日若非臣自長生海醒來,天雷真君應當已經完成授禮大典,正式接掌戰神印。”

天君嘆了口氣,低頭看他:“九宸,你并不是這般不負責任的人,到底因何會生出這樣念頭?”他緊緊盯視九宸的眼,九宸一言不發,兩人默然對峙。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