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伴君信君(2)

從極淵外,西王母驟然出手,守門仙翁被她神光擊飛,撞到門,猝然倒地!

“不自量力。”西王母冷冷道,她抬眼看向從極淵正殿,只見殿身籠罩著一層波光閃動的淺藍色結界,半透明如水波一樣緩緩浮動,西王母冷笑一聲:“誰會在自家洞府布陣?還說沒鬼?”說著捏起法訣,猛地擊向從極淵大門!

“轟隆”一聲巨響,殿門震動,靈汐本來正坐在桌案后看書,聽見聲音,驚疑不定,立刻抱起白澤站起身退后。

又是“轟隆”一聲,殿門震蕩,好似將要被人用神力劈開!

靈汐當機立斷,轉身就跑,幾乎同時,大門轟然碎裂,向兩側倒去,蕩起一片煙塵。

西王母攜侍婢、天兵,走進從極淵,長廊盡頭,靈汐衣角一閃即逝。

西王母喝道:“搜!務必把人給我找出來!”

衛兵得令,疾步追了上去,靈汐快步跑過走廊,路過偏殿,立刻推門而入,使出一道神光緊緊鎖住殿門,又快步向寒冰殿跑去。

推開大門,滿室寒氣浮動,冰霧氤氳,靈汐轉身關上門,匆匆躲到冰臺后面,大氣不敢喘。白澤抬頭看著她,靈汐食指比在唇間,作出一個噤聲的手勢,白澤嗷嗚兩聲,這才安靜下來。

不一會兒,齊刷刷的腳步聲從殿外傳來,殿門被推開,西王母帶著部下走進大殿。

靈汐抱緊白澤,只聽外面的西王母安靜了片刻,淡淡道:“出來吧。”

靈汐咬緊唇,猶豫了片刻,心知繼續藏匿也是無用,只好低著頭,戰戰兢兢地從冰臺后轉了出來,頭也不抬地直接跪在了地上。

西王母冷冷的看著她:“你是何人?”靈汐欲言又止,西王母斷喝:“鬼鬼祟祟,轉過臉來!”

靈汐抬頭,顫顫道:“小仙乃九宸戰神座下仙娥靈汐,不知西王母駕臨從極淵,所為何事?

西王母冷笑:“哼,果然是你,你以為裝裝糊涂就能瞞得過本宮?”

“王母娘娘何出此言?小仙……小仙是真的不知啊……”靈汐看著地面,不敢抬頭。

西王母怒道:“還敢狡辯?本宮好好的瑤花宴被你毀得一塌糊涂,還私自放走了那妖獸吞天,殺害我昆侖山守將!小丫頭,你膽子大的很嘛。”

靈汐慌忙辯解:“王母娘娘!我去昆侖山是去找我的仙獸五碗的。”她指著白澤,“就是它,它被您座下仙使帶走了,我是去找它的,并非有意破壞您的瑤花宴。吞天獸被人放走,確實并非小仙所為,至于殺害昆侖山守將,就更和小仙沒有關系了。”

西王母不屑一顧:“你倒是撇的干凈,有什么話,到普化仙君面前去說吧。來人,把她給我抓起來!”

天兵應聲,立刻蜂擁而上,欲抓靈汐!

靈汐大聲叫喊:“真的不是我!王母娘娘,小仙乃是戰神座下仙娥,這里乃是戰神屬地從極淵,您就算是要抓小仙,也應該先征得戰神的同意吧!”

西王母冷哼:“還不動手!”

“我說了不是我,你們不要逼我!”靈汐看著漸漸圍攏上來的天兵,眼里漸漸燒起了火氣,忽然猛地躍起,捻出法訣,天恒神砂光芒大盛!一道銀色流沙直朝天兵襲去!

天兵們恐慌陡然張大眼,踉蹌被擊退丈遠,靈汐趁此機會飛身向殿外,“想跑?”西王母滿臉憎惡,凌空一掌擊出,一道氣浪直接打向靈汐的后背!

“啊!”靈汐慘叫一聲落地,嘔出一口鮮血,半晌爬不起來。天兵們拿著金剛鎖上前,正要將她鎖了,一道白色神光忽然襲來,天兵慘叫一聲,倒飛開去!只見神光散去,九宸一襲白衣,神色淡淡的站在靈汐面前。

西王母一頓,瞇起眼:“戰神?

九宸淡淡道:“王母駕臨,失敬了。”

靈汐立刻仰頭看著九宸:“神尊……”西王母看著他,冷笑道:“九宸,本宮敬你守護六界,戰功赫赫,今日本宮要帶這妖女走,你且讓開,本宮便不計較你窩藏她之罪。”

九宸不為所動:“她是我扶云殿仙娥,出現在從極淵,理所應當,何談窩藏二字?至于她與王母之間的誤會,稍后本座自會帶她到天君面前解釋清楚。”

西王母憤怒不已:“你身為天族司戰之神,卻百般袒護這妖女,本宮看在天君的面子上才敬你三分,你不要得寸進尺!今日本宮一定要帶她走!”

九宸狹長的眼睛微微瞇起,神念一動,殿外傳來一陣呼嘯之聲,一道白光從走廊外閃電般進入,掠過西王母等人頭頂,嗡的一聲,插在九宸面前的地面之上!

轟隆一聲,大殿震動!強光形成氣波,巨大的沖擊力將西王母等人推得止不住后退兩步!

昆吾劍插在九宸面前,充滿肅殺之氣,九宸冷聲道:“王母今日硬闖從極淵,傷我座下仙婢,本尊并沒有感受到你絲毫敬意。”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