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伴君信君(3)

紫云臺。

普化仙君坐在上首,天雷真君、西王母等人在一旁,目光冰冷的注視著跪在中央的靈汐。

“小仙靈汐,本座問你,你需據實回答。”普化仙君道。

靈汐點點頭,普化仙君又道:“你為何會偷偷潛入昆侖山?”

靈汐急忙辯解:“我是去找我座下小獸的,叫五碗!”

普化露出疑惑的神情,靈汐以手比劃大小:“就是一只小狗大小,它是白澤獸。在桃林走失,被一位仙使誤帶去昆

侖山的。”

普化仙君捋了捋胡須:“本座的確有耳聞,有仙使向王母覲上神獸。你說它是白澤,還是你的坐騎?”他語氣忽然凌厲起來,“你有這本事降服它?”

靈汐用力搖頭:“是神尊降服它,贈與我的。”普化仙君皺眉,似乎想說什么,西王母忽然冷哼一聲:“好,就當你真的是去找那白澤獸,那你為何要殺害我昆侖守將?”

靈汐慌張地看著她:“我沒有殺人,王母殿下,小仙只是一個區區地仙,您覺得以我的法力能殺了你座下的天將?他們不至于那么弱吧?

西王母面色一怒,靈汐又道:“我從后山進去就沒看到什么天兵天將,說來小仙也十分無辜。我一到那瑤池地宮下,吞

天獸就已經和那魔族中人打得昏天黑地了,我也是那時被誤傷的。”

西王母冷笑數聲:“如此說來,倒成本宮對不起你了?”

靈汐低下頭,沒有說話,西王母憤憤拂袖:“真是滿嘴胡言,你說你看到他們打架,被傷了,那為何吞天獸對你異常親密,還搶了你逃出昆侖山?”

靈汐癟了癟嘴:“這、這小仙真不知道啊,那吞天獸乃是混沌所生,靈智未開,它喜歡誰親近誰,全憑本心。若按王母的意思,它親近我,我便是魔門中人,他日它若是親近你,難道你也是魔門中人?它親近雞鴨鵝狗,魔君也要收歸門下?”

西王母怒喝:“住嘴!伶牙俐齒!依本宮看,魔君的坐騎與你相交匪淺,你!定與魔有關!”

靈汐委屈至極,紅著眼叩首:“普化仙君。王母不喜歡小仙,小仙也無話可說。可若只憑吞天不咬死我,反而帶走我,

便認定我與魔有關,小仙不服。”

普化仙君微微皺眉,若有所思,天雷真君忽然清了清嗓子,開口道:“你剛才說,你不知吞天獸為何親近你,搶了你離去。那你為何出現在戰神洞府?你若心中沒鬼,脫身之后,為何不回天宮,戰神又為何將你藏在從極淵內?”

靈汐眼珠轉了一圈,有一絲慌亂,又連忙鎮定下來,垂眸道:“神尊并不知道我在從極淵,我自己也知道自己誤闖昆侖山惹了麻煩,就想找神尊幫我。可是我不敢回天宮,從極淵我之前去過一次,守門的老翁認識我,我就去從極淵等神尊回來了。”

眾人面面相覷,普化仙君看著靈汐,意味深長的一笑:“這小仙伶牙俐齒,本座早已見識過了,也無須再問了,只一點,卻是任何人都狡辯不得的。”語畢,忽然肅容走向靈汐,“只要試試看你身上有無魔氣,一切便都清楚明了了!”

靈汐有些緊張,下意識察覺到危險,耳后的魔印也漸漸顯露,越發清晰。就在此時,她懷中的長生結突然亮起,一道神光閃現,緩緩沒入靈汐的體內,轉瞬即逝,她而后的魔印閃爍兩下,緩緩失去蹤跡。

普化來到靈汐面前,將手掌覆蓋到靈汐天靈蓋上,下一刻,微微皺眉。

紫云臺外,靈汐獨自一人走出,只覺得陽光有些刺眼,忍不住抬手遮擋。余光一轉,忽見看見九宸站在遠處,頓時一喜:“神尊!”

她幾步跑到九宸面前,九宸看著她:“結束了?”

靈汐點點頭,和九宸一同向前走去,二人才轉身,身后忽然傳來普化仙君的呼喚:“戰神留步!”

二人停步回首,只見普化仙君站在紫云臺上,身側仙氣繚繞,面容肅穆:“此事查清楚之前,還請神尊不要讓這小仙離開天宮。”

九宸淡淡看了他一眼,微微頷首,轉身離開。

靈汐跟著九宸快步走入殿內,九宸忽然蹙眉,搖晃著扶住門框,咬牙擠出兩個字:“關門。”

靈汐立刻將門關上,幾乎同一時間,九宸踉蹌一下,周身寒氣涌動,分明是寒疾復發的癥狀!

靈汐驚恐睜大眼,失聲道:“神尊!”

……

扶云殿,寢宮中,九宸慢慢睜開眼,寢殿內到處燃著無盡木,暖融融的幾乎能看到蒸騰的熱氣。

九宸試探想動,身上卻壓著好幾床被子,他緩緩坐起,有些無奈的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只見靈汐趴在床邊,像陷入夢魘般不時抖動,臉帶淚痕。九宸看了她片刻,開口喚道:“靈汐。”

靈汐沒有反應,閉眼趴在那兒,看起來極為可憐,九宸慢慢伸手,輕輕放在她的頭上,只聽她在夢中喃喃自語著他的名字,忽然猛地驚醒,慌張四望,一把撲到床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